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鬼医:纨绔大小姐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7章 回到将军府

    对于祁洛筱来说,这是第一与家人相处,从她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待在黑暗组织中,接受着一项又一项的训练,从未同家人相处过,同样,也从未有过被家人记挂的感觉。

    这种心暖暖的感觉,真好!

    不知道是不是原主的原因,明明对于祁洛筱来说,这是第一次见祁老爷子,可是她却觉得已经和祁老爷子相处了很久,就像是自己真正的爷爷一样。

    反正,自己已经是这个世界的祁洛筱,那祁老爷子也就是自己爷爷,以后要好好护着他。

    自古以来,皇帝对战功赫赫的大将军总会不放心,看来我要好好注意一下才行。

    “老爷子,我给你去做好吃的,再拿壶美酒给你,这个补偿好不好。”

    祁洛筱看见这个一听好吃的,立马就止住了假哭,再听到美酒的时候,两眼发光,口水都要流下来的老爷子。

    乐了!

    “你会做吃的,老头我咋不知道?难不成你准备叫厨娘做,然后再来拿忽悠老头我,酒的话,准备在酒窖直接拿还是去酒楼买呢?”

    “就像这样想打发老头我,你认为可能吗?”

    老爷子收起自己那副馋嘴的模样,一脸怀疑。

    祁洛筱默默地汗了!

    “放心,我做!我这不是离开三个月吗?这三个月吃的都要靠自己弄,熟能生巧,自然就会了。”

    “那能下口吗?”祁老爷子表示深深的怀疑。

    “别怀疑,好吃着,保证老爷子你吃了还想吃。”

    “真的,没有骗老头我?”

    “真的。”

    祁洛筱转身就朝厨房走去,不给老爷子继续问话的机会。

    “咦,不对,祁忠,老头我是不是忘了啥事呀!”

    祁老爷子向旁边站着的老人,也就是刚才在门口坐着的管家问道。

    祁忠笑了笑,“呵呵,老爷,你忘了问小少爷这三个月跑哪去了?”

    祁老爷子听闻,楞了一下,然后朝着后厨方向,大吼一声,“臭小子,竟敢忽悠老头我,你快点做好吃的,过来挨骂,老实交代你去了哪里。”

    正在杀鸡的祁洛筱被吓得手抖了一下。

    “老爷子的声音果然如同记忆中那般大啊!”

    ........

    等祁洛筱做好吃的,刚踏进饭堂,就听见坐在饭桌上的老爷子用他那大嗓门喊道,“臭小子,你做的好吃的呢,在哪里,老头我怎么没看见?你不会是失败了,所以不好意思拿出来吧!你.....”

    当老爷子看见祁洛筱长袖一甩,刹那间,餐桌上摆满了珍馐美味,一道道都香气扑鼻,色泽鲜艳,刺激味蕾,默默的将后面的话都咽了回去。

    只见餐桌上,那盐水鸭皮白柔嫩、肥而不腻、香鲜味美,香、酥、嫩。

    辣子鸡香脆可口,让人垂涎三尺!外酥里嫩的鸡肉,一口一小块,下酒刚刚好。

    松鼠桂鱼色泽酱红,外脆内嫩,甜酸适口,色、香、味俱全,令人回味悠长。

    最引人瞩目的应该是摆在正中间的那道食材丰富的佛跳墙了!

    光是那汤,就足够让人欲罢不能,金灿灿的色泽,浓醇香厚,喝上一口,口齿留香。

    旁边还摆放着几盘外表诱人的素菜:红烧茄子、番茄鸡蛋、醋溜土豆丝、地三鲜......

    祁洛筱看老爷子两眼直直的盯着餐桌,清了清嗓子,地图询问道,“咳咳,老爷子,如何,这个补偿满意吗?”

    “这些都是你做的?”

    “你说呢?”

    “满意,太满意了。”

    不等祁洛筱再说话,祁老爷子就自己坐到餐桌上快速地吃了起来,生怕慢了就没有了。

    当祁老爷子吃第一口佛跳墙的时候,就呆住了,光是看看,就觉得美味无比,可没想到,吃到嘴里的感觉更甚。

    那真是口感饱满、肉汁四溢、爽滑酥嫩、回味悠长。

    当每吃一样菜,祁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就更胜。

    “噢,原来老爷子你这就满意了。怎么办.....我好像还有一壶美酒?既然老爷子你都满意了,那我就不要拿出来了!”祁洛筱愁眉不展的自言自语道。

    “啊!!”

    “快点,把美酒拿来,老头我的酒虫被你勾得上来了。”祁老爷子在吃过祁洛筱做的吃的后,便对祁洛筱手中的美酒更加的感兴趣了。

    只见祁洛筱慢悠悠地从空间戒指中拿出美酒,祁老爷子一见酒壶,立刻抢了过去。

    打开瓶盖,一股清纯的幽香溢出,暖人心房。

    往酒杯中倒入,杯中的酒水清纯透彻犹如明镜,小酌一口,唇齿留香,不烈,却足够香醇。

    “臭小子你这是什么酒,喝了感觉身体舒坦了许多,你快点再给我弄一壶来,哦,不对,应该是一缸,嗯,也不对,你还是有多少就给我弄多少,多多益善!”祁老爷子瘪了瘪嘴,一脸舒坦的望着祁洛筱。

    “老爷子你当我这是水呢,一缸,还多多益善,这酒是用灵果和灵药酿的灵酒,可以调节身体,增强修为。”祁洛筱微不可见的挑了挑眉“不过嘛,我这里还有一壶,给你也不是不行,就是......”

    “你这个臭小子,要说就说被卖关子,支支吾吾的,我听着难受。”

    “我要去藏书阁呆三天。”

    “你去藏书阁干嘛,以前押着你去,你都不去,哼,我们家这个藏书阁那么多人想看,我都不让,你还敢嫌弃。”祁老爷子一脸傲娇。

    “我记得我好像还做了几个红烧猪蹄,要不要拿出来呢?”祁洛筱手指轻叩桌面,望着茶杯中舒展的茶叶,扬眉道。

    见老爷子的馋虫已经被自己提起,便不再逗,拿出猪蹄,摆放在了餐桌上。

    要知道猪蹄可是自家老爷子的最爱,要是逗过头了,自己又要受唠叨了。

    “好了,我给你钥匙,不过你得先告诉老头我,你这三个月跑哪去了,我派人去魔兽森林外围找了一个多月都没有找到。”老爷子一脸严肃地问道,如果忽略他满脸、满手的油腥,会更有说服力。

    “等我从藏书阁出来再告诉你,而且会给你个大惊喜。”

    “你这臭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谈条件了,越来越像一个小狐狸了。喏,钥匙给你,你去吧!”

    祁洛筱拿起钥匙,转身离开饭堂,向藏书阁走去。而祁老爷子则继续同食物作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