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习大记者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留一手

    本来那其实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苗婆婆这个幕后黑手已经被抓到了,那这个事情就算结束了。

    虽然苗婆婆,可能不愿意认罪,但是呢,事实面前呢,她也没有办法抵赖。

    其实像他这种情况抵赖不抵赖的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毕竟还有一个星期的寿命,而且会是在渐冻人这样一个过程中死去。

    这个时候苗婆婆看了一眼师弟,心里面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最后却叹息了一声说:“师傅以前说过你,这个人的心术不正,所以说呢,才没有传给你真本事,果然现在看起来就是如此呀,其实当初,是否应该把你逐出师门,根本不应该承受你任何的本事的,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落到现在的地步。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是的,你这个人啊,不管怎么说都是走了弯路,不可能达到巫师的最高境界了你,这一辈子都别想。”

    宋先生的毫无犹豫露出凶残狠毒的目光说:“师姐你还用这样的话忽悠我吗?

    这种马后炮你认为有意思吗?是否会传授真正的本事给我?不可能。师傅倒是说会传授真正的本事给你,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在我看起来,师傅就根本没有把我当弟至于说考验我考验之后再传授我真本事,这种事情也只有,你和师弟会相信,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再说了那么些年我在师门的贡献也算不小了。

    师门的开销里面35都是我弄到手的,至少是35,甚至45也不一定,但是最后你看一看我能够得到什么呢,一句话就是因为我的天赋不够,你们就不让我修炼了。

    这种事情呢,你认为我会有一场公平嘛,根本就是不公平的。所以说你们也不要说什么考验我之后,再承受我真本事这种话呢,我根本不会相信我,相信的就是我自己,我认为只有我自己争取到的,才是最好的,靠天靠地靠父母,不算是好汉。”

    你们都是靠着师傅,我没有,我都是靠着自己,所以说呢,我现在报仇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你们先对不起我的,不过现在和你争论这个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事实上证明我确实是对的,高科技和务实结合起来呢,还是比较厉害的,不然的话现在死了肯定就是我,而不是你自己的,本命蛊虫那是相当厉害的,这一点我很清楚。

    我不能够给你释放出来本命蛊虫的机会,所以说呢,现在呢,我其实本来是想杀掉你的,对一开始我曾经是有那么一个打算,但是后来我想到了你的本名蛊虫并没有死亡呀。

    我不会给你放出来本命蛊虫的机会的。

    因为那其实在我心里是非常清楚,只要我给你那个机会的话,那我肯定是死路一条,但是呢,我又要把你给制服,不能让你出手,只有用这种手段了。

    事实上证明我没有直接的下杀手也是因为你的蛊虫的一个原因,你的骨头如果你立刻死亡的话,那么他就会化身为报仇的人,谁擦掉因你的补充,到时候肯定会不死不休的去追杀那个人。

    说实话没有你指挥你的蛊虫是不那么可怕的,但是呢,现在想一小时后,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我可不愿意有一个蛊虫惦记我,虽说现在我不杀你,如果你自己自然死亡的话,那到时候你的蛊虫就会把你身上的精血给吸干。

    这就是蛊虫反噬。虽说你现在没有,是那种感谢你的蛊虫吧。”

    这个时候那苗婆婆有些不甘心,但是也是有些无奈的笑呵呵的说:“这就对了,这才是我认识的师弟心狠手辣,绝对不会给别人任何的机会的。

    算了,反正是早晚都是死于其说,到最后躺在床上死不如现在就死了。我怎么样也不可能让你称心如意的,趁着现在我还能动,倒是说自己了解自己的信任,这一点我还是能做到的。”

    说完呢,我自己的服下了一颗药丸,漆黑的药丸,闻上去有一种龙延香的香味儿。

    越是毒药难,香味越是浓烈,越是那种能够治病救人的药,大部分都是非常的,苦涩的良药苦口,如果主要弄的跟化粪池一样,那这种毒药能够毒死谁呀?

    所以说呢,不要绝对是练字需要非常用心才行的,色香味俱全那是最好了。

    苗婆婆这颗毒药很显然就是非常厉害的那种毒药,shā're:n于无形,而且是让人能够很快乐的死去,这个时候姚婆婆很是得意的说,我知道你对你门,有很大的怨恨。

    而且你很想让师傅夸奖一句,证明你对他是否错了,但是师傅死了这一点,你永远也不可能达到目的了,而现在呢,你就想让我认个错,认为我错了,你做的是对的,你不是背叛师门,你只是寻找更加强大的力量而已。

    但是我告诉你你就是错了,你就是背叛师门,你就是叛徒一个,这一点毋庸置疑,就像现在师门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就算我死了,你也错了。

    你也是叛徒,你永远不可能重新回到师门,因为我死了之后,就没有失眠了,所以说让你这个错误就会带着一辈子,被你带到坟墓里面,你一辈子都无法洗脱师门叛徒这样的一个罪名。

    其实你没有马上杀掉我,应该是让我生活在痛苦之中,然后呢,在这一个星期之内想方设法的让我原谅你,让我把你给重新的收回师门当中来,但是这一点你想都不用想,我宁愿死了也是不会这样做的。

    所以说,在这个问题上面还是我赢了,我炼制的毒药把我自己给杀了,而不是你杀了我,你认为我会在这一个星期之中受尽苦难受尽折磨,但是,你有没有想到过我们是做什么的,我们是巫师,我们有的是shā're:n的手段。

    你炼制的毒药有没有办法抢救过来我不知道,但是呢,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我炼制的毒药,没有人能够抢救得过来,就向师傅傅盛,那也不可能把我给抢救过来,就更别说你这种二把刀了,你更没有资格抢救我。

    所以呢,我是必死无疑,而且呢,我随时都会有可能死亡,现在我强撑着跟你说这几句话,就是想告诉你你错了,你背叛师门就是错了,你就是叛徒,你这个叛徒一辈子都不可能改变得了叛徒的身份。

    我就算死了也永远不会原谅你,而且呢,我会死在自己的毒药的手上,而不是死在你的手里面,我自己的毒药你也没有办法把我给抢救过来,所以说呢,在这个问题上面还是我赢了。

    还是师姐我技高一筹,我承认科技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但是呢,有时候巫师的手段还是科技的力量无法改变的。

    建设总不如破坏来得更容易些,这一点你应该清楚谁说那巫师就是搞破坏的,你偏要去搞建造,那你是背道而驰,所以说呢,你注定会失败的。还有一点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我死了,你们就能够安心的做你的唐人街教父了,你就能够得到胜利是不是?

    实话告诉你,这一次虽然我死了,那不过是因为,我没有涉及到你的狠毒而已,并不是说你一定彻底的赢了,我死了之后呢,你们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我告诉你,我来的时候呢,已经用了八方丹,把泰国最厉害的毒贩,坤泰的儿子鲨鱼给干掉了。

    你以为把我给杀掉,你就能够万事大吉吗?东南亚所有的巫师都知道,大风,但是我们师门的独门丹药,而现在呢,我们师门就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你,那你说我死了之后,别人会认为是什么人吧,坤泰的儿子给干掉的呢,坤泰可是只有鲨鱼这一个儿子。

    想一想现在鲨鱼死了,而我也是死了,所以说那昆泰就肯定能够查到,你是我们是最后一个人了,所以说呢,这个事情绝对和你有关系。到时候呢,你就等着昆泰对你的报复吧。

    那可是一个心狠手辣,而且拥有私人武装的人,他想杀一个人在泰国呢,除非你躲到皇宫里面,不然的话你就死定了,而你那是绝对得不到皇宫里面的,因为那皇宫里面根本不是你这种江湖中人能够进去的,所以说让你绝对死路一条。

    师弟我告诉你,老娘我活了那么多年,在江湖上也不是白混的,在来之前那我就想过,如果我死在你的手里会有什么下场,左右不过是一个死而已,我根本不在乎,活了那么多年我也是活够了。

    现在的师门里面,就剩下你一个人了,所以说你就是shā're:n凶手,不是也是,这个还多亏了你没能够把火树银花这两个人给废掉,他们两个既然是废物的话,那这个时候昆泰就绝对不会去找他们两个人的麻烦。

    坤泰也是江湖中的一个大佬了,他的儿子被杀了,如果被两个废物杀掉的话,那昆泰的面子还要不要呢?所以说他的儿子杀鱼的事绝对是你这个唐人街的教父干的。”

    如果鲨鱼真的是死在八方丹之下的话,那苗婆婆死亡,火树银花废掉,到最后昆泰肯定是会和宋先生做过一场才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