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节:袁隗之计

    “什么?”刘协有些惊慌失色,压低声音说道:“太傅慎言之!”

    “哼!陈留王有何惧哉?”袁隗冷哼一声,还是没有压低音量,反而故意提高了声调。

    刘协邹起眉头,有些厌烦地看了一眼袁隗:这老头今日怎会如此孟浪!平时倒是夹着尾巴做人,今天到我府中却大放厥词!

    “呵呵……”袁隗冷笑一声:“陈留王,吾已得到情报,管彦携其大将典韦,随从数十人,已于今日申时自洛阳南门乔装匆匆而出!”

    “嗯?”刘协闻言,眼前一亮:“太傅的消息可否准确?”

    “着实无误!”

    刘协来回踱步,清秀的面庞,表情是十分严肃:“依太傅之意,我等可派人中途而截之?”说到“截”这个字,刘协无意间加重了语气,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一般。

    二人意思相通,袁隗阴恻恻地一笑:“非也!管彦精装间行,一行人均是大宛良驹,寻常人马想追上都难,何况是绕前截行?而且那铁卫典韦,于吕布相战尙不落下风,有其护卫管彦,寻常人马定然无功!”

    “那太傅之意……”

    “自董卓灭,已有五年!”袁隗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五年来,管彦平冀州、安凉州,今又征讨兖、徐二州,据老夫所知,洛阳驻兵已不过万人,其中三千步卒,为鞠义所领,驻于城北十里巍山;虎豹骑五千,由张辽、臧霸所领,驻于城西十五里处的踏山营;还有千于兵勇散于洛阳城中,大部分由纪灵所领,拱卫皇宫,而骠骑将军府中不过百人相卫!”

    刘协双眼瞪大,话说的很明白了,原来袁隗打的不是管彦的主意,而是骠骑将军府的主意!

    袁隗仿佛很享受自己的谋划给刘协带来的震撼感,继续唾沫横飞地说道:“管彦离京,洛阳群龙无首,其令不能统,其心不能齐,我等可尽聚家将,以万钧之势,攻下管彦府邸,擒其妻妾以为制,再召袁绍领兵援之,大事可定矣!”

    刘协听完,对于这个计划还是非常满意,但是最后听到袁绍领兵进驻洛阳,刘协嘴角不禁抽搐了,看了看袁隗,心里暗道:除一个管彦,又来一个袁绍,你袁隗倒是好算计!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先依仗袁隗之力除了管彦再说!

    想至此处,刘协点点头,夸道:“太傅老谋深算,佩服至极,不知太傅需要本王做些什么?”

    袁隗闻言,立刻说道:“名不正则言不顺,管彦好歹位居骠骑将军之位,若贸然为我等所制,恐惹天下非议,请陈留王速到宫中请旨。”说着袁隗从怀中掏出一份满是字迹的丝帛交给刘协:“陈留王,此乃管彦二十三条罪状,只需有玺印加上,我等可师出有名!”

    “好!”刘协做事倒也利索:“事不宜迟,恐夜长梦多,本王这就进宫面圣。”

    “好,老夫先回整顿兵马,子时三刻,攻打管府!”

    袁隗前脚刚出门,刘协的轿子便匆匆而出,直奔洛阳皇宫而去。

    轿中的刘协,此刻的心中汹涌澎湃,他从未感觉到自己竟然有如此大的声望和能力,管彦一个武夫,因除董卓之功,便可位居高堂,把持朝政;而自己身为大汉皇族,当今皇帝的亲弟弟,若有此功,莫说把持朝政,恐怕……触摸到了内心深处的那个**点,刘协不禁打了个寒颤,刘协摇摇头,心中强行抹去了那一丝想法,先除了管彦再说!

    “到哪了?”刘协随口问道。

    “启禀大王,刚入宫门。”仆人回答。

    刘协没有吭声,因为他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皇兄刘辩在朝堂上对管彦那种依赖的那种眼神,此次请旨,若是皇兄不允那改如何?若是让管彦府中因此提前知晓,做了好了准备,此事失败不说,恐怕管彦回朝了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不去北宫了,直接去德阳殿!”刘协吩咐道。

    仆人虽不解,但是依旧遵循着主任的命令,让轿夫直奔德阳殿而去,宫中守卫一看是刘协的轿子,便也没有任何阻挡,毕竟刘辩下过旨,陈留王可以任何时候进出皇宫,不可阻碍。

    这些守卫,基本都是纪灵的部下,其中有个机灵点的守卫,看刘协竟然亥时进宫,似有蹊跷,便擅自离岗,跑去了宫中的守值房,找纪灵去禀报去了。

    德阳殿乃是皇帝早朝之地,大汉的各项政令便是从这座大殿中发出的,玉玺便保存在这德阳殿中。

    “速去叫来守值太监开门。”站在德阳殿紧锁的大门前,刘协立刻向仆人吩咐道。

    不一会,一个小太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整理这衣服,跌跌撞撞跪倒在刘协面前:“小人参见陈留王!”

    刘协看都没看小太监一眼:“把门打开。”

    “这个……”小太监本就是睡的迷迷糊糊的被叫起来,忽然听着听见陈留王的这个命令,脑袋更是蒙圈了,忙磕头告饶:“大王,宫中有规矩,皇上不在,德阳殿要随时上锁,奴才不敢坏了规矩啊!这可是灭九族之罪!”

    小太监不停地磕着头,地砖敲地咚咚作响,在这半夜静寂的环境中显得特别刺耳。

    刘协一脚踹翻了小太监,压低了声音,怒道:“狗奴才,嚷什么?”说着看向旁边两仆人:“把他驾到一边去,把钥匙拿来。”

    两个大汉闻言,立刻捂着小太监的嘴,向远处拖去。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两名大汉拿着德阳殿大门的钥匙,呈送给了刘协,那名小太监不知死活。

    刘协进殿后,匆匆走向了帝位,接着手中火折子的微弱火光,刘协从桌上锦盒中取出了玉玺,看清了上下后,刘协用力地按印在那张写有管彦二十三条罪状的丝帛之上。

    事已成,刘协忙折好丝帛塞入怀中,正欲离去时,眼角忽然瞥到了那座金灿灿的龙椅,微弱的火光让龙椅上的龙雕若隐若现,更加神秘,一丝好奇感伙同着刘协内心深处的**,引导着刘协向龙椅缓缓走了几步,眼神中的贪婪之色,逾发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