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深处方刻骨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362章 眨眼之间

    她撕心裂肺的愤怒让那张精致的脸格外可怖。

    旁边路过的人不时朝她们看过来,赵一笙靠在那儿,神色冷静。

    “所以,你承认那些事都是你做的?”

    “我承不承认,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爸永远也站不起来,你们家那个破厂子也快倒闭了,到时候,你拿什么跟我拼,你肚子里的孩子能顺利生下来吗?”

    唐以宁已经恨到了极致,一步步靠近赵一笙,狠戾的说出一句,“你现在怀着孕,还一个人来见我,你不怕吗?”

    赵一笙忽然意识到她要做什么,立刻起身,往马路对面走去。

    她来见唐以宁就是为了取证,刚刚她们的对话已经都被她录下来了。

    虽然不能当做正式证据,但这些足够让唐以宁付出应有的代价了。

    “赵一笙!”

    唐以宁立刻追了上去,可是前面的那条街忽然冲出了几辆摩托车,她一下子被截住了。

    接着就是那些摩托车撞到了建筑物的声音,突然发生的交通事故让场面一片混乱,到处都是爆炸和路人的尖叫……

    赵一笙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不见踪影。

    唐以宁站在那儿彻底懵了,心里很乱,慌慌张张的从另一边离开了。她不能跟家里说,更不能向陆时亦寻求帮助,唯一能找的人就是汪颉,只是不管她给汪颉打多少电话,汪颉都不接。

    看到网上那些曝光唐以宁的内容后,汪颉就已经放弃她了。

    直接订了最早的航班出国,为的就是不被唐以宁牵连,一旦还是调查,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快会被人挖出来,唐以宁操作这些事情用的资金也大部分都是汪颉给的。

    当天下午,唐以宁刚回到瑞亚,就被警察以嫌疑人身份带回了警局。

    期间,她根本没有机会联络唐家,也没有时间去疏通关系。

    尽管瑞亚集团对这件事进行了保密,可还是消息还是传了出去,樊晴兴冲冲去找赵一笙的时候,才知道她今天请假了,而且手机一直打不通。

    “陆总,一笙怎么不接电话?”樊晴敲门,走进了陆时亦办公室。

    男人拧眉,正在跟何靳通话。

    “我要你立刻去找!”

    他也联系不到赵一笙,只是知道她跟唐以宁在街心公园见过一面,那之后,发生了一场交通事故,之后赵一笙就不见了。

    原本警方也打算请赵一笙过去做一份笔录,但是找不到她人,街道附近的摄像头也没有拍到那个角落发生的事。

    “会不会是汪颉?”樊晴琢磨着,可又觉得不对,“我收到消息,汪颉上午已经出国了,应该不是他。”

    以她对汪颉的了解,事情一出,那男人第一考虑就是他自己的安危,不会为了保唐以宁,挟持赵一笙。

    “我现在出去找,你留在公司,有任何她的消息,立刻告诉我。”陆时亦俊脸布满了寒意,快步离开了。

    他当时已经让何靳暗中保护赵一笙了,但那伙人速度太快,显然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何靳来不及反应,他们就把赵一笙带走了。

    说起来,也是他不好,如果他陪着去的话……又或者,他一开始就把整件事告诉赵一笙。

    或许现在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路上,陆父打了电话过来。

    “我看到新闻了,唐家被指控的事,是不是跟你有关?”

    男人眉心微皱,声音沉冷,“是。”

    隔了几秒,那边传来了陆父更为严厉的声音,“尽早处理好你那边的事,回家一趟。”

    唐家和陆家毕竟算是合作关系,现在唐以宁被警方带走,唐家第一个要找的就是陆时亦,陆父需要知道整件事情的脉络,才好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

    他不会干预陆时亦的决定,但如果唐家真的破产,那受到波及的集团不止陆氏。

    电话那端还有陆母的质问声,“他是不是又跟赵一笙在一起呢?让我跟时亦说……”

    陆时亦直接挂断了,他不想跟陆母再起冲突。

    事实究竟如何,警方自然会给出一个公正的答案,他现在唯一在意的是赵一笙究竟是被谁带走的。

    ……

    一天后。

    海边某座民宿别墅。

    窗帘被风吹了起来,还送来了一屋子的花香。

    从床上醒过来,就看到陌生的环境,赵一笙觉得头有些疼,而且身上像是被什么碾过了一样,疼的每块骨头都快裂开了。

    她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太对劲。

    “孩子……”

    她伸手去摸,眼泪哗的流了下来,昏迷前的记忆涌入脑海,那些摩托车速度很快,她来不及躲,就跌倒在路边,流了很多血,然后,有人把她带到了车上。

    可那个人是谁,她怎么都想不起来。

    谁能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

    头疼的厉害,眼泪又不住的流着。

    “小姐,你醒了?”一个中年妇女推开门,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是不是饿了?来,喝点水吧。”

    赵一笙一直看着她,表情一点点僵住了。

    为什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疯了似的坐起来,抓着那个妇女的肩膀,大喊着,“我在哪儿?我的孩子呢!你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说话!”

    妇女也被赵一笙吓到了。

    慌慌张张的摇头解释,“小姐,你别这么激动,我只是暂时来照顾你的人,我不知道你的孩子在哪儿,你听不到我说话吗?”

    妇女解释了一堆,可赵一笙什么都听不见,只能看到她的嘴唇在动。

    整整一个小时。

    赵一笙才混混怔怔的接受了自己流产的事实。

    因为那场突然发生的意外事故,她被某位先生送到了这个地方,有专门的医生照顾她,只是她听不到声音,任何声音都听不到。

    民宿的人只能配合医生,尽量安抚赵一笙的情绪,可她醒了之后,再也不肯吃任何东西了。

    她痛苦又伤心,她不该去见唐以宁的,要不然不会失去这个孩子……

    窝在民宿的床上,她哭了整整一晚上。

    第二天民宿的人再给她送饭菜的时候,赵一笙赤着脚蹲在地上,把送过去的都吃了。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www.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