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间茅草屋

把本章加入书签

我有一间茅草屋 第二百零五章

    瞬间,他吓了一跳,急忙忙摆手解释道:“道友切莫误会,此女变成这样可不是我所为,她自从来到我小千界就是这样!”

    嗯?

    常玄眉头一皱,不过并没有调转目光,而是等待六目妖皇给出一个解释。

    见常玄一幅誓不罢休的模样,六目妖皇也毫不犹豫的一脚朝地上夜三太子踢了过去。

    “起来!给两位道友一个解释!”

    唰!

    这一脚之下,夜三太子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推起,露出肿成一块的额头,不过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他也不敢有丝毫犹豫,听到六目妖皇的话后,立即转向常玄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说出。

    听他所说,常玄发现夏默笙的昏迷,和这妖皇父子还真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而且,虽然这夜三太子沉迷于夏默笙的美色,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夏默笙的救命恩人不假。

    原来,夜三太子虽是作为妖族太子,可在外面人类世界也有自己的身份和实力,尽管不用他时常在外,但外出巡逻却是个常有的事情。

    至于遇见夏默笙,则完全是个意外,不过夏默笙之前遭遇过什么他也根本不知道,在他遇到救下夏默笙的时候,她就已经是昏迷模样了,苏醒之后也是犹如今的呆滞一样,不过夏默笙尽管是呆滞模样,倾国倾城的容貌可是没有半点改变,这才引起夜三太子的一见钟情。

    至于为什么要和夏默笙成婚,说起来夜三太子也是有苦衷的,在救助夏默笙回到小千界之后,他费尽心机的想要让夏默笙恢复神智,只是动用了一切手段却都不奏效。

    最后,逼不得已之下,他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人类世界的一则传言上,那便是结婚冲喜这一传说!

    此事,他其实也知道很不靠谱,却也是一种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办法,因此才不惜一切代价的说服六目妖皇要和一人类女子成婚,为的,便是追求那传说中的一点几率,令夏默笙苏醒。

    不过如今看来,这办法明显是失效了,夏默笙还是呆呆的站在一旁,根本就没什么要苏醒的前兆。

    说完,夜三太子的嘴角很苦涩,觉得自己实在是吃饱了撑的,好好的妖族万千少女他不要,非要鬼迷心窍的去钟情一个人族女子,如今惹出事来,他都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两巴掌。

    他说话的时候,常玄一直在分辨他所说的真假,不过结合他所说的种种迹象,常玄对他所说之话也已经信了七八分。

    不过让他疑惑的是,夏默笙究竟是怎么昏迷的,又或者说,在遇到夜三太子之前,究竟遭遇了什么……

    想着这些问题,常玄脑海中出现无数猜想,不顾这些猜想再怎么逻辑通顺也只是猜想而已,想要得到真正的答案只有等夏默笙苏醒过来。

    只是,观夏默笙如今呆滞无魂的模样,要让她主动苏醒过来无疑是痴人说梦!

    “这样,你带我去找到夏默笙的地方走一遭,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想了想,常玄对夜三太子如此说道。

    “啊?”听闻此言,夜三太子的脸色顿时就白了,面对两尊化神,要说是在他父皇之前或许还有顶点生机,要是跟着对方走出去的话,那无疑是将自己小命交到对方手上了,如果出点什么意外,他根本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

    要知道,那可是两尊化神级别的存在啊!!虽然他自身位列八阶妖王的实力也不算弱,但那只是相对化神之下的存在来讲,若对上化神强者,根本就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一瞬,他情不自禁的将求助目光投向自己的父皇,不过六目妖皇只是冲他应允的点了点头。

    “既然这位道友想让你跟着走一趟,那你便跟着走一趟吧。”

    六目妖皇的声音算的上好听,可听在夜三太子的耳中却犹如催命魔音一样。

    他明白,父皇这是摆明了要舍弃自己了!

    不过尽管心中怨恨,他却没有拒绝的余地,尤其是在面对包含他父皇在内的三尊化神意志的时候,就算他想不去,也根本做不了主。

    所以,他只有听命的份!

    “孩儿遵旨!”他弯腰拱手,结合肿成一块的额头,在众人注视下显得分外凄惨。

    这一刻,在场众人齐齐沉默,第一次见到了绝对势力的威慑,就算是夜三太子这等高贵的身份,在面对两尊化神存在的时候也只有俯首听命的份,哪怕他本身就有着八阶妖王的实力,也根本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吼!

    感受到众人流露的惧意,盘在空中的血龙得意一吼,接着便逐渐缩小成泥鳅大小,落到常玄的肩膀上。‘

    它,虽是龙族一员,但也因曾经的某些因数负了重伤,维持龙形对它来说也是种不小的消耗。

    “既然妖皇允许,那便事不宜迟。“见六目妖皇答应,常玄冲他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肩膀小龙的龙角,心神一动便将他收进到灵兽袋之中,转身向夜三太子走去。

    见此,六目妖皇无动于衷的拱手相送,夜三太子也彻底熄灭了心中的一丝希望之火。

    他知道,自己现在唯一活命机会便是讨好这位立身与血龙之背的存在!

    “前辈,请随我来。”他很恭敬,伸手向常玄虚引后,便犹如小厮一般的在前方带路。

    见他走下了台,下方众妖急忙“哗啦”一下朝两旁散开,让出一条路来。

    常玄跟在夜三太子的背后行走,尽管周围众要的目光寓意不一,但他根本就懒得理会这些无名小妖。

    “黑袍道友,冤家宜解不宜结,此事本皇行的光明磊落,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道友尽管来找我便可!”

    在后方,六目妖皇高喊,脸上的神色笑呵呵的,尽管这次常玄的突然出现对他来说是一场惊吓,但惊吓过后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一场机缘?

    要知道,在整个下玄洲化神存在就那么几位,且都属于各方势力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可打破的僵局,可这意外身出现的两尊化神明显就不在其中,这一点,六目妖皇在见到常玄的瞬间便搜刮脑海确定了。

    毕竟,作为最顶级的修士之一,就是他不出外界也对下玄洲的局势有所了解,可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位踏龙化神存在。

    而这,对他来说便堪称一场惊天机缘,只要能结识这两尊意外出现的化神,那从此以后下玄洲的局势就有可能改写……

    不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切只能慢慢来才行……若是引起这两位化神存在的反感,那一切便得不偿失了……

    对于他心中所想,常玄并不知晓,挥了挥手算回应他所说之话,便带着神情呆滞的夏默笙跟着夜三太子离去……

    夏默笙此时的状态,很奇怪,虽然生命特征还在,但整体却像是丢了魂魄一样,尽管会听从别人的话行走,不过这对方只局限在常玄和夜三太子两人身上。

    准确一点说,是之前局限在夜三太子身上,如今局限在常玄身上。

    尽管是很少对外界一切做出回应,但从她的神情可看出她对常玄有这一种天然信任感,说行走,只要常玄轻轻呼喊一句她便会跟上。

    这一点,让看在眼中的夜三太子很羡慕,不过这羡慕之能压在心底,脸上断然不敢显现丝毫。

    甚至来说,他还怕如今状态的夏默笙对他流露出丁点亲昵……尽管他曾经是救过夏默笙的命不假,可更怕引起身边这座黑袍大神的误会……

    要知道那可是化神级别的存在啊……他得罪不起……

    在常玄和夏默笙的面前,夜三太子的态度很卑微,不过毕竟是妖族第一太子身份,手中掌握的权利堪称妖皇之下第一人,一声令下,便有无数人马上赶着为他服务。

    所以,这一路上常玄走的很轻松,在各种妖王的服务下,连烈焰雄狮都没用得着召唤便已经回到小千界之外的紫雾林,所花时间,也不过仅仅是数个时辰而已,比他来是快了数倍不止。

    “你们都回去吧,常前辈不喜热闹。”临出小妖界时,夜三太子朝后方恭送的众妖挥了挥手,很恭敬的在前方为常玄带路,前往当初遇到夏默笙的一处无名悬崖。

    常玄的姓,是他在来路上旁敲侧击问出的,怕的是不知道常玄名字与脾气,一不小心就犯个大不敬之罪丢了小命……

    按他所说,当初遇到夏默笙的地方是在一处无名悬崖,当时夏默笙正浑身是血的躺在悬崖之底,若不是他的出现,如今是生是死也不好说。

    对他所说,常玄将信将疑,不过跟着夜三太子行走,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白虎林之中。

    “夏默笙的昏迷,会不会和赵秋所说的那头白虎有关?”常玄心神一动,看了看乖巧跟在他身边的夏默笙,暗中猜想。

    常玄、夜三太子和夏默笙三人都是修士,虽然如今夏默笙是属于呆滞状态,但一身金丹大圆满的修为可并没有消失,且被常玄带着,速度也不算慢。

    前方,虽然带路的夜三太子速度还能在提快些,不过他却不想在常前辈面前做出这等不知死活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