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320章有人欺负安情?

    我看着手中的企划书和签约合同,又看了看上面环宇集团的章,知道,三千万的资金已经是囊中之物了,虽然我很不屑和李文斌签约,但是,我不会跟钱过意不去,因为只有我有了钱,有了实力,才能让更多的人看重我。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

    而你李文斌,今天的不屑和小觑,将会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失误,我会用这你毫不起眼的三千万,将你彻底打败。

    “涛哥,刚才他在你耳边说啥了,我看你脸色好像不是很好。”米菓帮我收拾东西,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

    郑绍辉在我耳边低语,安情好奇。

    李文斌在我耳边低语,米菓好奇。

    这世上好奇的事情太多了,而他们的低语,有的有秘密,有的,只是一句问候。

    我不想说,因为有些话,她们知道了反而不好。

    “打道回府,今天晚上公司举办聚会。”我立马打了个电话给覃川,没想到这小子怎么也不接电话,似乎在忙。

    吕秀才听到了我的消息更是在那边高兴的跳了起来,“我他妈就说我的企划案靠谱吧,沈涛,你好好说说,这次我能拿多少分成,几百万该有吧。”

    “去你丫儿蛋的,你又不是销售部的,还想要分成!”

    “我靠,你也太黑心了吧,你居然想独吃?”

    “吃你大爷啊,这钱是留着以后公司扩大规模的。对了晚上举办庆功宴,和员工们都说一下,而且以后员工餐每餐都加鸡腿!”

    “漂亮!”吕秀才那边挂了电话,估计比我都兴奋。

    回到公司的时候,安情居然已经在我的办公室里等着我了,她的模样似乎有些憔悴,还有人楚楚可怜。

    看上去,似乎是受了什么委屈了。

    见到跟在我身后的米菓,她万分的惊讶。

    “这,这是我的哪个好妹妹呀,你咋在这里啊。”安情惊讶的合不拢嘴。

    米菓扬了扬眉毛,“怎么样,我现在可是涛哥的私人秘书了,看不出来吧,嫉妒吧。”我知道她和安情之间是好朋友关系,甚至就连当初租米菓这写字楼的时候都是由安情给介绍的,所以也不意外她们只见这有些酸楚的对话。

    朋友之间偶尔的对酸几下,还是正常的。

    安情不住的点点头,旋即又冲着我挑了挑眉,“泡上了?”

    “去你的。”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安姐,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刮来的。”

    看着米菓回办公室放东西了,我又对着安情问了一句。

    安情摇了摇头,又恢复到那种楚楚可怜的模样,“哎,你姐姐我昨晚差点被人给欺负了。”说着话,她慢慢的把昨晚天晚上在酒吧里一个人喝闷酒,然后包括有人调戏她之类的话都给说了一遍。

    我看她说的这么委屈,又让米菓给她倒了一杯咖啡。

    “怎么,所以你是找我来诉苦来了?”

    她摇了摇头,但是我知道肯定不止这些。

    “今天晚上你跟我去,替我削他一顿。”

    “我也去。”米菓一听安情这么说,连忙把插了一句。

    “哼,小秘书跟去干嘛,我们大人有大人的事情。”安情这玩笑可把米菓开毛了。

    “谁是小孩谁是大人,我不就比你们小几岁吗?能不能不要一直把我当孩子,而且,而且我跟涛哥都快要结婚了。”

    “噗!”安情刚要喝到嘴里的咖啡瞬间喷了出来,她的脸上写满了吃惊和不可思议,然后用一种极其怀疑的目光盯着我,似乎在向我询问一样,这丫头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没有摇头,但也没有点头,我承认我和米菓之间有关系,但是我没想过我们会结婚。

    “你,你可真是禽兽啊,这种小女孩你也下得去手?”安情眼中似乎还有淡淡的恨意,“我还以为你是多么专情的人呢,没想到也是一个色坯子!”

    我黑着脸,要米菓不说不说,她还是口无遮拦的说了出来,现在好了,安情已经从心里把我定义为色鬼了。

    其实我也不算色鬼好吗,只是那天我,算了,见色起意好了。

    正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我想我现在就算是被那把刀给架在脖子上了,而且稍稍不留神恐怕会被捅上一刀。

    “得了安姐,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我实在是不想提这个话题。

    安情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她大口大口的喝着咖啡,看了看米菓,又看了看我。最后露出来一副极其无奈的表情。

    “那晚上我们就一起去吧,不过我可事先打预防针啊,你这可是替我去出头的,要是那家伙要对我和米菓同时出手的话,你可得先救我,因为你这是替我去的。”安情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愿意让米菓去,毕竟多去一个女孩子就多一份危险。

    可是米菓却完全不在意,“怎么了安姐,你还不知道我吗,我可是当年的酒吧大姐大,只是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去了而已,你说哪个酒吧,没有我认识的小弟,我跟你姓。”

    说到这里,我都差点忘了米菓是干啥的了。

    她以前在读书的时候成天浪迹酒吧夜场,而且还有钱,手下的小弟肯定是有的。毕竟想要在酒吧里玩,首先得有钱。而米菓,就是最大的金主。

    她说这话的目的,完全就是为了让我和安情放心,她去的话完全不会成为我们的负担,相反,还会对我们有所帮助。

    “好,那今天晚上我来接你。”说着话,安情就要起身走了。

    我也跟着站起身来,就要送她出去,米菓似乎怕我和安情怎么样,也跟着走了过来。

    安情没好气的白了米菓一样,“看你那紧张的样子,我可不是那种狐狸精,你放心好了。”

    “哼。”米菓撇过头去。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对着安情说了一句,“公司的事情,谢谢你了。”

    安情愣了一会儿,立马也是想到了什么,“我实话告诉你吧,你们公司的负面新闻不是我搞定的,我可没有那个能力。”她又转了转眼睛,“你要谢谢我也是合理的,毕竟,我可是出了很大力气的,而且没有我你也肯定没法成。”

    “那是自然。”安情说的没错,如果她不愿意带我去夏云的婚礼,我自然是没有办法见到郑绍辉的。

    看着安情开车离开,我的目光忽然注意到了一辆路虎上面。

    米菓也注意到了,她拍着我的肩膀,“看,涛哥,就是这辆车,早上拦我们的。”

    我皱了皱眉头,看着这车跟着安情离开,我的脑海中已经开始有些意外了。这车上到底是谁,开始我还以为是李文斌的人,但是现在看来,这怎么又跟安情扯上关系了,这辆路虎是跟着安情的还是就是安情的人?他们之间是有关系还是安情并不知情,我想打个电话跟安情说一声,可是又怕会打草惊蛇,最后想了想什么也没说。

    “米菓,咱们就当做没看见好了。”

    “哦。”她还是比较听我话的应了一声。

    眼看着时间也已经渐渐靠近傍晚,我让吕秀才让员工们都停下手里的活。因为我已经在附近的酒店订了一个大包厢人,让他带着他们好好的去吃一顿。这些家伙听了这个消息本来就高兴,这会儿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了。

    我的心中不禁也有些感概,以前自己的老板总是给我们灌输那种口头上的理念,甚至想要给我们洗脑,谈理想,却从来不跟我们谈钱,不跟我们谈待遇,空谈价值。哎,要是自己当初能遇到我这样的老板,恐怕我也不会辞职辞的那么干脆了。

    尤其是这次有了人三千万的投资,一方面公司的员工薪资不用愁了,而且也不会再担心出现此类一旦出现负面新闻公司恐怕就要瘫痪的境况了。因为有了钱,就等于有了更好的公关去处理形象问题,更等于就算没有卖出一台电脑,也可以正常运营。也就是说,这三千万给了我们充足的流动资金。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