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两百三十三章车祸

    从进到我们办公室开始,刘鸿山很少说话,一直由安情主导着,他只是在旁静静地听而已。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

    就连现在他突然茅塞顿开想通了什么,也是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看我们聊天。

    安情听到我不会降条件的话之后,眉头皱了起来,定定了我片刻后才说道:“沈涛,我尊重你们的想法,也理解你们的要求,但我从一个投资人的角度来看,这个要价确实太高了。”

    “或者,你还有什么我所不知道的没有写在商业计划书里?”

    我坦然地笑着摇摇头:“没有了,我们云川网络的明细规划,全部都写在那份东西上了。”

    “安姐。”覃川接过话,“今天我们才初次见面,想必你接触我们这个项目也没多久吧,或许可以再花点时间再深入了解一下项目,到时候我们再谈嘛。”

    “是啊是啊,我们再好好考虑考虑,还可以再谈。”很少开口的刘鸿山也笑呵呵地说道。

    安情依然皱着眉头,想了想,便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你们可以让我参与公司管理的话,我可以接受其他条件,给你们投两百万,拿百分之十的股份。”

    听到安情的话,刘鸿山一怔,显然是没料到她会这么做出决定。

    一般来说,很多天使投资人都不会直接参与公司的管理,安情想要参与公司管理,无非是因为信不过我和覃川而已,怕我们能力不足,把这项目给搞砸了。

    或许她很有能力,毕竟是在华尔街待过几年的人,但不论是我,还是覃川,绝不会让玩资本的人来操控公司。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她之所以能说出这些话,可以看出她非常看好云川这个项目。

    否则,她怎么会想到要参与云川的管理,毕竟她还管着一个投资机构,精力有限,不可能分得出那么多精力开管云川的事。

    除非她觉得云川非常重要,甚至比她创立的投资机构还重要。

    而且,她能接受两千万的价格,足以证明她非常看好这个项目。

    看来,她是打算要投资的,只是在谈条件,尽量多争取些利益而已。

    想到这,我微笑着摇摇头,淡淡地说:“安姐,抱歉,我们不同意投资人参与管理,只能在发展方向上提出要求,这是我们的底线。毕竟这个项目是我和覃川创立的,没人能比我们更熟悉。”

    覃川也点点头:“没错,如果投资人要参与管理,我们宁愿不要投资。”

    听到这,安情两片樱红的嘴唇抿得紧紧的,定定看着我,眉头拧得更厉害了,不过她保养得很好,皮肤紧凑有弹性,并没有拧出皱纹。

    忽然间我觉得,如果有这个成熟漂亮的女人做同事,每天在办公室里讨论工作,其实也挺好的。

    就像当初在宇飞,和夏云在办公室是多么的好。

    但,这只是忽然间的荒诞想法而已,我不会因为美色影响事业。

    安情没有开口,我和覃川也没有说话,气氛突然间有些尴尬。

    片刻后,刘鸿山打着哈哈说:“大家再好好考虑考虑,都谈到这份上了,大家都冷静下来仔细考虑,我和安情也要回去做些市场调查,项目分析等等,我们下次再谈。”

    他的话刚说完,安情那对紧蹙的柳眉便舒展开来,眼睛突然笑得弯弯的,又恢复了之前的开朗大方,笑着说:“那我们今天就先谈到这吧,我回去好好考虑考虑,最迟三天之内,一定会约两位再认真谈一谈。”

    说完,她便率先站了起来,一旁的刘鸿山也跟着笑呵呵地站起来。

    看她们要走,我和覃川没有挽留,毕竟人家还要好好分析这个项目。

    把她们送到公司大门外,我和覃川返回我的办公室刚坐下,就看到吕秀才走了进来。

    “谈的怎么样?”吕秀才一脸希冀地问道。

    我示意他坐下,一边说:“差不多了,那女的应该会投。”

    吕秀才听后笑成一朵花,兴奋地在我肩膀拍了拍:“好,太好了。”

    “这投资人的还不错,漂亮熟女,啧啧。”覃川在旁一脸回味地摇头晃脑,接着又问:“阿涛,你猜她结婚没有?”

    “我怎么知道。”

    “肯定没结!”

    我刚想问他凭什么肯定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出一看,是方菲打过来的。

    回南宁之后,除了上次五个人小聚之外,方菲并没有主动找过我,也就是在微信上关心地问我几句而已,今天不知为什么就突然打给我了。

    接通电话,打过招呼,就听她焦急地问:“沈涛,覃川跟你在一起吗?”

    “怎么了?”

    “江凝被车撞了。”

    我不由一惊:“什么?”

    “她刚才过马路被车撞了,伤到了腿,现在正在医院呢。”

    “严重吗?”

    “刚刚做了CT,还没出结果,但她现在走不了路,痛得都哭了。”

    “在哪个医院?我们马上过去。”

    “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

    挂掉电话,抬头看向覃川的时候,发现他正皱着眉头,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江凝被车撞伤了腿,现在在第一人民医院。”我认真对对他说。

    他两眼蓦地一凝,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站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我没多说什么,起身就跟着他出去,吕秀才楞了一下之后,也急急忙忙跟了上来。

    覃川太在乎江凝,哪怕现在已经分手了。

    他们在一起那么多年,还是从青涩年代就在一起,无论如何也忘不掉那纯真的爱情,也放不下那个人。

    我们三人来到医院的时候,江凝正闭眼躺在临时病房的床上,嘴唇发白,一动也不动,腿和手上都有几道明显的擦痕,尤其是裸露在裙子外的左腿,膝盖破了一大块皮,还都没有上药。

    方菲就坐在旁边,紧紧握着她的手,一脸担忧。

    覃川飞快地跑到病床前,焦急地问方菲:“怎么样了?伤得严重吗?”

    “结果出来了,右边小腿骨折。”

    这时,躺在病床上的江凝睁开了眼,定定看着覃川。

    “痛吗?”覃川心疼地问道。

    “嗯……”江凝轻轻地点头,又一咬嘴唇,眼圈一红,竟突然哭了。

    覃川怔怔地看着她,片刻后,忍不住伸手轻轻地擦拭她眼角的泪水。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