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仙女:大人强娶的美娇妻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415章 藏宝

    虽然不明白到底藏了什么乾坤,但是也听懂了主子说自己弄拙反巧的意思。

    采青微微惊喜,摸了摸眼角,把多余的泪水擦没。

    喜阳摇摇头,将手里故意弄湿透的书慢慢刮下。

    里头居然真的显现出东西。

    喜阳小心的剥开上一层,这些好歹是父亲的遗物,能保存多少就多少。

    她想。

    采青惊讶的看着主子像变戏法一般,将里头的棕色树皮一样的东西取出来。

    “牛皮书。”

    喜阳有些哑然。将其急急忙忙取出来。

    大概是兴奋又有些忐忑不安。

    她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在坐下来,深呼吸了下,将其摊开。

    采青退到边上。

    一脸巴巴地望着她。

    希望主子能得到自己所想要的。

    喜阳将其对着窗棂照射进来的光,这牛皮薄而实。

    且上面的字迹经过一些年份,看起来有些模糊了。但是这并不妨碍自己阅读和观看。

    这是父亲的字迹没错。

    不知用的是什么法子写下来的。

    “喜阳,我的女儿,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你爹我已经不在人世。当然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看到这封信,父亲希望你的人生喜乐安康,无忧无虑。

    能快活,能幸福。

    父亲占卜过你的姻缘,你的姻缘很极端,若是好会非常好,若是坏会极坏。

    所以父亲因缘际会下救了狄家老爷,他与父亲性情投缘,所以主动提及要成为儿女亲家。这世道命运和气运最是琢磨不透。那个孩子我见过,是个心性不错的坚韧之人。

    无论他看在你父亲救命之恩的份上,还是他能对你上心,这结果都必然是极好的。

    只是有一点,你需要谨记,不要去接触璇玑宫。也不要记恨你母亲。

    我们一切都是为了你。爱你。我的女儿。“

    喜阳捂着眼,泪流满面。

    采青怔怔的看着主子的举动,有些无措。

    赶忙上前安抚。

    “主子……”

    喜阳嘤嘤流泪。

    “爹,我好想你。”

    喜阳眼神通红。

    采青也跟着心情低落。

    “主子,你别这样,老爷在天之灵,一定也会心痛的。”

    喜阳抹了抹眼泪。“你说的是,我应该好好的,这样他也会开心的。”

    她妥善的收起牛皮,像珍宝一样小心翼翼。

    “没想到父亲居然还给我留了遗言。”

    那上辈子被偷走的书,遗落去了何方……

    自己居然也没看到。

    真是该死!

    喜阳悲伤满面。

    采青看着她,心想主子需要人开导和安抚吧……

    她默默的出去。

    狄君阳来的时候,喜阳趴在桌子上。

    似乎是哭累了又不小心睡过去。

    狄君阳已经听到采青说的来龙去脉。

    虽然不知里头写了什么,也足以说明她思虑过重。

    “傻丫头。有我在,把事都交给我。我会帮你的。”

    狄君阳摸了摸她头顶,目光渐渐深起来。

    喜阳感觉头上有人。

    下意识挣扎了下。

    从桌子上抬起头。

    睁开惺忪的睡眼。

    眼眶还红红的。看起来十分疲累。

    “你回来了?”

    外头天色和刚刚看起来没什么不同。

    看起来并没过去多久。

    “你怎么……”

    喜阳忽然想起自己刚刚就没见过采青了,忍不住哦了一声,后知后觉点头。“采青去喊你的?这丫头,愈发无法无天了。”

    知道她是说笑,狄君阳也没去故意抠字眼。

    “我听说你父亲留下的遗言,被你找到了?”

    “恩。”

    喜阳抬手将牛皮从怀里掏出来。

    “你看。就这个。”

    狄君阳挑了下眉头,接过去。

    翻来覆去。确实只有那些浅白的话语。

    “你父亲我虽然未曾接触但是听天师说过他寥寥数语,倘若你父亲真想给你留遗言,只会是这短短几句吗?”

    喜阳愕然。

    她刚刚也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悲伤袭来,浓重的愁绪让她暂时无法理性思考。

    狄君阳相比自己,自然更能看清局势。

    喜阳愕然的看着他,“这么说有哪里不对?”

    狄君阳摇摇头,翻来覆去,牛皮依然还是那份牛皮。

    “我猜你父亲若真想只留给你这几句话,不一定非要用这般珍贵的牛皮书写。这说是牛皮,但是其实水火不侵,想来是不能被毁坏的。

    也许你父亲还给你留下了什么秘密,只是你暂时看不出来罢了。

    你要不要看看,也许你可以察觉些什么。”

    狄君阳将手里的东西还回去。

    狄君阳微微疑惑。

    喜阳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狄君阳让自己找什么。

    毕竟这块牛皮,他也看到了,上头除了那些浅白的话,也没什么了。

    但是他说的好似也不无道理。

    也许自己遗漏掉什么了。

    喜阳细细摩擦着牛皮,看起来手感也有点柔软。

    薄薄的,不然也不至于夹藏在手稿里,一无所知。

    这里头还能再变出东西吗?

    大抵是不可能的了。

    “你知道璇玑宫这些年除了隐世还有一点就是在不断的找寻你母亲的下落。你母亲好像生完你,发生了些什么事,导致她逃离而去,璇玑宫那不仅找不到她,就连你父亲可能也找不到。我猜你年少之时,你父亲总是时不时外出两三个月,一定是为了找你母亲。”

    喜阳茫然。她手捏着牛皮,不知狄君阳怎么忽然提起这个。

    “你可知璇玑宫为何有圣女,为何会突然销声匿迹,又为何忽然冒出水来。”

    喜阳摇头,“我对它一无所知,并没刻意探查过什么。”

    “传闻说璇玑宫是前朝设立的门派,是为了监视江湖,也是为了保护朝廷。不过这个消息并没考据,但是有一点很奇怪,前朝灭亡之后,所有收储的奇珍异宝都不翼而飞,有人说是被璇玑宫带走了。但是这么大一笔财富,不可能瞬间消失无影无踪,它们只可能是被藏在哪个地方,且这个地方可能只有璇玑宫的圣女可以感觉到。”

    喜阳愕然,这怎么越说越夸张了。

    “你说的这个,总不能我手上就是藏宝图吧?”

    喜阳哭笑不得。

    狄君阳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猜你父亲一定不止给你留下这些话才对。”

    喜阳静下心,皱着眉,注视着手里的这份牛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