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六何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3305章 滴水不漏

    听到潘桂云的话,陈六合委屈的撇了撇嘴,潘桂云继续说道“现在当事人一口咬定你是行凶者,这件事情对你很不利,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陈六合显得不慌不忙,道“潘局,我和东方日出、乃至和东方家之间的恩怨,想必也也清楚吧东方日出说出来的话能相信这摆明了就是信口开河,栽赃陷害”

    “他自己被人整的差点嗝屁了,临死还想抓我当垫背的呢,门儿都没有。”陈六合翻了个白眼说道。

    “真不是你不可能吧,东方日出命都快丢了,会拿这事来开玩笑如果不是你,他怎么会死死咬着你不放呢”潘桂云道。

    “看我不顺眼呗,他想弄死我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没什么好奇怪的陈六合面不改色的说道

    顿了顿,陈六合又小心翼翼的看着潘桂云问道“潘局,您不会真的相信他说的话吧您也是老刑侦了,要是会被空口白牙的一句话给说服,我真的就太冤枉了。”

    潘桂云直勾勾的看着陈六合,眼中尽是审视的神情,极力想看出陈六合的虚实真伪

    现在,他的确有些迷惑了,吃不准陈六合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真不是你”潘桂云再次问道。

    陈六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当然不是我了,你们完全可以去调取那家私立医院的监控探头啊,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会被拍到吧是真是假,一看便知”

    这种事情怎么还需要陈六合来提醒早在他们抓捕陈六合之前,就已经调取过监控录像了,可是整个监控中,都没有看到陈六合的丝毫踪迹

    这就是潘桂云最疑惑的地方,如果如东方日出所说的那样,今晚的真凶是陈六合,那陈六合想要走进医院,再走进东方日出的病房,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下的,除非是幽灵还差不多

    潘桂云瞪了陈六合一眼,道“正是因为医院的监控探头中没有看到你的踪迹,所以我们才只是请你回来协助调查,要不然的话,你以为你现在还能这么轻松吗”

    陈六合嘴角荡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道“是嘛,你们都调查过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说的句句属实,我可是清白之身”

    陈六合心中都乐开花了,这个情况,他早就料到了,从潘桂云去拒捕他的时候,他就知道,对方一定没有找到半点证据

    否则,不可能这么云淡风轻且不说市局这些人了,真有确凿证据的话,东方家早就炸开锅了,还会如现在这般安安静静

    看着眼神闪烁似在揣摩思量的潘桂云,陈六合接着说道“潘局,您要是再不相信的话,大可以去调取市人民医院的监控录像,我今晚可都待在医院内陪护我的朋友呢,您也知道,他们都躺在重症监护室内,我哪有心思离开半步”

    潘桂云挑了挑眉头,将信将疑的看了陈六合一眼,对一旁的属下道“去,调取一下市人民医院的监控,看看陈六合今晚是否离开过医院。”

    一旁的干警立即领命离开,潘桂云轻轻叹了口气,掏出香烟,丢给了陈六合一根,忍不住埋怨了一句,道“你小子,要是有能证明自己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据,我就相信你。”

    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感情我说的话,在您心里还没有东方日出说的有份量”

    潘桂云瞪了陈六合一眼,道“这是份量不份量的问题吗现在东方家死咬着你不放,我顶着多大的压力成天就为了你的破事费心劳神,你可真行。”

    “再说了,东方日出又没摔坏脑子,为什么不指认别人,就专门咬着你不放这里面的原因,你心里最清楚。”潘桂云意味深长的说道。

    陈六合耸了耸肩,道“没做就是没做,说的天花乱坠也没用想把这屎盆子扣我头上也成,拿出有利的证据来。”

    两人在审讯室中吞云吐雾,大眼瞪小眼

    过了十几分钟后,干警返回了,对潘桂云小声道“潘局,监控调出来了,不过出了点意外。”

    “什么意外”潘桂云皱眉问道。

    “那个市医院的监控系统今晚出现了点问题,出现问题的时间段,刚好是东方日出出事的时间段,也就是说,那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内,监控探头没有录取任何画面。”干警对潘桂云说道。

    潘桂云脸色一变,盯着陈六合道“陈六合,老实交代,这是不是你干的难怪你有恃无恐,原来早就做好了这么万全的准备”

    陈六合心里禁不住的舒了口气,暗自一笑,但脸上满是无辜的说道“这你可真的冤枉我了,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能让监控停运这只能算是一个巧合罢了。”

    此时此刻,陈六合在心里已经恨不得给沈清舞竖起一个大拇指了,这件事情,一定是那丫头干的,那丫头跟他简直心有灵犀心意相通

    在此之前,陈六合没有跟沈清舞有过任何这方面的交流,也不是陈六合指使沈清舞在市医院的监控上做手脚的

    可是,陈六合就是这般无条件的信任沈清舞,他知道,他小妹做事,一定会滴水不漏,别人能想到的,她一定能想到,并且想的更全面

    这才是陈六合真正有恃无恐,敢让潘桂云去调取监控的主要原因

    潘桂云深深的皱着眉头,沉默片刻,他道“陈六合,哪里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这个你就不应该问我了。”陈六合无奈的摊了摊手,旋即又道“潘局,我怎么感觉你有点偏袒东方家的意思”

    “不管监控是否有误,但有一点是事实,你们并没有找到我任何的作案证据和痕迹,凭什么就要抓着我不放难不成非得让我认下这莫无须有的罪名,你们才高兴了”陈六合脸色严肃的质问道。

    潘桂云一楞,旋即气得差点没拿桌上的文件砸在陈六合身上,道“陈六合,我到底偏袒过谁,你心里没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