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娇妻引入怀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520章 世上好人多

    隔天早上,众人出发了。

    薛凌和程天源载着爸爸和妈妈出发了。

    阿虎则是开车载着程天芳,还载了自家老娘亲手做的一大堆糕点。

    程天芳再过五天就要开学,想着顺路过去,反正学校早在农历初十开始就接收各年纪的学生入学,宿舍早已经开放,所以就算早去一些也有地方住。

    阿虎一边驾车,一边道:“就算没得住也没关系,现在店里都还没进货,地方宽得很。我睡沙发那边,床让给你睡就成。”

    “不用。”程天芳笑道:“我宿舍里宽得很,一大堆空床可以住。”

    阿虎哼着曲子,道:“读书的日子真好,无忧无虑的。阿芳啊,不要辜负这样的好时光。等你毕业了,要工作了,要忙家庭了,你就知道读书年轻的日子是最好的。”

    “哟!”程天芳忍不住揶揄他,“虎哥啊,你看着也不老啊,怎么说话的时候总这么老沉,一副早已经经历无数风霜的样子!”

    “哈哈哈!”阿虎大笑,解释:“我比你大十岁,够你追一辈子也赶不上。我打小就没老爹,就一个老娘拉扯我长大,所以我遇事比其他人多,也比其他人早一些承担家庭的重担,了解生活的不容易。”

    程天芳好笑道:“什么不容易都过去了。你和大娘现在的日子越来越好,以后只有平坦的康庄大道,不会再有不容易了。”

    阿虎点点头,“承你吉言啊!读书人就是不一样,说出来的祝福语都文绉绉的。”

    程天芳低声:“哪里啦!”

    阿虎突然想起什么,道:“对了,早上我忘了跟老娘说了!”

    “说什么呢?”程天芳问,“如果是重要的事,一会儿你告诉我哥和嫂子,反正他们明天送完叔叔和婶婶,他们就要回荣城。”

    阿虎点点头,解释:“前几天我有一个本村的族人要来望江苑租房。我老娘是一个好心热情的,就说凌凌嫂子这边还有一套房没租出去。她回家跟我说的时候,我正要解释那套房已经租给了王青小姐,偏偏这时候陈民就插口,转身我就将这件事给忘了!瞧我这记性,也是没谁了!跟老人家似的!”

    程天芳笑了,道:“这有什么难的。等我嫂子回去的时候,跟大娘说一声不就得了。”

    “你记得提醒我啊!”阿虎撇撇嘴,“我怕我一会儿又给忘了!这破记性!”

    程天芳痛快答应了。

    “对了,虎哥啊,你认识王青姐姐不?”

    “认得!”阿虎解释:“早在一年多前,嫂子跟刘星合作开第一家相馆的时候,我就见过她好几回。她主要是傍晚过去帮忙,我基本都是白天在那边,所以没怎么遇到。后来忙碌就没过去,也就不曾再看过。”

    程天芳禁不住叹气,低声:“这天底下的坏男人真不少啊。”

    阿虎眸光一愣,知晓她是思人及己了,忍不住哼道:“说什么呢!在这个世上,好人还是占大多数的,不然这世道哪能一直好下去!”

    “那必须的啊!”程天芳微笑道:“只是好人虽多,坏人也不少啊。你只是没遇到罢了!”

    “谁说没有的?”阿虎低声:“你们遇到的是坏男人,我遇到的是坏女人。性别不一样而已,都是一样的坏。”

    程天芳也想起他的遭遇来,禁不住再度叹气。

    “其实,咱们都是老实人,都是希望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跟他好好过日子,然后拥有一个幸福简单的家庭,这样就满足了。可惜,天不遂人愿,那人就是不想跟你过日子,逼得你不得不放弃。”

    “是。”阿虎沉声:“我的理想就是赚钱,让我老娘过上好日子,然后娶一个贤惠的好妻子,生一两个娃,这样我就够了。我的人生目标不高尚,一点儿也不伟大,人家是要咋地咋地,建设什么什么,取得多大的成就。我就一个普通人,我的人生理想就是过好日子,有一个简单幸福的家庭。”

    说到此处,他苦笑连连,“可惜再简单,我都实现不了。”

    程天芳安静片刻后,终于开口:“过去的就过去了。咱们遇到一个不可靠的,难不成下一个也不可靠?要知道,这世上还是好人占大多数的。这话可是你说的哎!”

    阿虎笑了,呵呵道:“对!这一个不可靠,下一个肯定可靠!”

    两人都哈哈笑了。

    程天芳似乎想起什么,问:“对了,虎哥,我刚才听我嫂子上车前,说晚些时候到省城的时候,她要去看望什么廖老板的妻子,还说她要去医院打听什么胆囊结石的手术。”

    “啥?胆囊结石?”阿虎惊讶问:“谁要动这样的手术?谁呀?”

    程天芳答:“好像是楼下的王青姐姐。”

    阿虎疑惑问:“她得了这样的病?”

    “是。”程天芳低声:“我听我嫂子这样说的。你说她那么温柔娴静,气质优雅的姑娘家,怎么就那么命苦啊!也不知道这病究竟多严重,能不能治好?”

    “当然能!”阿虎解释:“我老娘前两年也是得了这样的病。那石头太大了,胆囊里头生病了,太严重了,所以不得不动手术拿掉。拿掉了就好了,很快就恢复了。当初我是借钱来省城给老娘做这个手术,很快就好起来。瞧,我老娘现在身体可棒了!”

    “那你得跟我嫂子说一声。”程天芳道。

    “一会儿到省城以后,我跟嫂子说。”阿虎道:“我听省城的医生说,如果没什么大事,这手术可以暂时不用做。王青小姐那么年轻,即便做了,也能很快恢复。”

    程天芳仍是很可怜王青,低声:“人家是双双对对,连娃都已经提前怀上了。王青姐姐却一个人孤零零,白天上班,晚上写书。她比以前漂亮了,可眉头上的愁闷却是那么明显。”

    阿虎沉声:“刘星那混账身在福中不知福!王青小姐是一个文艺青年,懂那么多的书,是一个很贤惠的姑娘家,他却不珍惜!都有媳妇了,还去外头胡搞瞎搞!”

    “听说……他还说他跟那个女的才是真心相爱的。”程天芳压低嗓音,“我在小区楼下听说的。”

    王青之前在家晕倒,小区里好一些人都知道他们家出了事,想不到小两口十几天后就离婚了,不到一周刘星又结了婚,还搀扶一个年轻女子回了家。

    不必说,很多人便猜到是怎么一回事。旧人被人嫌弃抛弃了,迎来了新人。

    “呸!”阿虎冷声:“他当初跟王青小姐是自由恋爱结合的,又不是父母之言硬性撮合。自己定力不好,看到别的女人就胡搞瞎搞,这样人说什么真心相爱——简直侮辱了‘相爱’这个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