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九十七章后来

    我从未想过会出现这样一幅画面,我和夏云、方菲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喝咖啡聊天。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虽然同桌的还有覃川和江凝。

    一个是我前女友,一个是我刚表白失败,甚至被她甩了一个耳光的人。

    而覃川和江凝,同样是旧情人关系,而且江凝刚刚离婚,她仍然爱着覃川。

    这是一群复杂、尴尬,随时会发生怀旧炮的组合。

    她们是为我而来,我不可能扔下她们拉着覃川去别处喝酒,覃川自然要留下陪我,夏云和江凝像是一见如故,方菲的目的除了看我之外,肯定还想多陪陪刚离婚的江凝。

    所以,我们这群奇怪的组合才能坐在一起。

    傍晚时我们离开医院,找了一家安静优雅的餐厅吃饭,席间几本是三个女人在聊天,我和覃川就傻傻地听着。

    当然,她们聊的都是女人的事情,几乎避开了我和覃川。

    饭后,江凝没有选择带夏云和方菲去逛街,而是提议找一家咖啡厅和咖啡,于是我们又来到了这间环境优雅的咖啡店。

    或许是江凝怕我们受到冷落,也或许是她故意想撩拨覃川,来到咖啡店后就开始把我和覃川拉进话题。

    覃川虽然擅言辞又幽默,但他是个固执且不愿意表达感情的人,尤其是面对早已分手的江凝,触及到伤痛的情况下。

    而我,同时面对方菲和夏云,更不敢敞开心扉和她们聊天。

    于是就出现了这种情况:三个女人问一句,我们答一句,变成了索然无趣的木头人。

    最终,画面又回到了饭桌上,三个女人聊着她们女人的话题,服装化妆品美食大姨妈等等。而我则和覃川悠悠抽着烟,偶尔开几句玩笑调节一下气氛。

    没多久后,三个女人聊到爱好时,江凝突然兴奋地提议:“要不我们去唱K吧?在广州都没人陪我唱K,好不容易你们来一趟,而且,方菲唱歌很好听的哦。”

    听到这话,夏云和方菲突然不约而同地看了我一眼。

    夏云听过我唱歌,还夸我唱得好听,但她不知道的是,我是在失恋后才学会唱歌的。

    而方菲看我的原因,或许是因为江凝的提议,让她想起了我们那段暗淡的爱情: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几乎没有带她去过KTV。

    曾经我很穷,总觉得去KTV唱歌好浪费钱,后来工作又忙之后,更没有时间陪方菲去这种场所去娱乐。

    而她又十分喜欢唱歌,当年流行简易录歌房的时候,她还特意去录了两首歌给我,一首叫《很爱很爱你》,一首叫《后来》。

    直到后来她离我而去之后,我便几乎天天喝酒,反复听她唱的那两首歌,又从烧烤摊渐渐到喜欢去KTV,喜欢唱那些低沉的带着淡淡忧伤的歌。

    跟随着夏云和方菲的目光,江凝也定定看着我,像是在等我做决定。

    我耸耸肩:“那就去唱K吧,我喉咙也痒了,要找点酒来润润喉。”

    覃川也摇摇头:“广州的咖啡厅一点都不好,竟然不卖啤酒!还是南宁的好。”

    “两个酒鬼。”江凝嗔了一声,然后转头问方菲:“菲菲,去吗?”

    “嗯,去吧,我也好久没去唱K了。小云,我记得你唱歌也很好听哦。”

    夏云笑了笑:“我怎么发现我们几个好像都是艺术性人才啊,某人唱歌也很好听的。”

    没等方菲和江凝问那个人是谁,覃川就指了指我,说:“南国街歌王,以前在南国街喝醉了,他就会在南国街唱歌。”

    我无语地瞥了他一眼,他说的确实没错,但他也有份,我们会相互搂着,一路摇摇晃晃地唱着歌回家。

    覃川的话让三个女人都笑了起来,只是方菲的笑容中,还带有一种复杂的意味。

    我买过单,和轻松愉快的她们走向不远处的一家KTV。

    进入KTV包厢,点了小吃和啤酒之后,我才知道江凝为什么要提议来KTV,她想和覃川复合。

    而他们复合的最简单快捷的方式,就是打一炮怀旧炮。

    但覃川认为,江凝已经不再是曾经的江凝,就算他们还相爱,但那份爱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感觉,他不想和江凝复合。

    他是个十分理智的人,理智到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表达情感,而且是个十分固执的人,也只有喝醉的情况下,他才会对我之外的其他人流露真感情,也才会被感情淹没理智。

    也就是说,只有覃川醉了,江凝今晚才会有机会。

    当然,江凝不会傻到想自己把覃川灌醉,就算加上我,也灌不醉覃川。她只是把一罐罐啤酒放在我们面前,然后说:“你们两个酒鬼可以开心地喝了,先让我们三个女人当一回麦霸。”

    说完,江凝笑嘻嘻地拉着夏云和方菲做到点歌台旁边,而我和覃川相视一笑,同时打开一罐啤酒倒在杯子里,然后干了一杯。

    方菲开始唱歌,不再是《很爱很爱你》,也不再是《后来》,而是当下很火的‘我是歌手’里的歌。

    我不想傻傻地听她唱歌,于是便凑到覃川耳边,问他创业的事情。

    他说昨晚他就和几个同事探讨了一下,他们都很认可我的方案,并且会立即搜集数据分析可行性。

    只不过,出现了一个问题:他一个同事听说我也要入伙之后,立即表示反对,说我是一个外行人,而且和他们都不认识,无法接受我一个外人加入他们的团队。

    他那个同事家境殷实,本来算是一个最大的起步投资人,而且还是一个负责技术的组长,在覃川的团队里是一个重要的人物。

    但覃川很简单明了地告诉对方,这个方案是我想出来的,必须有我一份。而且,就算方案不是我出的,只要我想做,覃川也绝对会拉我一起做。

    至于他那几个同事当中,谁接受不了的,就请退出,哪怕有那么一点抵触情绪,也必须退出。

    听到他这么说,我很感动,覃川的友谊是我生命中永远不会垮下的一堵坚实的墙。

    和他之间,不必用太感性的言语来交流,我只拿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两人一饮而尽便是最好的表达。

    覃川又告诉我,不用担心人才的问题,哪怕就只有我和他两个人,我们也可以花钱请技术来搞定APP开发的事,甚至可以外包给其他团队来做,只不过这种方式需要大笔资金而已。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