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起成为绷带放置装置吧!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5.聚餐

    真的和中原中也相处起来之后大家发现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相处,反而可以说他是个好人,除了在面对太宰的时候暴躁了一点。

    “完全自杀手册?”中也从地上捡起了一本从太宰的口袋里掉出来的书。

    “啊啊,如果它掉了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真是谢谢中也了。”太宰按了按中也的脑袋从他的手中抽走了书本。

    “你这个家伙,说话就说话不要动手动脚啊。”中也没忍住踹了他一脚。

    本来能够躲过去的太宰突然绊倒了垂在地上的白色绷带被一脚踹到了地上。

    “啊、啊,我死了。”太宰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举着状似痛苦的叫到,然后脖子一歪左手垂落下来闭上了眼睛。

    “演吧你,我根本没用力气。”中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太宰先生以前在港黑的时候也是这种性格吗?”已经连续好几天看到这种反复戏码的谷崎忍不住问道。

    “他?”中也看了一眼还在地上装死的太宰,“这方面他倒是从来没改过。”

    中也看向国木田说道,“你是他现在的搭档吧,真是辛苦你了。”

    在这点上国木田跟中也还是很有共同语言的,国木田幽幽的说道,“我看你跟他感情还不错,什么时候把他领回去?”

    “哈?我跟太宰的关系可一点都不好。”中也愣了一下,感情不错?哪里看出来的?他们俩不是致力于坑死对方的关系吗?

    “不好意思啊,港黑概不接受退货。”中也笑了笑,语气中有些幸灾乐祸,他算是逃出生天了,国木田君还有的受呢。

    “我生是侦探社的人,死是侦探社的鬼!”太宰治突然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了起来。

    “那你怎么还没死?”中也随口接了一句。

    “每次自杀总会遇到奇奇怪怪的人把我救起来,真是苦恼呢。”太宰治苦恼的说道。

    “那我免费送你去死吧。”

    “不要!我现在的梦想是和美丽的小姐姐一起殉情!”太宰突然跪在了从他身边路过的春野绮罗子面前,“春野小姐,请和我一起殉情吧。”

    还没等春野说话,她身边的谷崎直美就是说道,“就算是太宰先生也不可以教唆她自杀哦。”

    “抱歉太宰先生,如果你是猫的话我还能考虑一下。”春野十分冷静的说道。

    “阿拉啦,被嫌弃了呢。”中也十分的幸灾乐祸。

    “中也君!可不可以帮我把你左手边的那包零食拿给我。”坐在自己位置上的乱步举起了手。

    中也很随意的拿起零食想要走过去递给他,结果没走两步猛地发现白色绷带绷紧了。

    “太宰?”中也疑惑的看向他。

    “我生气了,中也,我要剥夺你的人身自由,更何况作为我的狗怎么能被别人差遣呢。”太宰的左手正翻滚着缠绕绷带,眉毛挤在一起,嘟起了嘴。

    “你对于狗这个称呼到底有多执念啊?”中也有些无力,他都不想跟太宰这个幼稚鬼吵架了。

    “太宰真是个垃圾!”乱步叫道。

    “那个,这样说不好吧?”中岛敦弱弱的说道。

    “认为太宰是个垃圾的举手!”乱步率先举起了手。

    然后刷刷刷的,整个办公室里除了敦都举起了手。

    太宰像是很受打击的样子,连背景都出现了阴影线,“原来我人缘这么差吗?”

    “你现在才知道吗?”国木田忍不住吐槽道。

    挂在墙壁上的钟时针移动了一格,下班时间到了。

    “为什么庆祝中也来侦探社我们晚上一起聚个餐怎么样?”谷崎提议道。

    “不管去哪里,直美都会跟着哥哥的哦~”直美抱住了谷崎使劲的把他的脑袋往胸里埋。

    “我要去吃烤肉!”宫崎贤治喊道。

    正巧福泽谕吉从隔间里走了出来,说道,“这个提议不错,我们也好久没聚餐了。”

    “我晚上有时间。”国木田翻看了一下笔记本确定晚上没有安排后说道。

    最后所有人都没有异议的同意了,除了太宰治。

    “诶诶?为什么突然要给中也庆祝?他是个黑手党啊!”太宰治想要跑到国木田面前和他理论理论,“国木田君,你醒醒啊!”

    后面的中也一扯绷带,太宰治“啪叽”一下脸着地摔在了地上,“这东西是双向的呢,没想到质量这么好。”

    众人收拾完东西之后,一起朝着横滨最好的烤肉店出发。

    至于为什么是最好的?“太宰那家伙付钱就好了,反正他从boss那里敲了一笔巨款。”

    有了付钱的人,那他们当然要选最好的了!

    对于这一切太宰表示他才没答应付钱呢!但是胳膊拗不过大腿,他最终只能含泪答应了下来。后来想想反正付钱的是森先生,要心疼也是森先生心疼,他在那心疼什么呀。

    于是真的到点单的时候反而是太宰点的最多,能不能吃完不要紧,点就是了!

    “明明我才是侦探社的一员,为什么中也看起来更像?”太宰恨恨的往自己的嘴里塞肉。

    “这种时候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太宰。”中也一边抿着清酒一边说道。

    “如果你能不天天给我添麻烦,你就不会产生这种错觉了。”国木田说道。

    “我可不喜欢经常把自己弄得遍体凌伤的病人。”

    “呜呜呜,你们都欺负我。”一边说着太宰抢走了宫泽贤治的肉。

    “太宰先生!”还差那么零点一秒,眼睁睁的看着太宰夹走了他的肉的宫泽气的差点没动手。

    事实证明,太宰治这个男人死不悔改、明知故犯。

    “幼稚鬼。”中也没忍住嘟囔了一句。

    一顿午餐就这么在吵闹中过去了,虽然说是庆祝中也“加入”侦探社,但其实是他们借着这个由头聚餐。

    在这场饭局上小孩子们吃肉,大人们喝酒。

    “不行!中也,你不能再喝了!”太宰治死死地抓着中原中也不让他再碰酒。

    “混蛋太宰,你放开!我还能喝!”中也挣扎着想要挣脱太宰的束缚。

    “我才不想照顾喝醉的你!”并不想一个晚上都生活在水声火热中的太宰死命的摁着中也,“你的酒量又下降了,明明不能喝酒还那么爱喝酒。”如果不是中也的酒量又下降了,他才不会预估错叫停的时间导致中也已经微醉了。

    “港黑的干部居然不会喝酒吗?”与谢野晶子看的一愣一愣的。

    “他是个例外啦。”在中也爆发之前强行用物理疗法让他睡过去的太宰松了口气,“喝一点就醉而且酒品超差。”

    “这样的搭档谁受得了啊,所以我才跳槽的。”太宰撇了撇嘴,十分嫌弃的看了中也一眼。

    “所以你来祸害我了吗?”国木田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明明你很乐在其中,太宰。”一直沉默的喝酒的福泽谕吉突然说道。

    “乐在其中?谁?我吗?怎么可能?”太宰连忙否认,“我可是最讨厌中也了。”

    “社长,我申请在中原君离开前,我和太宰的搭档关系暂时解散,避免人力资源浪费。”国木田提出了一个已经徘徊在他心里好几天的想法。

    “诶??国木田君~你抛弃我了吗!我才不要和这只小矮子单独出任务!”太宰一脸震惊的大喊道。

    包房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其他人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看向太宰。

    “吵死了,混蛋太宰!”这时候突然从一只手伸了出来狠狠地扣在太宰的脑袋上,狠狠地按下去让他的脸砸到了桌子上。

    “哇呜,中也就像怪物一样,我明明用了十成十的力气的说。”从桌子上起来的太宰起来说道。

    “那是你太垃圾了,体术超差劲的家伙。”

    “我体术至少也在港黑的中游水平!是中也太变态了!”太宰忍不住辩驳道。

    “但是你是体术最垃圾的干部。”

    “我不是!最垃圾的明明是芥川。”

    “……”中也沉默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保卫横滨事件结束后芥川的确被提拔成干部了。

    “哼哼”太宰发出了胜利的笑容。

    “我记得芥川是你的学生吧,和自己的学生比,你要脸吗?”国木田说道。

    “国木田君~你在说什么呀,我的脸不是好好的在这嘛~”说着太宰戳了戳自己的脸颊。

    这边正在吵闹着,那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声。

    “镜花酱!”

    众人看过去发现镜花的手里抱着酒杯,脸上晕染着红晕,闭着眼睛倒在敦的怀里。

    “她喝酒了?”中也问道,这个样子明显是一杯倒喝醉了。

    “我光顾着给哥哥灌酒,都没注意到镜花什么时候喝了酒。”直美很是愧疚的说道。

    他们这半边除了谷崎都是未满20岁的未成年人,这边应该是没有酒的,如果不是直美怀着某种心思想要灌醉谷崎的话。

    至于乱步先生虽然是个成年人,却放弃了酒选择了果汁。

    “如果我知道镜花酱一杯倒,我一开始就会制止她的。”中岛敦十分悔恨的说道,他是看到镜花因为好奇倒了一杯酒的。

    “哟西,那就敦先带着镜花回去,我们继续吧~”太宰说道。

    “不行!”中也的酒杯砸到了桌子上,让未成年少女和陌生男子同处一室,因为是未成年少女自己的意愿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是让喝醉酒的未成年少女和陌生男子同处一室那是绝对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