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偶像是重生的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49章翻跟头给你看

    苏素选择的是去女子会所。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她有常去的一家,听珺青烙想和她一起出去,就没想多就把她带去了。最近她确实需要一点额外的休息,每天晚上一闭上眼就会梦到那么多枪对着罗轻轻的一幕。她很悔恨,恨自己怎么那么没用,那种时候她不是应该扑上去保护孩子吗?

    可她做了什么?两脚发软,连声音都吓得发不出来。一想到当时自己的怯懦,就让她对自己无比的厌恶。

    苏素是个好女人,是个母爱泛滥的好女人。在她的心里孩子就是她需要用生命去守护的存在,无论是自己的,还是爱人的。这不能说是错的,只能说她就是这样一位母亲吧。

    “苏姨,你知道吗?”珺青烙看了眼在对面泡着温泉的苏素,把双眼重新闭了起来:“前几天的那个绑架案,犯人已经都抓到了。”

    苏素是个喜欢孩子的,听到她突然说起绑架案就忍不住关心起来。

    “绑匪都抓到了?那孩子呢?”

    “孩子救出来了。”因为之前案子还没破,珺青烙也没把整个事情说出来。直到现在,才把这个案子当成开导她的故事说给她听。“绑匪嫌孩子哭闹得太厉害,就给喂了些安眠药。亏得救出来的早,孩子救出来就去带着洗了胃,现在已经没事了。”

    “这些人渣!”苏素咬牙。她是最看不得孩子受苦的,如果是她的孩子受到同样的遭遇,她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珺青烙笑了笑:“更人渣的还在后面呢。你知道主谋是谁吗?是孩子的叔叔,亲叔叔!就是那个在商场里把装着赎金的包丢在我身上,还抱着我的腿不放,哭得一脸鼻涕眼泪的那个。”

    苏素被这事件的发展惊到了:“如果他就是犯人,为什么当时会把包丢在你身上?”

    “算我倒霉吧,刚好和他随便说的绑匪接头人穿得一样。你不知道,他把包丢我身上的时候,里面装的根本就不是钱,而是一堆报纸。他进商场前就把钱换掉了,当时的打算是随便找个人陷害一下,谁知道我刚好又穿了那一身。所以他就干脆把包丢我身上了,还为了不让我逃跑把我的腿给抱住。”

    珺青烙想起当时的事就有点恶心。那眼泪鼻涕满脸的样子出现在一个男人身上,简直是不忍直视。当然,女人那样也够恶心就是了。

    在她心里,男人就该贤良淑德,端庄雅致。如果不是当时还有那么多人在,她绝对会那姓王的一脚踢飞。

    “他为什么要对孩子出手?就因为钱?”

    “肯定是因为钱啊。他原来开了家快递公司,不过开的位置不是太好,总有人去他那摸鱼。三摸两不摸的,让他光赔钱就赔了不少,后来就干脆不做了。他还有赌瘾,把老底输光后就瞧上了哥哥家的财产。觉得他哥家就一个女孩,要是都把钱给女孩留着以后就是别人家的。而他才是他们王家传宗接代的人,他哥的钱他就认为应该由他来继承。所以绑架起孩子来,他是一点愧疚都没有。”

    苏素怒道:“真是太无耻了!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人。”

    珺青烙很想跟她说这样的人真不少,比这更狠的她前世也见多了。别看麟凰国国泰民安,高门大院,世家族门里的阴私才叫一个可怕。

    “路都是自己选的,当他走上这条路的时候就该知道后果。”她说这些当然不是闲聊,而是要先来个苏素感兴趣的话题,再引申到她最近的不正常。

    “爸爸对你最近的状态很担心。”

    突然转变话题,苏素猝不及防下脸色白了一白。

    “没什么,只是最近没睡好。过段时间就没事了。”

    “为什么没睡好?因为商场里的事?”

    苏素沉默了片刻,才硬扯出一个笑容:“怎么会呢?你都平安回来了。”

    珺青烙原来还只是个猜测,见她这个表情反而明白了。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倒是很好解决。

    “苏姨,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能保证连爸爸都不告诉吗?就你和我之间,我们两个女人的小秘密。”

    男孩子之间会有男人的秘密,女人之间自然也可以有女人的秘密。但这都是非常亲密的感情下才会发生的事情。苏素在听到她说的话后,顿时激动了。

    “当然,有任何事你都可以和我说,我保证就算死了,也不会告诉你爸爸!”

    “也不至于这么夸张。”珺青烙被她的样子逗笑了。同时也在心里感叹原主罗轻轻的遗憾。如果她可以把心放开,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爱着她的人,何苦为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把人生都丢弃掉呢?

    “我想说的是,其实我有自保的能力。你不必为我太过担心。”

    苏素还以为她要说什么,自然没可能把她的话往武林高手上联想:“你是说以前学过几天的跆拳道吗?”她要怎么告诉这个孩子,只学了半学期的跆拳道根本只是一个花架子呢?那时候她还是个小孩子,半个学期连入门都只是刚刚入门呀!

    珺青烙失笑:“跆拳道算什么?我学的是正宗的东方武学。”她知道多说也没用,所以随手拿起旁边一块带着金箔的手工香皂,手指微微那么一收,完整的香皂就成了碎渣。

    别看只是香皂,在没有使用前硬度是相当厉害的,就是成年男子也没法单凭手指的力量就把它捏碎。

    “轻轻,你!”苏素被她这一手给震住了。将一小块碎块拿到手里,发现那就是像砖头似的手工皂,而不是像她想象的那样变软变脆后的手工皂。

    可她是怎么做到的?就这捡起来的一小块,她用了全身力气都没有办法捏碎,而她,好像根本没用力气就已经让它四分五裂了。

    “我说了,我有自保的能力。可惜这里不好展示,不然等会我翻几个跟头给你看看?”珺青烙笑眯眯地看着她。

    开玩笑一样的话,但苏素并不认为她是真的在开玩笑。

    “好。”她鬼使神差地应了下来。

    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