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炮灰,风骚走位[穿书]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46章 第 46 章

    钟玉轩听了男人的话, 反问:“自愈?”

    男人点点头。

    钟玉轩嗤道:“我从来没见过,自愈异能?撒谎也要找个真点的。”

    男人见他又不信自己的话,脸色有点白, 急急辩解:“我说的都是真的啊。她被咬后,就开始发烧,我怕她变成丧尸, 把她关进维修间。结果五天后,她自己走出来了, 被咬的那个伤口完全没有了。”

    “如果不是她这个异能, 我哪敢带她出来啊。”他边说还边用手在脖子和上臂处比划,意思是何小霞被咬在这两处。

    这人的话并非完全可信, 但提到异能,温静觉得他没有撒谎。若不是亲眼见过治愈异能,要凭空想象并准确地描述出来是很难的。

    而且真的别有用心, 应该会找个更容易让人相信的借口。

    就像现在钟玉轩明显是不信的。

    温静独自沉默着。

    她曾经想过, 如果其它异能都不只一个人有,没道理治愈异能就她一个。

    她甚至盼望着, 还有其它人拥有这个异能, 那样就可以转移秦川的注意力。

    如今真的出现这样一个人,和她拥有同样的异能, 并且已经落入秦川手中, 可以说自己的危险已经小了很多很多。

    温静却发现, 她一点也不高兴。

    落到秦川手里, 那些书中没有明确写出却让人痛苦万分的实验就会用在那个女人身上。

    钟玉轩不信他的话, 烦躁地又想动手。

    温静语气平静地开口:“钟队,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

    钟玉轩愣了下,觉得她语气有些微妙。

    男人猛点头:“丧尸咬得满身血,一会儿就好了。”

    “你被咬过吗?”温静忽然问。

    男人一怔,摇摇。,他不敢啊,他又没有异能,再说遇到危险当然应该异能者先上了。

    “那你就在一旁,看着她被咬?”温静反问,“还是说,她帮你把丧尸引走?”

    钟玉轩眯起眼,有些探究地看向温静。

    男人忐忑地舔舔唇,面上显出羞愧神色,没敢回话。

    温静看着他,问:“你老婆叫什么名字?”

    男人不明白为什么温静突然对他老婆的名字感兴趣,但还是老实回道:“何小霞,那个,她还不是我老婆,是我女朋友。”

    其实说女朋友都过了,在生活极度无聊的工厂里,男人女人互相结伴取暖的情况非常多。

    但大部分外出打工的人,只为赚点钱,到一定年龄就会回老家相亲结婚生孩子。能和厂里互相温暖的“对象”修成正果的极少。

    男人与何小霞就是这样一对,他们只在厂里互称老公老婆。

    这一次,他拉着何小霞跑出来,是希望能借着她的异能,找一个物资充裕的地方求收留。

    也是他撺掇何小霞主动显露异能,以博对方好感。

    何小霞本意不想太过张扬,因为她觉得这个异能对别人没有用,硬表忠心,显得好像要占人家便宜似的。

    “何小霞。”温静重复了一遍。她确认自己不知道这个名字,当然不能排除是她看书不认真导致的遗漏。

    如今剧情已经在很多方面和原书不一样,她不敢参考太多。

    钟玉轩看出她情绪不对,又想到温言还在昏迷,她心里必是惦记着,便劝道:“你先回去休息,审讯这种事,我来就行。”

    温静点点头,走到门边。

    手扶上门把的时候,她又停住,转头问那男人:“你叫什么?”

    男人不想让她离开,怕钟玉轩又揍自己,赶忙回道:“我叫张壮,弓长张,壮士的壮。”

    温静终于认真地看了他一眼,随后笑了下,对钟玉轩说:“张壮……钟队,你们好好聊聊吧。”

    她独自离开房间,往医护室走。

    此时已是晚上,月亮被乌云遮住,营地小路只有极少的灯光照明。

    张壮……他就是那个发现地下武器库的人,并且以这个信息从钟玉轩这换了个分队长的名分。

    书中他做了分队长后,几乎就没有再出场过,是个比她还要没实权的挂名队长。

    想不到兜兜转转,他还是来到钟玉轩这里。从他对何小霞的所做所为看,倒是跟他在书中的表现差不多——胆小怯弱,只求独自安稳。

    连他都可以当分队长,果然自己当初提的要求真是太便宜钟玉轩了。

    温静露出一丝冷笑。

    凭什么她要这么辛苦才能得到这些。

    还有何小霞,那个被自己男人用来换取安稳生活的女人,那个正在秦川手中不知遭受着什么的女人。

    凭什么其它异能者都被人哄着捧着,唯有她们的异能,却要小心再小心地藏着。

    一旦没注意,或者没藏住,就会落入痛苦的境地。

    明明都是异能者……

    温静手渐渐攥成拳。有朝一日,她定要光明正大亮出自己的异能!

    冉七不是说,他用笔记中理论练习异能一直没有成功。现在,他成功了,就说明那个理论是正确的。

    按照它的说法,她也是可以自行控制异能的!

    秦川再强大,只要到他身边,她就一定有机会杀了他。

    她可是,就算身中百枪也能一步步走到他面前的人!

    温静想得渐深,面上慢慢呈现出自己没有察觉的杀意。

    “温静。”这时,有人叫住她。

    温静一个激灵回神,这才发现,她已经不知不觉间走到医护室窗外。

    叫住她的是杨冲。

    杨冲走过来,对她行了一个军礼,语气沉重:“对不起,因为我的失误,导致你哥哥重伤。”

    原来是因为这个才行礼。

    温静回道:“不是你的错,以有心算无心,换谁也躲不过。”

    透过医护室的窗户,她看到温言正躺在床上。他右小腿绑着夹板,手腕处插着输液线。

    “我问过军医,除了腿骨折,没有其它明显问题。昏迷不醒有可能与吸入气体有关,也有可能是头部受伤。只要过几天他能醒过来就没事。”

    温静点点头。

    杨冲接着和她说最近安排:“我会暂停清理市区,先集中力量保卫营地安全,同时提升异能。这点,还需要冉七配合。”

    冉七的异能是自行爆发的,他的经验很重要。

    “我明白。”温静认真回道,“我会和他说的,明天就开始吧。”

    提升异能越快越好,杨冲也正有此意。

    他见温静一直看着温言,便主动道:“那我先走了。”

    杨冲走后,温静一个人站了会儿。

    她不知道温言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也许很早就发现了。他那么爱妹妹,只怕一点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叫了人家这么久的“哥”,其实对方早就知道她不是原主,这感觉……有点像做贼被抓,还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

    也许他昏迷就是想让两人情绪有个缓冲,不必一下面对捅破窗户纸的尴尬。过几天,尴尬过去,他就会醒了。

    温静想得入神,没发现身边站过来一个人。

    “他在松手前,对你说了什么?”冉七见她始终没发现自己,只好主动出声。

    温静微微侧头,沉默了会儿,说:“我不确定他是否愿意让人知道,还是等他醒了再说吧。”

    她转过身,看向冉七:“我有事和你说。”

    两人沿着营地小路,并排前行。

    “秦川可能比我们想的还要强。”冉七语气平静,“他应该是在很远的地方释放的异能。我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但你最近还是小心点,不要离开营地。”

    秦川异能有多强,温静比其它人更有思想准备,她只问:“你现在可以到什么程度?”

    冉七诚实回道:“我不确定。”

    温静:“你能爆发异能,说明笔记内容是正确的,如果队里能多几个异能者……”

    冉七知道她是想让自己传授经验,便道:“你是队长,你来安排。”

    才说了几句话,两人就走到平日冉七喜欢坐的石阶处。

    那里正坐着一个人,看不到脸,只余红色的烟头在黑暗中明灭。

    “罗拾?”冉七问。

    罗拾早就看到他们两人从小楼处走过来,俊男美女一对壁人越走越近,这让他原本努力压下去的气愤又升了上来。

    他受伤,他遭罪,结果温静却和冉七一边散步一边聊天。

    这还不算,最让他恼火的是,他们两个居然联手骗他!

    冉七大概早就知道温静有异能,但他们谁也不告诉他,完全没把他当自己人。

    是担心他会向秦川出卖温静?他是那种人吗!

    本来经过这一回生死危机,他已经决定大度地不计较了。以他和温静现在的关系,断不可能把人交给秦川。

    当然,她还是要主动坦白,再稍微哄哄自己才行。

    可是现在,看看这两人!一副没事人似的样子!

    罗拾觉得自己想要的坦白是等不到了。这是想把他当傻子骗到底吗?

    他呼出一口烟,将胸口浊气一并吐出,然后站起身,一瘸一拐地朝着温静走过去。

    温静见他走路不利索,心下有些愧疚。不管罗拾平日嘴巴有多欠,不可否认,这一次她和温言大难不死,他出了很大力。

    “你伤口怎么样了?”她问。

    这点小伤算个屁,罗拾心想。他眼珠一转,就看到冉七轻松自在地站在旁边,心里便是一阵冷笑。

    他收回视线,重新看向温静,笑着说:“挺疼的,要不你帮我治治?”

    温静不明所以。

    罗拾表情有点诡异,一边嘴角勾着,满脸邪气:“你不是有异能吗?”

    冉七看过来:“罗拾……”

    罗拾没理他,只是微微低头,凑近温静,语气有丝微妙的嘲讽。

    “今天在化工厂,你为什么不怕那个气体?还有,我记得你把我扔下时,手腕戳了地,可是后来你又用那只手去拉温言,神仙的伤也不能好这么快吧?”

    “还假模假事的在那呕,呕给谁看?”他嗤笑着,伸手去拉她手腕。

    温静条件反射地把手藏到身后。

    罗拾像是看破她的慌张,冷哼一声。

    “罗拾。”冉七往前一步,话里已经带上浓浓地警告意味。

    罗拾扫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再次看向温静,半笑不笑地:“秦川用一个营地做交换,让我们帮他找有治愈能力的人,啧啧,原来就在我身边。”

    “哦……我知道了。”他拉着长音,看向冉七,火上浇油,“所以你带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她?我还以为你真的不稀罕有个根据地呢。”

    温静下意识回头看向冉七。

    少年微收下颚,眼睛盯着罗拾,面上具现化出一股阴森的寒意。

    他的手指似乎动了动。

    罗拾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往后退了两步:“不说了,你们两个慢慢商量吧。”

    然后,他低声对温静说:“商量下,看是你自觉跟我们走,还是敲昏了把你扛过去。”

    罗拾走后,空气中一阵静默,只有树梢蝉鸣。

    冉七曾亲口拒绝加入钟玉轩的队伍,但后来也是他主动来到这里。

    温静没细问过原因。末世里,人的想法随时会因为一件小事而改变。

    但她从来没有想过,冉七竟是接了秦川的任务来找她。

    她站在原地,脑子有点乱。这一天发生的事太多,她得回房间慢慢消化一下。

    她呼了口气,缓缓情绪,脚步才动,身后的人便有了动静。

    冉七两步上前,动作极快地挡在她面前,只说了一句话。

    “我现在知道,你的异能该如何控制,你想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