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力农女很嚣张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22章 不配当皇后

    沐芷见宋怀瑾居然毫不忌讳,心中也有些惊讶,她还真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是这么露骨的一个人。

    同时也对安歌的身份开始好奇了。

    他们一群人就在大殿上等着,沐家村的人渐渐有些不耐烦起来,抱怨道:“我们一直在这等什么呢?好歹也是风尘仆仆的赶来,难道吃的喝的都不给一口?”

    此时已经有好几人直接在大殿的门口上坐着了。

    叽叽喳喳的对着宫殿评头论足的。

    宋尚书的思绪被扯了回来,如今不是为自家儿子打抱不平的时候,还是先将这些人给处理了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他将宋怀瑾给拉到了一旁询问他们的身份。

    宋怀瑾如实告知,并且赞叹道:“若是没有他们太子估计今日便回不来了,这些人对太子来说都很重要,我们一定要好生照顾。”

    宋尚书朝沐芷打量了几眼,缓缓道:“这女子看着倒挺成熟端庄的,长得清秀动人,可是做太子妃只怕还差了点吧?曾经皇后为太子物色的姑娘可都是世家女子,名动皇城的呢。”

    沐芷仿佛听到了他们的议论,转过头来淡然的看着他们。

    倒是沐莘一副凶巴巴的模样,仿佛要吃人一般。

    宋怀瑾忙阻止了自己的爹继续讨论这个话题,面露惧色:“她们可不是普通女子能够比拟的,到时候你便能发现他们的厉害了。”

    宋尚书皱着眉头,眼中露出一抹不满来:“太子妃就是以贤德为重,若是她心胸如此狭窄,只怕担不起这份担子。”

    “可太子他愿意啊,他们这段时间在一起经历过那么多事情自然不是旁人能够比拟的,这件事上父亲以后一定不要多言,反正你说了太子也不会听,反而惹得对方不快。”

    宋尚书狐疑的看着沐芷,心想这个姑娘看着柔柔弱弱的,这些族人又长的呆头呆脑的,莫非真有那么厉害?

    宋怀瑾知道他爹还不死心,也知道沐芷是什么性子,肯定不会跟他一个老人家计较,但是她身边的那些人就不一样了,个个都是护短的主。

    他摇了摇头,看着沐莘那张小脸,越发心生恐惧。

    “还是先将他们给安顿一下吧,就让他们在这坐着实在有些委屈了人家。”

    宋尚书郑重的点点头:“这倒是句实在话,他们在这实在是有损皇家颜面。”

    然后便将人打发到偏殿迎接使臣的地方了。

    “你们就在这待着,等太子忙完了自然就来寻你们了,在此地不能大声喧哗,东西也不要随便乱碰。”

    沐莘皱了皱眉头,直接反驳道:“知道了,我们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这些东西有什么好碰的,你还做父亲了,为何都不能给自己的儿子做个好表率?人家都如此彬彬有礼,怎么你一上来就怀疑我们?”

    宋尚书皱着眉头,还

    从未有女子对他如此不敬呢。

    宋怀瑾看着两人的矛盾逐渐升级,马上拦在了两人的中间:“你们不要争执了,其实都是为了对方好嘛。”

    两人冷哼一声都将头给转了过来。

    没过多久傅璃终于回来了。

    众人看到傅璃就像是看到希望一般,瞬间眼神放光。

    傅璃的眼中出现一抹歉意而后道:“父皇都还没有苏醒,我好得陪伴着他,怀瑾你先带他们回我的太子府吧。”

    宋怀瑾点头,宋尚书却反驳道:“这事儿太子还应该再考虑一下吧。”

    “尚书多虑了,这些都是我知根知底的人,怀瑾你尽管带他们去便是,可不能委屈了他们。”

    说完傅璃便带着沐芷行色匆匆的离开了。

    沐莘跳到了宋怀瑾的身边,皱着眉头小声嘀咕道:“你这父亲当的官就是那种只需提笔骂人那种官?”

    宋怀瑾严肃的摇摇头,盯着对方:“沐莘姑娘误会了,父亲虽是文官,需要做的却不只是这些。”

    沐莘逮到空隙又问道:“那意思是我说的那种事儿也做罗?”

    还未等宋怀瑾答话,便听到宋尚书吼道:“你跟她走那么近做什么?只管将太子交代的事情办好就是了。”

    宋怀瑾无奈的笑笑,仓促的解释道:“我父亲就是这种人,虽然对你们凶了一点,可他心地还是很好的。”

    沐莘一副怀疑的模样,根本就不相信对方说的话。

    宋怀瑾夹在两人中间,这种滋味很是不好受,最后也只能怪怪闭了嘴。

    而此时傅璃已经将沐芷给带到了皇帝的面前。

    三皇子早就已经退下了,房间中只剩下了他们和皇上三人。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龙涎香的味道,沐芷一闻到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皇上如今应该需要的是通风啊,而且看他憔悴的样子睡眠应该也不好,怎么还在房间中点味道这么浓烈的香。”沐芷疾步走到窗边,此时一小太监冲了进来,手中端着铜盆。

    看到沐芷去开窗慌忙阻止道:“姑娘不可开窗。”

    沐芷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疑惑的看着对方。

    傅璃面无表情的问道:“为何?”

    小太监对上傅璃冷漠的眼神,身子一阵颤抖:“皇上一吹风头痛之症便会加剧。”

    “这是谁命令你们的?父皇生病这段日子二皇子前来探望的时间可多?”

    “这话就是二皇子说的,而且每次他来过之后皇上的头疼之症就会加重一些,所以皇上就不让他来了。”

    傅璃皱皱眉头,没有说话,然后直接将人给喝退了出去,朝沐芷说道:“你想做什么尽管去做,我相信你。”

    沐芷将窗户打开,又将香炉中的龙涎香给熄灭,点了她自己带的安神香来。

    脸上透出一抹心虚,在皇帝榻前徘徊许久就是不知如何下手。

    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泄了气,转身看向傅璃失落的说道:“虽然师傅已经将解毒之法交给了我,可我到底没有实践过,若是出了什么问题。”

    傅璃朝对方投出一抹鼓励的目光,温和道:“我相信娘子。”

    沐芷深深叹了一口,手居然已经开始微微颤抖起来:“这可是皇帝啊,那是你相信我就可以的,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我不是人头不保了?”

    “倒是难得看到娘子如此不自信的时候,不如你先拿我做下实验?”傅璃将自己的手臂伸到了对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