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鬼医:纨绔大小姐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53章 商讨大长老

    “于是就越来越多的人跟着相信那个谣言了。”

    钱老缓了缓,接着说道,“继谣言之后,又有人说既然会长不在了,偌大的炼丹协会不能没有人掌权,于是要求推选新的会长,而新会长的人选呼声最高的就是这个大长老。”

    “但是,大长老的死对头二长老呼吁了一些炼丹协会的高层,反对大长老,理由是大长老没有会长印章,会长印章是会长身份的象征。”

    “而会长失踪之后,原本放在会长密室的印章,却在会长失踪后的第二天也跟着失踪了,大长老既然没有印章就不能继任会长。”

    “照你这么说,这大长老应该去找那个印章呀,可他却抓走了竹墨,难道......”祁洛筱想到一种可能性,“他怀疑印章是被竹墨拿走的?”

    “鬼医,有没人说过你很聪明。”钱老对于祁洛筱敏锐感到惊奇,“就是同你猜的一样,而且竹墨他爷爷在失踪的当天还曾找过竹墨,所以.......”

    “所以竹墨就成了他们认为的最有可能拿走印章的人选。”祁洛筱将钱老没曾说出的话说了出来。

    “嗯......”钱老哀愁的应道。

    祁洛筱讽刺一笑,“呵,小爷可不管这印章在不在竹墨身上,小爷只知道,上官竹墨他是我兄弟,兄弟被人欺负,哪有不欺负回去的道理,这大长老现在不在这,小爷现在抓不到,但是可以抓几个小虾米先解解气还是可以的。”

    “唉,竹墨能交到你这么个好友,也真是他的幸运。”钱老听了祁洛筱的话后,感慨道。

    “其实是我的幸运才对......”祁洛筱低喃道。

    祁洛筱一想到那个因为自己突然的消失,而担心得快要流泪的少年,便觉得心里暖暖的。

    可是那般美好的人,现在却人不人鬼不鬼的躺在那里,祁洛筱心里暗暗下定决心,“炼丹协会大长老,小爷记住你了,如果这事真的是你派人做的,那么竹墨所受的折磨,小爷我会百倍还之!!!”

    “鬼医,竹墨他现在......”钱老看着祁洛筱,略带希望的问道。

    “命暂时保住了,能不能完全脱离危险,就得看今晚了,今晚竹墨的身体会时不时发热,发热时必须及时的降温,不然会把脑子烧坏的,今晚我会留下来照看竹墨。”

    “钱老你就回去休息一下吧,我看你这样子,从竹墨出事,你就没有休息过吧!”祁洛筱建议道。

    “那就好,鬼医你真厉害,老朽找了那么多人,他们都说竹墨......,我急得都快给竹墨为续命丹了,还好你来了。”钱老一说起这事,就觉得一阵后怕,还好没喂。

    “钱老,这续命丹怎么能乱喂,你......”祁洛筱听见钱老准备给上官竹墨喂续命丹,吓得差点骂出来,可是转头一想,钱老那也是逼到没法了,便接着说道,“唉,算了,那种情况下,你也是没有办法的,我理解。”

    祁洛筱之所以听见钱老打算给上官竹墨喂续命丹这么失控,那是因为重病之人一旦吃了续命丹,那便可以续命一个月,多了一个月的救治时间,但是就算后来被治好,那人的修为也无法在经进一步。

    对于上官竹墨那般天赋卓绝的人来说,修为无法经进一步,那比直接杀了他更难接受。

    想到这,祁洛筱直道,“还好,还好,还好赶上了。”

    “好了,钱老,你走吧,竹墨这里你就安心就交给我。”祁洛筱对着还盯着上官竹墨看得钱老说道。

    钱老听了祁洛筱的话后,再看了一眼上官竹墨,就离开了暗道。

    祁洛筱先摸了摸上官竹墨,确定没有发烧之后,从泣血镯中拿出炼丹炉和灵药,准备炼制一些药液帮助上官竹墨恢复。

    这一晚,上官竹墨的身体大半的时间都在发热,每一次为上官竹墨用水元素降温,祁洛筱就不得不再将上官竹墨身上的伤口看一遍,祁洛筱在心里就已经为那个炼丹协会的大长老想了无数种死法,当然没有一种是轻松的......

    第二天一大早,钱老就来了。

    “鬼医,快过来吃早饭。”钱老将饭菜从空间戒指拿出摆在桌子上,“竹墨他还好吧!”

    “嗯,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了,只需要慢慢修养恢复,竹墨现在身体的情况特别糟糕,承受不了丹药的药性,我给他炼制了一些他能承受的药液,你每隔一个时辰,就喂一瓶。”祁洛筱拿出药液,将它们全部放在桌子上,然后接着说道,“我吃完早饭之后,会先离开,明日再来,今天晚上我会去看看那几个小虾米还在紫云国没,如果还在,就先拿他们出出小爷这难消的怒气。”

    “我都记下了,鬼医你就去忙你的就行。不过若你抓到那几个人,可不可也让老朽出、出、气?”钱老咬牙切齿的说道。

    “当然。”祁洛筱邪魅一笑。

    “昨晚我已经派人去大长老那里调查了,如果真的是他做的,我会把他留给竹墨那小子,不会动他,但是我会让浔月断了他的灵药供应,没有了高级灵药,我看他还怎么炼制丹药。”钱老气愤的说道。

    “的确,把他留给竹墨自己解决是挺不错的,但是在竹墨解决他期间,钱老你就这样放过他,未免太便宜他了,如果确定是他做的,小爷我会为他专门炼制一种毒药,让他求生不能,求死无门。”祁洛筱手指轻叩桌面,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神态当真是邪魅至极。

    “哈哈,鬼医,你真对老朽的胃口,这样的双重打击下,他一定身心俱疲。”钱老听完祁洛筱说的之后,不仅没有觉得残忍,反而觉得大快人心。

    “呃,对了,钱老我想同你们浔月拍卖行做一笔交易。”祁洛筱想起本来她去找钱老的目的。

    “什么交易,鬼医你但说无妨。”钱老摆了摆手。

    祁洛筱道,“我想要从你们浔月拍卖行收购大量的毒草,只要是毒草,我都要,条件你们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