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不是重生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私事要当公事办

    这次回村子里和村委会谈判,祁景焘不打算随随便便的一个人回村子找村委会去谈。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承包粮仓河的事不是件小事,不可能还像当初和石磊合作搞滇中高原农贸公司一样,随随便便就一个人决定。他现在不是孤家寡人,他也是有自己经营管理团队的人物了。

    接到祁景宏的传呼,他当天晚上就组织自己核心管理团队里的石磊、张静蕾、苏敏、徐曼丽进行过分析研究,确定下大体的谈判方案,并且做好相关的准备工作。细节决定成败,他可不想留下太多的后遗症,最后搞得后患无穷。

    12月12日,吃过下午饭,祁景焘带着苏敏和对商业合同非常精通的徐曼丽一起回祁官营老家,去参加晚上在村委会进行的谈判。

    开车来到家门口,打算先和老爸通个气,等会儿谈判时保持一致。他昨晚没请自己的老爸去城里参加讨论,也是不想让村子里那些人看到他们家在开小会商讨对策。

    不料,老爸根本没在家。老妈陈惠芬告诉他们,才吃完下午饭,祁景宏就来家里找。祁正明已经陪同祁景宏去村委会,让他们回来就赶紧过去,今晚上村委会全体成员都等着他呢!

    “呵呵呵,现在急了?我还以为这事黄了。妈,奶奶,我们这就过去,谈好了再回家。”

    祁景焘和奶奶、老妈说笑几句,招呼苏敏和徐曼丽出门。走出几步,又带着她们两个返回车里,开启帕萨特请两位坐车去了村委会。

    “焘哥,有必要开车过来吗?村子里的路开车不方便,也没几步路了。回自己村子还要摆谱,穷讲究。”徐曼丽坐后排座位上不满地抱怨着。

    “小丽,我们不是去走亲戚,是去找村委会谈判,去承包村委会最大的一片山洼。你不了解农村,千万别以为农村里一派和谐,村民们都淳朴可亲。村子里狗眼看人低的事多着呢,有些事没实力办不成,办成了,后面的麻烦事还多得很。如果祁琳考出个状元没好好请大客,如果他们不知道我有钱,如果我不经常开辆帕萨特出现。承包茅草河这个事,还不知道要费多少周折,要去找多少人,低三下四地说多少好话,送多少人情呢。”

    祁景焘不紧不慢地开车鸣着喇叭在村子里的主干道行走,嘴里给徐曼丽说着村子里的事。

    从他们家同往村委会这条所谓的主干道只是一条便道,不是村子里真正的主干道。也不是什么水泥路面,依然是土路,上面铺一层砂石。这条路也不宽,仅够一辆大货车通过。只要遇到对头车辆就得相互提前避让,不礼貌行车都不行。

    他一边开车行进,一边打喇叭不是摆显。是提前给可能出现的对头车打招呼,如果对面也有喇叭声,方便提前找相对宽敞的路段避让。

    “焘哥,他们那片山洼荒着也是荒着,有人来承包经营果园不好吗?”徐曼丽诧异地看着专心鸣道开车的祁景焘说道。

    苏敏轻松自然地靠坐在徐曼丽旁边,看着村子里的傍晚的风景轻声说道:“荒着,那是他们没发现价值。认为就是一片慌山洼,无可奈何。现在不是有价值了吗?既然都有人想要承包了,那片山洼肯定就有价值。不够有什么价值,怎么可能轻易就让你拿去?你想要,就不给人家送些好处,让人家尝些甜头?阿焘没把这事太当回事,不主动理会他们,就这么拖着。他们自己发现不了到底有什么价值,他们反倒开始着急啦。”

    徐曼丽看看苏敏又看看祁景焘,笑了:“呵呵呵,焘哥,你们两个搞欲擒故纵呐。呵呵,夫唱妇随,都老奸巨猾啊,真般配。”

    苏敏转过身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一脸瑜挪的徐曼丽:“傻妞,你再乱说,小心哪天把你卖了,还让你帮着数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老奸巨猾。”

    徐曼丽翻着白眼,气呼呼地说道:“老套了,一天到晚就只会威胁要卖人家。今天刚好来到农村,有本事今天就把我卖掉好了,让我看看你们两公母到底有多阴暗?。”

    “呵呵,我们村子还不够偏僻,还不够穷,也没那家需要买媳妇才能传宗接代。等哪天去真正的穷乡僻壤,再考虑把你卖掉好了,在咱们滇中地区就能卖。”祁景焘笑了,还有主动要求被卖的傻妞。

    “咱们滇中真有买媳妇的?”徐曼丽好奇了。

    “真有。我在华拧青龙镇就见到过花钱买来的媳妇。听那边烟草公司的同事说,还是她爹亲自送过去青龙那边卖的,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她爹卖她?那个不能算是卖吧?那个被卖的媳妇连你们都知道,连你偶尔下县份都能见到,证明她本身是自由的。你是不是把人家收彩礼和收卖身钱给搞混了?”

    “呵呵,也许是吧。反正钱货两清,那个被买来的媳妇从来不回娘家。不说这个了,小丽,你现在可是负责你们厂的商务合同审核上报工作,为什么出现这么个岗位?就是商业合同中陷阱太多,需要仔细斟酌里面的条款和字眼。今天我们把你请来,你可不要以为对方是农村人就大意。农村的事情更复杂,该明确的必须白纸黑字明确下来,以后少些麻烦。”看看快到村委会大门口了,祁景焘开口提醒。

    帕萨特直接进到村委会大院,三位一身商务着装的时尚男女出现在早已等候的众人面前。

    “呵呵呵,二哥、张大爹、孔大叔,各位大爹大叔,让你们久等了。”

    祁景焘一下车就赶紧和村委会几位领导招呼上,并且上前给在场的人敬烟。他今天掏出的不是他自己日常最爱抽的塔山烟,而是市场上卖的最贵的滇中牌硬壳长支香烟,市场上28元软妹纸一盒的零售价,很有市场的礼品级高档烟。

    正和几个生产队队长坐在村委会大院里抽着水烟筒,吹牛聊天的祁正明抬头看看。对看到他在这里,正向他走过来的未来儿媳笑笑,起身给几位老朋友介绍:“老哥几个,这是小焘的女朋友苏敏,也是大学生,还是个大会计。小苏,这几位都是我多年的老哥们了,这位你要叫丁大爹……”

    徐曼丽拎着个大公文包,俏生生地站在车旁边,笑盈盈地看着村委会大院里的众人。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村干部聚集在一起开会,徐曼丽非常惊讶这个年代还有这么多穿蓝色、灰色、黄色中山装,左上衣口袋别竿钢笔,头上戴顶军式帽子的中老年大叔,还是十多年前在州城经常见到的干部打扮模样。这种乡村就是焘哥口中不算穷乡僻壤的乡村,就不需要靠买媳妇传宗接代的乡村啦?改革开放十多年了,也没多大的变化嘛!

    祁景宏和祁景焘打过招呼后,就开始招呼众人到会议室开会,看到她,就过来招呼:“姑娘,你和小焘他们一起来玩的吧?别站着,到会议室坐。”

    “祁支书吧?呵呵,我今天不是来玩的。我是陪我们祁总过来谈承包粮仓河的商务助理。我叫徐曼丽。”徐曼丽笑笑,摆明自己现在扮演的角色身份。祁景宏身上穿的是夹克衫,打扮的相对新潮,祁景焘下车就叫他二哥,肯定就是祁景焘那个村支书二哥了。

    祁景宏一楞,随即笑道:“哦,小焘都有商务助理啰,哈哈哈,……徐助理,请进请进,我们到会议室谈。”

    今天晚上的会议,除了村委会成员,各个生产队队长都参加了,算得上是一次村委会扩大会议。这些日子,村子里找他们问关于粮仓河承包进展的人可不少,特别是农闲这段日子,许多无所事事的人都关心起这事来了。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