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缘聊天群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212章 天道的亲爹

    有些没明白紫月这话里的意思,周易一时间有些愣在了那里。

    见他这番表情,紫月嘴角抽了抽,指着观天镜镜面中显露出来的那异兽,看着周易问道,“你真不知道它是什么?”

    周易看看紫月,又看看观天镜中那异兽,理所当然的回道,“这不就是一头凶兽吗?我应该知道它是谁吗?”

    紫月:“”

    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我现在真有些怀疑你到底是怎么长大的了。”

    周易:“”

    “你平时都不过年的?”

    周易:“”

    “过年,你会不认识它?”

    周易:“”

    后知后觉,脑海中灵光一闪而过,周易猛然间明白了紫月所要表达的意思。

    “你是说,这家伙是年?那头传说中的凶兽?”

    紫月:“”

    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这次她终于确定他是真的不知道,并不是在逗自己了。

    忍不住以手扶额,无奈的轻轻吐了口气,“是夕。”

    “夕?”周易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身为二十一世纪来的地球人,能知道每年春节,过年的那个年是一头凶兽,所谓的过年传统的由来是原是崇拜社会人类用来驱赶这种凶兽的传统,这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你要说年他差不多还能明白些,但要说夕,他就真的是一知半解了。

    不过,一知半解,好歹不是完不了解。

    所以,有些不确定的再看了一眼观天镜中那看上去挺凶残的异兽一眼,“是除夕那个夕?”

    “嗯,”见他终于领会了自己的意思,紫月满意的点了点头。

    “没错,这家伙就是夕,天道造物,先天神灵,天地初成出现的最早一批生灵,生而为神。

    所以它说它证道时世间无佛,真的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从被创造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证道得道。”

    周易:“”

    这家伙这么牛逼?

    不过

    “天道造物?”

    紫月面色渐渐阴了下来,点了点头,“叛徒而已。”

    听她这么说,周易一下子就明白了。

    又看了一眼观天镜中的画面,周易有些担忧,“那这和尚能扛得住不?”

    紫月看着观天镜中的画面,沉默了片刻,似在思索。

    片刻后,摇了摇头。

    “这小和尚曾经很强,而且佛法本身对于夕这种集天地污秽而成的神灵有压制效果。

    如果是当初的他,虽然不可能除掉,但压制住夕还是不成问题的。

    但如今的他,虽然每一次被杀死,每一次被毁掉一具转世身,这只小和尚的修为就会恢复一些。

    如此下去,到了将有可能恢复到当年的胜时期。

    但他这种行为无疑是在借夕之手斩道,一次两次还行,次数多了夕自然能够看得出来。

    这种伎俩,一旦被看穿了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所以”

    所以什么,她没有明说,但周易已经猜到了可能的结果。

    最终,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一僧一道应当都会死在那里,成为夕的食物。

    这,让周易的脸色开始有些不好看了起来,眼中也隐隐间带上了忧心。

    倒不是他多么悲天悯人,为那素不相识的一僧一道担忧。

    他忧心的是,这一僧一道如果都挂了,没人拦着的话他那阵法绝对挡不住夕,最终事情还是会牵连到他和阿璃的身上。

    所以

    “那紫月姐你呢?你能压制的住夕不?”

    紫月看看他,又看看观天镜中的画面。

    眼中若有所思,片刻后,面色凝重的看着周易,开口问,“你什么时候得罪了因果和命运?不对!还有轮回!

    嗯?等会,你身上还有太阴之力。”

    越看,眼中的惊讶越浓,到了最后连紫月都有些不可置信了起来。

    “你你这些天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周易:“”

    这个,是重点吗?

    我问的是你能不能压制的住那只夕啊,怎么扯到我得罪人这上面去了?

    什么因果命运轮回的,他连他们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又能上哪得罪他们去?

    你这不会是打不过,所以想要岔开话题不?

    如果是的话,你这转移话题的功力就有些让人不敢恭维了啊。

    见他不说话,紫月的面色更加的凝重。

    抬起右手,二指并拢点在周易的眉心。

    在她手指落下的同时,周易的眉心一道道复杂的纹路显化,不断变幻,一会凝实、一会虚幻。

    某一刻,所有的纹路一同爆发,周易的眉心一瞬间紫光大作。

    “蹬蹬蹬!”

    强的隔着亿万里虚空,甚至可能是跨越了时间的长河能一掌拍死一尊古仙的紫月姐,控制不住的连退三步。

    稳住身形,再看周易一眼,眼中的惊骇已然是无以复加。

    “这怎么可能!

    她们怎么可能还能留下这么强的力量。”

    从她脸上的表情,周易看出了事情的严重性。

    似乎她目前所说的,是一件在她看来比之夕的存在更加严重的问题。

    想明白这点,周易也不由的认真了起来。

    “紫月姐,你说的什么因果什么轮回的,都是什么啊?”

    “创世十二元灵,”紫月面色凝重的看着周易,“我从你身上感受到了创世十二元灵中的某几位留下的诅咒不,不对,不是单纯的诅咒,但却是与诅咒差不多的东西。

    不过,除了因果、命运、轮回留下的类似于诅咒的力量外,我从你身上似乎还发现了源自太阴的守护,你这”

    乱。

    饶是见多识广的紫月姑娘,这一刻都觉得脑子前所未有的乱。

    创世十二元灵,对她来说都是传说中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莫说寻常人,就算是寻常的仙神一生能遇到一个都是泼天之兴了。

    而自己家这个这一下子身上竟然发现了其中四位留下的痕迹。

    嗯?

    不对!不是四位。

    “不对!还有你还掌握了言灵法则?!”

    这一句语气中的意外,比之前面提到那四个名字时更加的意外,更加的不可置信。

    “这怎么会,你这是天道的亲儿不对,你就是天道的亲爹也不该会这样啊!”

    周易:“”

    被一番话侃的整个人懵逼,分析了很久也没弄明白自己现在到底是遇到了好事还是坏事。

    那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问吧!

    “那我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是好事还是坏事?”

    “如果以长远的角度来看的话,自然是好事。

    无论是言灵还是太阴,无论是因果命运还是轮回,每一种力量都是寻常修士,乃至古仙神魔都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力量。

    如今这么多的力量却都出现在你身上,且更奇怪的是这么多的力量在你身上竟然能和谐共存。

    但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你的未来可期,注定了会走到一个极高的位置。

    但前提是从如今的情况来看,你不一定能有未来。

    甚至于,能不能过去这三天都是一个未知数。”

    未来?三天?

    听到这里,周易多少猜到了些紫月到底是看出来了什么,明白了些她到底在表达些什么。

    所以,这是看出来自己摇色子之后留在身上的后遗症了?

    如果真是看出来这个了的话,那这姑娘还真是有点可怕啊。

    没记错的话,当初的月儿姑娘、白姑娘一个两个的也都大有来头,也都牛逼的很。

    但却没有一个看出来自己身上与机缘聊天群和小企鹅大佬有关的情况的。

    想了想,周易从乾坤戒中取出了那枚骰子——熵之六壬。

    “紫月姐你说的,是不是和这枚骰子有关?”

    在周易将骰子取出来的一瞬间,紫月的目光就猛地一缩。

    将骰子从周易手中接过来,反反复复端详了片刻,紫月脸上的表情已经复杂到了语言难以描写的程度。

    良久,将骰子交还给了周易,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我现在很好奇,对你很好奇。”

    周易吓得一哆嗦,心说可别!可别!要知道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可是一个女人沦陷的开始。

    你可别对我好奇什么,我就一普通人,没什么出彩的,没什么值得人探究的地方,真的!

    没等到周易的回应,似乎也没想要他配合什么,紫月再次轻叹一声,看看苏采薇,又看看阿璃,最后才看向周易。

    “我现在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谁?”

    周易:“”

    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再纠结这个话题,紫月再次深深看了一眼周易手中的那枚骰子。

    “原来,都还在啊”

    “未来,似乎会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抬起头,望着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深邃而悠远。

    “那个紫月姐?”

    虽然知道当别人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时候,不好开口去打扰别人zhu:āng'b-i。

    但问题是现在不还事态紧急,火烧眉毛呢吗?

    这个时候就别摆姿势拿范儿了吧?

    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观天镜中不出所料的又一次被夕吊打了的小和尚,周易开口的同时还有些纠结。

    这边的情况看上去也是岌岌可危啊,但看紫月姐这表现,明显是真的看出来自己那游戏难度调整色子砸下来的大黑锅了。

    那既然看出来了,似乎还找到了这玩意的根源,她有没有办法帮自己解决的?

    就算解决不了,能帮自己把时间缩短一点也是好的啊。

    否则,三天三夜的死神来了,就算死不了也让人心率憔悴啊!

    “嗯。”

    将深邃悠远的目光从天际收回,紫月看向周易手中的观天镜映照出的画面。

    见夕正吊打着那无处不在的和尚装着逼,紫月微微皱了皱眉,“算了,走一趟吧。”

    说罢,手一挥包括她在内在场的四人都消失不见,那开启的空间门也同时闭合。

    眼一黑,再次恢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副与观天镜中角度不同,但进展同步的画面。

    周易心里叹了口气,这会也不用他纠结先解决哪个了,紫月姐已经帮他做出选择了。

    虽然身为一个成年人,他其实不想做什么选择——他准备都要的!

    封闭的大阵中,还加持了夕特殊的气息屏障。

    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人无声无息的闯了进来。

    感受到了意外的闯入者,夕毫不犹豫的与被自己吊打碾压按在地上摩擦的和尚拉开了距离。

    转过头,阴沉的目光往周易四人所在的方向看来。

    一眼,瞳孔极剧的收缩,五官都似乎扭曲在一起了那么小小的一个瞬间。

    “是你!”

    似带着怒意,又有些颤抖,语气非但不威严,反而显得那么一点点的色厉内茬。

    “好久不见,夕。”

    紫月看它一眼,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竟有些感慨。

    而后嘲讽。

    “没想到,你还能活着出来。”

    夕看着她,目光冰冷。

    良久,冷冷的一笑,“我也没想到,我还能活着出来。”

    说着,脸上露出一抹古怪,“说起来,这还要感谢你们那位啊。

    如果不是他最近抽了风的去追杀年被牵制住了注意力,我们又怎么可能找到机会逃出来。”

    “你们?”

    没有去追问那些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她也知道夕不可能会告诉自己答案。

    所以,紫月的注意力很明智的落到了夕话语中透露出的另一个信息上。

    “没错,我们!”

    夕得意的笑堆在脸上,“你来,是想将我封印吧?可惜要让你失望了。”

    在紫月疑惑的目光中,夕身后的空间轻轻的颤了一颤。

    下一刻,众人眼前一花,发现夕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棵小树。

    一棵枝叶干枯,根茎腐朽,树皮零落,树干皱皱巴巴布满裂纹的小树。

    在这棵树出现的一瞬间,紫月的面色就猛然一遍。

    发现这棵小树身上有和夕非常相似的气息,且从这棵树出现的那一刻,夕身上的气势就在不断的提升,仿佛永无止境一般提升的周易,心中突的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这预感在下一刻就从紫月的反应中得到了应验。

    看着那出现在夕的身后的小树,紫月抿了抿嘴,下意识的将苏采薇、周易、周璃护在了身后。

    先做出随时准备动手的准备,方才朱唇轻启,叫出了一个让周易颇为意外的名字。

    “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