邪魅鬼医:纨绔大小姐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89章 线索对不上

    书房内,祁老爷子和祁洛筱二人认真的听着暗二的报告。

    等暗二将所打探到的消息说完之后,所有人陷入了沉思,气氛比较凝重。

    半晌,这凝重的气氛才被祁洛筱的话语打破。

    “暗二你的意思是,那二人是和绿柳接头之人的可能性,各占一半?”

    “嗯!我从佛光寺的扫地小僧那里打探出绿柳和一名妃子曾见面交谈之后,就将消息传回了祁家,然后就去皇宫打探,可是我按照那小僧对那名妃子的描述,将之与二人对比了一下,发现皆不是特别满足。”暗二道。

    暗二的消息让案件回到了起点,绿柳没找到,已有的线索也废了......

    “这样,暗二,你把那小僧的描述再说一遍!”祁洛筱摸了摸袖口说道。

    “好,那我将小僧所说的重复一遍。”

    “我在打扫完后山之后,在回去的途中,发现原本荒置已久的凉亭外,有两名女子在窃窃私语。”

    “其中一名是看起来大约三十来岁的妇女,梳着‘新兴髻’结椎式发髻,穿了一件红色的衣裙,不过那红色既不像正红色那样醒目,也不像海棠红那样艳丽,比较浅,布料华丽,手中拿着一件蓝色斗篷,看样子像是今日来寺庙祈福的妃子。”

    “另一名是大约二八年华的妙龄女子,看打扮应该是富贵人家的丫鬟,但不是宫女,梳着的好像是‘双丫鬟’对称式发髻,穿的是橙色上衣,灰色长裤。”

    暗二说完之后,安静的看着祁洛筱,等待下文。

    “红衣......浅......蓝色斗篷......”祁洛筱大脑飞速运转,将所得到线索在窜一遍,想象着无数的可能性。

    所有人都静静的等待着,没有打扰祁洛筱的思考。

    “不对......这样也说不通......不对......总感觉有什么地方被我忽略了......到底是什么......”

    “还差一点......差一点......”

    思考许久,无果。

    “暗二,你再将去皇宫打探到的消息复述一遍。”祁洛筱决定再听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出被她忽略的地方。

    “好的,小少爷。”

    “我打听到,祈福那日,琴贵妃穿的是粉色衣裙,而淑贵妃穿的是素色衣裙,而且二人所带的替换衣物中,也没有小僧所说的红色,至于发髻,二人都和线索相符,都一样是‘新兴髻’。”暗二道。

    听完暗二的话之后,祁洛筱再次陷入自己的世界。

    “粉色......素色......红色......”

    “难道小僧想说的是粉色?真是是这样吗?”

    “......”

    良久,祁洛筱终于从自己的世界中走了出来。

    “先这样吧!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暗二你继续盯着那二人,小爷先回去休息了。”

    “啊!”

    “还真有些困了。”

    祁洛筱为了缓解沉闷的气氛,打了个哈切,故作轻松的说道。

    ......

    紫云国,丞相府。

    一间装修得十分奢侈,到处摆满了价值连城之物,风格低俗,充满‘铜臭味’的房间里,此时正聚满了人。

    “丞相大人,你......还是为令公子准备后事吧!”

    一位年过半百,头发花白的老者坐床边,边将拿出的东西收回药箱,边说道。

    一名穿着华丽,泪水将脸上细致的妆容染花的妇人,悲切对张医师恳求道。

    “张医师,你救救我的儿子吧!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啊!”

    “丞相夫人,不是老朽不救令公子,实在是老朽无能为力啊!”张医师慢慢起身,摆了摆手,向问口走去,无奈的说道。

    “张医师,话可不能这样说啊!你可是我们紫云国医术最好的医师了,要是你都没办法,那我儿......”

    “呜呜呜......”

    “我可怜的儿子啊......”丞相夫人大哭道。

    走过去,做在床边,看见床上躺着的,昏迷不醒的司徒仲孖,心里一阵抽疼。

    司徒丞相就像是木头人一样看着眼前这一幕,至从张医师说了第一句之后,他就处于恍惚之中,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司徒夫人看见司徒丞相还呆站着,大吼一声。

    “老爷,你倒是快想办法救救我们的儿子啊!”

    司徒丞相毫无反应。

    司徒夫人起身走到司徒丞相身旁,用力的晃了晃他。

    司徒丞相的神志被唤回,什么也没说,立即神色忡忡朝门外走去,边走边吩咐道。

    “来人,备车,去皇宫!”

    ......

    到达皇宫,司徒丞相朝御书房径直赶去。

    陈总管看见司徒丞相神色忡忡走来,连忙迎了上去。

    “司徒丞相,你这般急色,可是有什么要紧事要觐见皇上?”

    “呼......陈总管,事情紧急,你快快去禀告一声。”司徒丞相喘着粗气,急声说道。

    “奴才现在就去,现在就去。”陈总管见司徒丞相这般模样,也不敢耽搁,说完之后,连忙进入御书房。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陈总管就从御书房走了出来。

    “司徒丞相,皇上让你进去。”

    司徒丞相听闻,立马走进御书房。

    看见坐在正上方龙倚的皇上,司徒丞相感觉自己好像看见了希望,立即下跪。

    “臣,参见皇上。”

    “爱卿免礼,请起!”皇上威严的说道。

    “皇上,臣冒昧觐见,只是为了求皇上求求我那可怜的儿子。”司徒丞相老泪纵横的说道。

    “噢!仲孖他怎么了?”

    知道事情瞒不过皇帝,于是司徒丞相如实相告。

    “小儿与太子殿下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结果太子殿下失手打伤了小儿,现在小儿身受重伤,依旧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所以,臣请皇上下旨,让唯一的宫廷炼丹师去给小儿看看吧!”

    “咚......咚......咚......”!

    司徒丞相说着又跪了下去,狠狠地像上方坐着的皇帝磕头,一个接着一个。

    “司徒丞相,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朕立即下旨,让宫廷炼丹师随你去丞相府救仲孖。”皇帝道。

    “臣,跪谢圣恩!”

    司徒丞相听到皇帝同样之后,终于舒心了一些。

    等皇帝将圣旨拟好之后,司徒丞相立即拿着圣旨,焦急的朝炼丹阁走去,去请宫廷炼丹师出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