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两百二十九章为什么分手?

    我本以为,可能再也不能见到夏云了,或者只能在背后远远地看着她,绝没想过会像今天这样,站在她面前,怔怔地望着她。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

    她还是那么美,但好像她消瘦了一些,才短短几天而已。

    她也看到了我,同样怔住了,眼神很复杂,五味杂陈般看不清究竟是什么。

    “阿涛,你来啦……”刘鸿山看到我,热情地打了个招呼,但很快又打住话,疑惑地看了看我和夏云。

    夏云是我老上司,刘鸿山是知道的,但他并不知道我和夏云曾经谈过两天的恋爱,如今,他看出了我们的眼神和表情都很奇怪。

    我回过神来,急忙转过头跟刘鸿山打了声招呼,又回头对夏云礼貌地说:“你好,夏总,好久不见。”

    “你好,确实好久不见。”夏云也恢复了常态,脸上露出职业性的迷人笑容,朝我礼貌地点点头。

    其实,我们并没有很久不见,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而已。

    但对于我来说,这一个多星期极其漫长,像是已经耗尽了青春岁月一般。

    办公室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我见过,那是夏云刚换不久的秘书,如今跟着她一起出差来了。

    并没有看到其他业务员,看来程人杰被调到其他区,我又被开除之后,这广西区的业务就暂时由夏云亲自负责了。

    我和那秘书也点点头打了声招呼,刘鸿山便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沙发示意:“来,阿涛,坐下喝杯茶先。”

    “谢谢刘总了。”我歉然地笑了笑,说:“抱歉,冒冒失失地闯进来,真是不好意思,刘总你和夏总先聊,我就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一会刘总有空了我再过来。”

    “这……”刘鸿山有些愧疚地看着我,但也没有开口挽留,毕竟他和夏云正在谈业务上的事,我已经不是宇飞的员工了,确实不方便在场。

    夏云转过头来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中好像有一丝丝的落寞。

    我歉然地对她笑笑,然后转身朝外走去。

    前几天我在雨中等待,在她小区门口等待,费尽苦心想要见到她,如今见到了,我却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

    向她解释被下药的事?请她原谅我?恳求她和我复合?

    现在已经没必要了,她肯定已经知道我和方菲是被下了药,但她还是跟我分手了,可见被下药是真是假并不重要,

    解释已经起不了任何作用,只有钱才能替我扫除和她之间的障碍。

    她来南宁找刘鸿山,肯定是为了业务上的事,但我不明白,她现在还需要在宇飞努力证明自己吗?

    郑绍辉没有把股份传给她,让她直接进入环宇集团董事会吗?

    和我提分手的时候,她说了句“对不起”,可见她并不是因为我和方菲的事而分手,而是另有其因。

    最大的可能就是,郑绍辉得知我和方菲的事之后,十分不满,加上郑伊莲等人煽风点火,最终郑绍辉不让夏云和我在一起,以环宇集团的股份为要挟。

    郑绍辉曾经对我说,在他死之前会解决一些事情,其中就包括夏云父母的事,由此看来,他甚至会拿这件事要挟夏云。

    照理说,夏云和我分手了,郑绍辉就会给她环宇集团的股份,而她也不用在宇飞奋斗了。

    可是现在她就是刘鸿山的办公室,为了销售而出差。

    按照宇飞的要求,业务员是要常驻在销售区域的,就像当初程人杰在南宁一呆就是大半个月,如今夏云亲自管广西的业务,她虽然不会像程人杰那样呆那么久,但也肯定会待几天。

    出差跑销售这种事对女人来说,既辛苦又不安全,这种事不该由她来做。

    而且,我离开宇飞之后,那套营销方案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否定,到时候夏云的工作将会更难,想要把宇飞一体机卖到全国前三的希望很渺茫。

    想到这,我不由地为夏云感到心痛,但又无能为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之后,便默默地来到写字楼的楼梯间,拿出香烟点燃。

    无论如何,我还是会在背后默默地支持她,尽自己的最大能力帮助她,只要她还在宇飞一天,云川网络的首推电脑就肯定是宇飞一体机。

    希望这次能顺利融到第一笔投资,这样的话就能迅速拓展其他区域的业务,宇飞的一体机销量也会跟着上来。

    我在楼梯间等了大半个小时,一连抽了三根烟后,终于接到刘鸿山打来的电话,他先是连连道歉,然后说夏云已经离开了,让我现在就过去。

    我踩灭地上的烟头,拉开防火门走进通道,却发现夏云和她的秘书正沿着通道从正面走来。

    不由自主地,我和她同时停住了脚步,但很快又迈步继续朝前面走。

    既然有缘相遇,又何必刻意避开对方呢?

    很快,我们的距离拉近,我保持着礼貌的微笑,朝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她也同样微笑着颔首示意。

    即将错身而过的时候,我们又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然后,是一场令人非常难受的沉默。

    她的秘书在几步外尴尬地站着,急忙拿出手机假装按着什么。

    “你还好吗?”我转过头去看着她,打破了沉默。

    “嗯。”她轻轻地点头,温柔地问道:“你呢?”

    “还好。”

    “现在在哪上班?”

    “还没找。”我没打算告诉她我已经开始创业了。

    “打算来刘鸿山这里上班吗?”

    我摇头否认:“不,不会,我不打算再做这一行了。”

    夏云眼中突然出现一丝失望,但很快又恢复如常,只轻轻地‘哦’了一声,也没有问我打算做哪一行。

    突然间我们又陷入了沉默,气氛很尴尬,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歉然地笑了笑,说:“抱歉,我找刘总有点事,所以……”

    “嗯,你去吧,别耽误了时间,我们也要去市场转一转,拜拜。”她若无其事地笑了笑,朝我招招手,然后转身朝电梯方向走去。

    我走出两步,突然忍不住停下,转身问道:“夏云,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分手吗?”

    虽然能猜得到,但我还是想亲耳听到她说,或许那样才能让我彻底放下。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