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神话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真假难辨

    血玲珑只身来到寒山观门前,道玄真人早已感受到她的气息,便用去山中采药的理由将灵踪子和莫扶摇二人支开,他独自留在道观里,等待着血玲珑的到来。

    “哎,该来的总会来啊~”道玄真人推开道观的门,抻了个懒腰,一脸嬉笑的看着血玲珑,露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老道士,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为何阻碍我行事?”血玲珑没有立即出手,而是与道玄真人讲起了道理,看起来对道玄真人还有所顾忌,不敢轻易出手。

    道玄真人没有说话,与血玲珑对视着,气氛凝重了下来。

    莫扶摇和灵踪子一大早就被道玄真人叫醒,吩咐他们在山里采药。莫扶摇现在身穿着道袍,打扮得也像个道士,他还给自己起了个道号叫做纯阳子。

    二人在山里采药用了大约半个时辰,等回到道观的时候发现门前竟然多了一尊石像。

    莫扶摇仔细的看了石像一眼,发现竟是血玲珑的模样。

    灵踪子仔细的观摩着这尊石像,上下打量着。这时候道玄真人从道观里走了出来,见到莫扶摇二人,呵呵一笑,说道:“你们回来了,今日这血玲珑上门挑衅,被我降服给化成了石像,从今以后彼岸城就安稳了。”

    灵踪子高呼一声,大赞一声师傅宝刀未老。而莫扶摇却是沉默起来,他不认为血玲珑会这么容易被收服。

    “难不成在彼岸城里杀人的不止血玲珑一人?”莫扶摇心中充满了疑惑。他站在石像面前,面露不解,觉得这其中一定有端倪。

    在石像前驻足了一会儿后莫扶摇走到道玄真人面前,疑惑道:“道长,这尊石像你打算如何处理?”

    道玄真人淡淡的说道:“就让它立于寒山观的门前,以作警告。因为血玲珑的法力极强,如今被我所收服,那些其他蠢蠢欲动的妖孽们便不敢放肆了。”

    听了道玄真人所说的这句话后。莫扶摇与灵踪子都不约而同的看了道玄真人一眼,似乎都发现了什么。

    道玄真人哈哈一笑,对二人说道:“把草药拿进来吧,别在这里傻站着了。”

    莫扶摇和灵踪子拿着装着草药的竹筐走进了道观,在经过道玄真人身边的时候莫扶摇还特意用鼻子嗅了一下,味道如初,还是充满酸臭。

    他皱了皱眉,没有停下脚步,跟随着灵踪子进入了道观中。

    住在道观的这几天,莫扶摇几乎是成为了这里的佣人。每天砍柴挑水做饭,这些活他全干。虽然做的饭很难吃,但也比饿着强,三人都能勉强的吃下去。

    道玄真人每天上午都会带着徒弟灵踪子一起钻研道法,有的时候会钻研一整天,连吃饭都忘掉了。

    今日,道玄真人还像往常一样叫上灵踪子,一起在道观里研究道术。而莫扶摇则在院子里清扫着树叶。

    莫扶摇一边清扫着院子一边思考着,经过这几日的接触,知道道玄真人对于妖异之物都是只降不收,而今日道玄真人竟然将血玲珑化为的石像立在了道观前,这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而且道玄真人也曾提起血玲珑的实力不在他之下,今日怎么会如此轻易的降服了血玲珑呢?

    莫扶摇和灵踪子都有这个疑惑,二人也猜想此时的道玄真人乃是血玲珑所变化的。

    但是二人偷偷的观察了道玄真人一番,发现他还和以往一样,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身上仍然有一股很大的汗臭味。

    莫扶摇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所以然,便不去思考,顺其自然。

    中午的时候,莫扶摇做好了午饭,道玄真人与灵踪子师徒二人准时的出现在饭桌前。

    吃饭的时候,莫扶摇发现灵踪子的眼神有些凝重,似乎是有什么心事。

    快吃完的时候,灵踪子将饭碗放在桌子上,对莫扶摇说道:“师傅让我明日去彼岸城安慰那些乞丐,并将血玲珑被收服的事情告诉他们,劝导他们别再杀人作恶。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前去,不然我独自一人实在是无聊。”

    莫扶摇听得出灵踪子是不放心自己留在道观里,这说明灵踪子对此时的道玄真人仍有怀疑。

    但是还没等莫扶摇开口说话,道玄真人便抢先说道:“这几天让莫扶摇陪我留在道观里,否则被那些乞丐发现会对他不利,他没有法力,你也不能一直保护他。”

    灵踪子皱了皱眉,沉声说道:“徒儿听从师傅的安排。”

    吃完饭后,灵踪子单独找上莫扶摇。

    莫扶摇看着一脸沉重的灵踪子,说道:“你也怀疑现在的道玄真人是假的?”

    灵踪子说道:“我也不是很确定,刚才我在他面前刻意提出带你前去彼岸城,就是为了印证我心中的猜想。”

    “你印证出了什么?”莫扶摇问道。

    灵踪子冷哼一声,说道:“我现在完全可以肯定,就算现在师傅不是假的,但也有问题。因为平时师傅讲究一切随缘,他不会去刻意阻止某些事情。”

    莫扶摇点了点头,说道:“今天血玲珑突然被降服的确很突然,既然你发现道长现在有问题,你打算怎么做?”

    灵踪子与莫扶摇靠近了一些,小声说道:“我打算在寒山附近藏起来,假装前往彼岸城,在暗中保护你,也借此机会观察我师父。”

    “你就不怕他发现你?”莫扶摇问道。

    灵踪子说道:“如果他还是我师傅,就算是发现我也就是对我进行简单的惩罚,如果他是其他妖孽冒充的,那我正好可以和他撕破脸,将他降服,并问出师傅的下落。”

    莫扶摇说道:“现在的道玄真人就算是冒充的,但也不是血玲珑,因为凭血玲珑的实力没必要欺骗我们,直接就把我们杀了。”

    二人交谈了片刻后便分开了,不久后道玄真人便带着灵踪子走到道观门前,目送着灵踪子离开了道观,向着山下走去。

    莫扶摇站在院子中看着道玄真人的背影,做好了必要的防备。但是他依然没有解开自己的法力,打算以一个平凡人的身份将这件事情彻底查清。这也是他对自己的历练,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虽然在这孤门世界堪称无敌,但是将来离开孤门进入诸天万界后,他的实力在那些大能的眼中以及渺小无比。

    所以他想磨练自己的心志和头脑,古墨上仙游遍寰宇是为了增加自己对诸天世界的见识,而莫扶摇此时入世而为,就是为了磨练自己的心志。

    所谓修行,亦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