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偶像是重生的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308章还要什么脸啊?

    “偶像在面前还要什么脸啊!”勾繁现在就是一副被迷得昏头转向的蠢样子。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连骗子都能被他吸引过来,可见他对于见到偶像有着多么大的执念。

    林阙都没脸看他了,捂着眼不忍直视。他以前就知道他够蠢,可没人告诉他还能蠢成这种程度啊?话说这么蠢的导演真能拍出好电视吗?不会把珺青烙的好名声给带歪吧?

    “既然合约签好了,我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进剧组。合约里也提过,时间的安排可以由你我双方自由商定。”珺青烙道。

    “当然当然!你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来就行!”勾繁在偶像面前,别说脸了,节操也被丢得远远的。

    珺青烙轻笑了一声,自然不会把他的傻话放在心上。要知道这个时间还是要早做安排,剧组不是一两个人就能玩的起来,需要许多人一起合作才能拍出好的片子。已经出演过几部电视的她,对这点再理解不过。

    “我现在还在实习,平时休息的时间可以挤出来一点,另外晚上和假期都可以。”她看过剧本,知道女主角的戏份不算少,可她也不能请假出来就为了拍戏吧?

    勾繁只要她愿意出演就足够开心了,当下就拍板定论:“就这么说定了,我会让人按照你的时间去制定时间,时间到了你自己过来就行!”

    该谈的事情谈完后,勾繁和林阙才有时间说起了闲话。

    “为什么我们都没发现轻轻妹子就是珺青烙呢?”知道之后再看长相,就会发现轮廓什么的其实还是很像的。可在没有戳破真相之前,实在无法把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认为是一个人。

    林阙也很感慨:“难怪这么长的时间,没人能拍到一张珺青烙的生活照,敢情平时这个人根本是不存在的。”真实存在的只有罗轻轻而已!这让他感觉娱乐圈果然很神奇,真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珺青烙笑道:“其实一开始我是救场才参演的广告,那个时候我连脸都没露,也没想过自己会走这条路。后来渐渐演的角色多了,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对了,妹子你说你还在实习?”

    林阙知道的比较清楚,直接就帮她说了:“是啊,轻轻妹妹是个超级学霸你知道吗?才大二的年纪就已经被他们学校的教授带着到医院实习了。据说等再过一年多她就会毕业,然后去美国最好的医学院!”

    “所以说,轻轻妹子以后会是医生?”勾繁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可能有点不太够用。

    “何止是医生?还会是世界最好的医生!你知道吗?就连世界上最权威的几个人都想把轻轻收做徒弟呢!”林阙那骄傲的样子,若是被不知道实情的人看见了,估计还以为是在夸他自己。

    勾繁还是有点接受不良:“还是西医?传说中的功夫高手就算当医生,不也得是特别厉害的中医吗?就是手一搭脉就能把从小到大生过的病全都能知道的那种!”

    “你也说是传说中了!”林阙翻了个白眼,完全忘了就在刚刚他心里也浮出了同样的想法。

    珺青烙笑了笑:“中医西医,能治好病就行,不需要介意太多。”

    她很想说她其实更不懂中医呀!正经的中医实在博大精深,她为了多钻研一些还配合着灵异界的书一起看,都觉得没学出什么皮毛。不像西医,只要理论掌握了,实际操作对她一点问题都没有!反正就是哪有病就治哪呗。

    正吃着饭,一个电话打到了她的手机上。看到上面显示的号码,她不由一愣,竟然是郁白泽打来的!

    她这个未婚夫很多时候都很傲娇,交换了手机号后,这似乎是她第一次接到他的电话?

    “是我,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打了?”郁白泽的口气有点冲,口中说出的话更是他在写剧本时绝对不会写到的经典找茬句子。

    珺青烙两眼一眯:“怎么?想我了?”

    “噗——”勾繁被茶水呛到,憋得一脸通红,想咳还怕打搅她打电话,只能硬压着轻点声咳。

    珺青烙轻飘飘地看了他们一眼,桃花眼微微挑了一挑,把两个大男孩看得脸更红了。

    谁能想到她会有这么一副样子?

    勾繁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只狐狸精的形象,鲜红的裙子,火热又狂野的姿态,将男人轻蔑地踩在脚下,犹如女帝般睥睨天下……那该是多么有画面感的一副情形啊!如果可以出现在电视里,绝对会成为一幕可以被念叨几十上百年的经典画面!

    他兴奋地抓起手机,打开一个文档就双手如飞地写了起来。这一刻,他的灵感完全可以用泉涌来形容,而带来这一切的,仅仅是她的一个眼神而已。

    郁白泽被她一句话也说得两耳发红,但语气还是和刚才一样的冲:“你现在在哪了?”

    “在茶馆,和朋友喝个茶,有问题吗?”

    “今天晚上回不回来?”

    “你要我回的话,我当然会回。”她轻笑。

    郁白泽被她低笑的声音给苏到了,他从不知道一个女人的声音也会让他体会到什么叫“耳朵怀孕”。因为是贴着电话的,她的声音直接就钻进了他的耳中,接着又毫无障碍地进入了他的大脑,也不知道到底是被附上了什么魔力,竟会觉得整个身体都跟着酥软了起来。

    “有时间的话就回来一趟吧,我有事要跟你说。”说完,他就红着脸把电话给挂断了。

    天知道他怎么会表现得如此愚蠢,连他自己都要被自己蠢哭。只是一个电话,只是短短几句话而已,他到底在脸红什么?对面那个只是他的食客兼一个屋檐下生活的同居人好吗?特别这个同居人和他之间还是单纯得不能再单纯,清白得不能再清白的关系!

    珺青烙要是知道他这样想,估计会笑着不当一回事。单纯?清白?在成为未婚夫妻之后,这两个词恐怕就不在适合用在他们之间了吧?要不是看他还不良于行,担心太过粗鲁的动作会伤到他。以她母胎单身了两辈子来说,可能早就对他做了些什么也说不定。

    永远不要拿这个世界女人的想法来衡量她,要知道以思想来说,她其实更接近这个世界的男人。要她以这个世界女人的矜持来被动地等待男人的追求,那显然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