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追妻:神医狂妃不好惹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五章 有点意思

    阮清歌算是知道何婉香干什么来的了,就是为了膈应萧凌,可是又为了什么呢?

    阮清歌不解,打算回去问箫容隽,那萧凌受气,面上自然挂不住,寻了个由子叫人带萧武和何婉香去休息,后脚就离开了。

    这边热闹看的差不多了,阮清歌也甚是疲乏,回去的路上,便在箫容隽的怀中睡了过去,自然没有问箫容隽问题。

    箫容隽将阮清歌轻柔放在软塌上,眼底满是怜惜,亲了亲她的面颊,又摸了摸肚子中的孩子,这才向外走去。

    出门瞧见的便是一名高大威武的男人,两人像是约好一般,箫容隽面展常态,抬手引人向着不远处的树下走去。

    “我们那处已经准备好,现下有八万兵力,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箫容隽看向远方,眼底浮现锐利,“不急,我倒是心生一计。”

    那人斜睨看去,嘴角带着笑意,“哦?什么计?”

    箫容向前凑去,在那人耳边小声嘀咕着什么,闻声男人面上满是诧异,道:“不是开玩笑的?”

    箫容隽眉尾挑起,虽然神色看似轻浮,但那眼底的认真却是格外清晰。

    “好吧!我就当你是认真的,那什么时候行动,若真如你这般说,我这八万兵力岂不是没有什么用处?”

    猛吉搔了搔后脑勺,好似十分烦躁一般。

    箫容隽勾唇一笑,那笑容满是冷意,道:“莫急,该用你的时候自会用你,就是怕你叫苦不迭。”

    猛吉撇了撇唇,耸肩道:“我们草原长大的男儿,还没有叫苦的时候,倒是你,小心一些,你婆娘还怀有身孕,能跟着你一起折腾?”

    箫容隽闻言面上笑容顿时落下,他也想过要如何处理阮清歌的事情,但是…

    他不知是该告诉她还是待一切进行之时在说。

    猛吉侧目看去,瞧见箫容隽的犹豫,啧啧出声,却是并未多言,两人就这般迎风站立多时。

    “托娅想你了,让我给你带话,想她了就去看看她。”猛吉说的十分无奈。

    箫容隽冷漠看去,“你认为我会想她?别忘了我可是有家室的人。”

    猛吉眉心一皱,看着远处辽阔草原,在夜幕下好似滚滚游动的幽湖,他颇为伤感道:

    “没的办法,人家执意要做你的小妾,拦也拦不住。”

    箫容隽闻声身形一动,要说之前他还犹豫,听闻猛吉的话,彻底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刚才我说的事情已经想明白,明日我便会部署,过些时日有行动便会告知与你。”

    “好吧!”猛吉还沉浸在心爱的女人不爱他的伤痛之中,箫容隽的话语也只听了个囫囵。

    待猛吉从自怜自爱中回过神之时,身侧早已没有箫容隽的身影。

    ——

    翌日。

    屋外刮着狂风,拍打着窗户沙沙作响,落叶纷飞,点缀着天空。

    夏天悄然划过,正式进入硕果累累的秋季。

    阮清歌站在门前,看着草原上的绿草叶片顶端染上干枯,不由得想起花海楼后山一大片草药,是不是丰收了?

    而一想到花海楼,便想到了花无邪,那小子和刀疤男一同消失,小桃回来这些时日阮清歌也没想起来问。

    现在一想想她心是有多大?

    早上青阳带来许多糕点,此时正摆在桌面上,相应的,便是将小桃叫走了。

    小桃走的时候满脸秀红,怕是从阴影中走了出来?阮清歌就知道这两人一路上定然发生了什么故事。

    小桃不说,她也没那心思去管了。

    阮若白终于有了反应,吃下小球之后睡得时间比醒的多,大有越睡时间越长之态,索性阮清歌把脉,一切正常,空闲下来,阮清歌不由得想,阮若白若是将那小球的功力吸收,回到之前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状态,那该多好?

    不过现在也只能是想想,毕竟阮若白这么能睡到底是因为长身体还是因为啥还是个未知数。

    一天阮清歌都在院落中等待着箫容隽的道来,可就是不见他归来的身影。

    待阮清歌想要去军营寻来之时,青阳将小桃松了回来,阮清歌眼尖瞧见,那两人是手牵手回来的,羞涩的跟个什么一般。

    阮清歌心中怀事,也没调戏两人,直接跟青阳道来要去寻找箫容隽,却是得知那家伙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将整个军队的将士都交给刘云徽操练。

    阮清歌不信,在孕期本就多疑敏感,阮清歌甚至怀疑…箫容隽是不是跟托娅幽会去了!?摔!

    有想法就要有行动,阮清歌本就是个行动派,还是个说风就是雨的行动派,不顾青阳阻拦,便向着军营飞去,那轻功叫一个溜,吓得小桃跟在后面保护着,深怕阮清歌有个什么闪失。

    倒是可怜了阮若白,睡了一天一夜被活生生饿醒,起来的时候院内一个人都没有。

    他蹲在地上捂着小脸,为啥饿了不捂肚子?小白眼狼老弟已经饿的泛酸水,酸倒一排牙齿。

    他眼底满是愁容,出去是不行的,虽进入秋季,日头也毒,他这么白嫩,才不要晒得跟刘叔叔那么黑。

    (无辜躺枪的刘云徽:WHAT?谁黑?)

    却忽而瞧见那小子身子猛然一震,只见他贼眉鼠眼打量着药房的方向,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眸轻缓一转,里面写满了算计。

    他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不知从拿掏出一根银针,对着锁头插了进去,随之附耳倾听里面响动,那小表情格外认真。

    只听‘咔嚓!’一声,门被打开,整个过程熟练的好似做了千八百回一般。

    此时不知家中兔崽子有如此大本事的阮清歌,正坐在箫容隽军营中的椅子上审问孙可言。

    一天不挨打都不行的孙可言此时内心是咆哮的,为啥这种事总能让他摊上?

    王爷也是个不着调的!就不能安慰好媳妇再走吗?!

    “王妃!您就饶了小人吧!小的真不知王爷去哪里了。”

    孙可言头上顶这个水盆子,水盆子里放着一个墨条,颤颤巍巍说着话,不敢将那墨条弄倒。

    若说为啥?

    这王妃是哪里来的?!简直就是活祖宗,盆中扣了个洞,洞上堵着墨条,墨条遇水化开,只要他不说,那盆中的水越加漆黑,若再有个闪失,墨条掉了,那一盆子水全从洞中漏出,倒时遭殃的是谁?不还是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