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奋斗日常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 60 章

    转天一早, 百货大楼里莫名其妙有种全员兴奋的气氛。

    程舟完全摸不着头脑, “这是怎么了?”

    万红凤偏过头说:“你不知道吗?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啊。”

    程舟很快便亲身经历了领工资的全过程, 拿到了半个月的工资十六块五角钱,满怀激动的心情,蹲在柜台底下翻来覆去数了半天。

    正玩着木头块的明宇都忍不住抬起头,眼睛直溜溜的盯着钱票, 稚嫩的声音充满羡慕的语气, “小叔叔。”

    程舟当即豪气万千的给他塞了五角钱,怕他不小心弄丢了, 特地塞到小崽子胸前的口袋里, “明宇回了家,拿去给你爸爸看看,知道吗?”

    他得在霍大哥的面前刷刷自己的存在感!

    到了中午, 方晓婷来接小崽子的时候, 提前和他说道:“后面这五天我们学校放农忙假, 所以我就不把明宇送过来了。”

    九月农忙时分,田埂处处有稻香,学校里的那些农村孩子都得回去到庄稼地里帮忙呢。

    程舟点点头, 在小崽子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大嫂, 我知道了。”

    学校都开始放了农忙假, 估计百货大楼也得开动员大会了。

    果不其然,当天下午下班的时候,百货大楼所有员工齐齐聚在一楼开起大会。

    “同志们, 安静安静,大家听我说,咱们百货大楼也得动员几位同志到农村参加劳动,有没有哪个同志自告奋勇?”

    话音未落,有人提议道:“我建议咱们投票,积极参加劳动是每个同志都应该有的思想觉悟。”

    人群里有个稍微尖利的嗓门急着喊道:“我们这些老胳膊老腿的,去了反倒是添乱了。”

    “就是,不是我们不积极——”

    程舟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然而还是被一位老婶子狠狠拍了后背推出来,差点被拍的当场摔在地上。

    “程舟不是新来的吗?又是年轻小伙子,有的是力气,我投他一票。”

    万红凤当场就骂,“说话就说话,你干吗故意下重手打人?”没看见程舟都被拍的踉跄了两步吗?

    “哎瞎说什么呢?我哪里打人了?”

    程舟垂下眼,努力忍住自己也想骂人的情绪,后背被拍的一阵酸麻,只怕里面都被拍红了一大片。

    这个臭不要脸的老婶子下手可真重。

    宋珍珠站得远,眼神不由得有些着急,暗暗捅了捅钱大勇的后腰,示意他出去说两句。

    钱大勇咳了咳嗓子,“咱也别搞那些乱七八糟的投票了,大伙儿都等着下班回家吃饭呢,我来指定几个人,王修竹,秦大壮,李聪聪,今年就让你们三个年轻小伙儿去参加劳动。”

    被点名的那几人欲言又止,钱大勇直接说道:“等你们回来以后,我给你们放两天假好好休息。”

    ……

    动员大会结束以后,万红凤跟在程舟后面说:“程舟,你没事吧?那个赵老婶就是欠抽,你忍忍,她那人仗着自己资历深,撒气泼来谁都挡不住。”

    “我没事,红凤姐,你先走吧,我的自行车就在车棚里停着呢。”程舟笑了笑,和她招手告别。

    转身的瞬间,程舟的眼神轻飘飘的看向人群里的赵老婶,精神力散开,狠狠绊住了那个欠抽的老婶子,敢这么打他,活该你摔个大马趴。

    “哎呦,哪个孙子故意伸脚过来的?”赵老婶及时反应过来,在原地踉跄了两步。

    程舟低下头给自行车开锁,继续在私底下用精神力使坏,他还没彻底出了这口气呢。

    “哎呦,又是谁——”

    前面恰好是一小段下坡路,赵老婶莫名其妙又被绊了一跤,周围人尚未反应过来,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婶子咕咚咕咚便滚到了街道前边的臭水沟里……

    赵老婶呸呸了两声,呻.吟道:“我的腿、腿好像动不了了……你们这些龟孙子还不赶紧过来拉我一把?”

    “……”众人齐刷刷的捂紧鼻子,一个个争先恐后走得飞快,显然没一个人愿意去帮忙把她拉出来。

    钱大勇在后头走着,不得不捏着鼻子让几个壮小伙子把她拉了上来,然后迫不及待将这个人缘极差的老婶子扔到平板车上,马不停蹄送去了医院。

    钱大勇遥遥喊道:“哎大柱,你顺路去赵婶子家里说一声,让他们快点带着钱去医院,咱们几个手里可都没带一分钱呢。”最后一句明晃晃的睁眼说瞎话。

    不幸被点名帮忙传话的大柱:“……”

    宋珍珠幸灾乐祸的偷偷笑了笑,走到车棚里关心道:“小舟,你那后背没事吧?”

    程舟出了气,心情肉眼可见的好了起来,“没事,大姐,我先回家去了。”

    回了小院子没多久,霍越泽也拎着挎包下班回来,裤脚处有些不太明显的水迹。

    程舟也没仔细注意,忙撩起衣服让他帮忙看看后背,洗漱间里的镜子太小,他自己没法完全看清楚。

    白皙的后背下方依然残留着清晰的吻痕,深浅不一的痕迹逐渐没入裤腰,可是靠近肩膀的上半部分却突兀的红了一大片。

    霍越泽的脸瞬间黑了下来,手指轻轻抚摸上去,声音狠厉,“这是谁打的?”

    程舟也委屈,三两句便告了状,最后没忘记说自己狠狠报仇的事情,“敢这么下狠手打我,我才不憋着这口气。”

    霍越泽忍下心底的怒意,拿着湿毛巾帮他冷敷,见那片红痕稍微淡了下来,这才将人抱到怀里哄了半晌,“还好没怎么肿,明天应该就看不出来红痕了。”

    程舟贴紧他,开口问道:“你们有没有开动员大会?你是不是被抓壮丁了?”

    托了钱大哥的福,他不用到农村参加劳动,这也勉强算是今天比较开心的事情了。

    “对,我和崔家齐都被选中了。”霍越泽皱眉,“这次我们被分配到了臧临县,那边有个大队很缺劳动力,所以后面这七天我应该没法回来。”

    “啊?怎么要那么久?大嫂学校那边也才放五天的农忙假啊。”程舟下意识抱紧他,他还没和霍越泽分开这么久呢。

    “可能是那边要忙的农活很多吧,也可能我们早点忙完了,我就提前回来了。”霍越泽说。

    程舟满脸不情愿,“我不想和你分开那么久。”

    “舟舟,我会尽力早点回来的。”

    霍越泽笑了笑,哄着说道:“等我回来以后,加上礼拜天就有两天的假期,到时候我就带你去我那个御厨朋友家里蹭饭,你不是一直想去吗?”

    程舟满目惊喜,在他身上不自觉动了动,霍越泽按住他,低头叮嘱道:“这七天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里住,明天一早我就把你送到教师家属院,你带上几件换洗衣服,就住在我的房间里,好不好?”

    “好啊,正好我也能尝尝大嫂的手艺。”程舟笑道。

    到了晚上,想到两人要分开足足七天,程舟有些舍不得,修长的双腿有些无力地缠着霍越泽,贪心吞吃着,像是在尽力挽留着眼前的人。

    霍越泽俯下身亲了亲他,故意咕哝道:“舟舟,你的小肚皮里什么时候才能有个蛋宝宝呢?”

    他倒是无所谓,可这个小笨蛋不是很想要吗?

    程舟当即捂住他的嘴,“你、你给我闭嘴,少说话。”

    ……

    一夜过后,天亮了。

    到了霍大哥的家里,程舟有些萎靡的坐在床边,愣愣看着霍大嫂在厚实的棉被上穿针引线。

    霍越东抱着小崽子,好笑道:“不就是一个周没法见吗?你至于这么闷闷不乐吗?”

    一大清早就给他皱着脸,简直就是没长大的小孩子心性。

    程舟侧过身子不去看他,方晓婷笑了笑,“舟舟,再过五天就是中秋节,你会不会做月饼?大嫂给你教着做月饼。”

    “做月饼?”程舟还是提不起兴致来。

    “对,我把做月饼要用的材料都早早备齐了,等给你们把这床被子做好,下午就教你做月饼。”方晓婷笑道。

    霍越泽不在的第一天,程舟就靠着做月饼来打发时间。

    到了晚上尝到新鲜出炉的烤月饼,分分钟忘记了心底的不快,眉开眼笑地连着吃了三块月饼!

    霍大哥、霍大嫂:“……”原来这么好哄的吗?

    眨眼间又到了星期一,程舟带着小明宇一块去了百货大楼上班。

    柜台里侧靠近左边的狭窄地方,底下已经铺了一层破旧的小棉被,上面零零碎碎打了一堆补丁,十几个打磨的光滑圆润的木头块和两个圆球散落在周围,方便小崽子拿着玩耍消磨时间。

    程舟刚刚安置好小崽子,左边柜台的万红凤便迫不及待的凑过来说话。

    碍于底下有个小崽子,万红凤特地压低声音,“哎程舟,你听说了没?那个冯花花死了。”

    程舟皱眉,“谁是冯花花?”

    “就是那个反复来你这里闹事的疯女人啊,她不是莫名其妙成哑巴了吗?我二叔家和她家离得近,前天晚上就听说了,那个冯花花掉河里淹死了。”

    “掉河里淹死了?”

    万红凤低声说道:“哎,我估计她是不小心掉了进去,肯定不可能是自己跳河的,偏偏她又成了哑巴不能呼救,这才导致出事了。”

    程舟有些心惊,这事该不会是霍越泽出手做的吧?

    大前天他刚和霍越泽发牢骚告了状,后脚这女人就死了,这未免也太巧合了?

    不管他的心里怎么想,面上却始终不动声色,陪着万红凤闲唠了两句,而后便开始了认真工作。

    日子恍然而过,很快便到了中秋节。

    这天夜晚,圆月高高悬挂在深邃的夜空当中,月光显得格外明亮,与人间的万家灯火交相辉映。

    霍家摆了一大桌子好酒好菜,虽然一家人没有聚齐,可是霍大哥的心情依然挺不错,拉着程舟死活要喝酒。

    “……”程·乖宝宝·舟从来没喝过酒,推辞了半天盛情难却,不得不拿筷子蘸了点白酒小心翼翼地尝了尝,可惜没怎么尝出味来,好像有点辣辣的感觉。

    霍大哥催他,“你拿着筷子能尝到什么味?干脆点,是男人就把这杯酒干了。”

    方晓婷抱着小崽子坐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他们两人闹,也不帮着程舟避开喝酒。

    程舟被他一激,豪气万千地干了眼前的一杯酒,瞬间辣的弯腰咳嗽,“咳咳咳,怎么这么辣?好难喝啊,大哥,你就是故意坑我的!”

    方晓婷连忙递给他一杯水,笑着说道:“谁让你一口气全喝了?慢慢喝就不用这么咳了。”

    程舟:“……”一个两个没安好心,都是存着心故意逗他呢。

    一家人吃吃喝喝直到深夜,又被灌了两杯酒的程舟有些晕,不得不趴在桌子上闭眼打瞌睡。

    就在这时,门外咚咚咚想起了敲门声。

    霍大哥喝的比较多,摇晃着脑袋问:“都这么晚了,还有谁会过来串门?”

    方晓婷前去开门,风尘仆仆的霍越泽大步走了进来,“大嫂。”

    “你怎么回来了?”方晓婷有些诧异。

    “今晚是中秋节,我就想回来看看。”

    霍越泽笑了笑,走到饭桌前却不由得皱起了眉,把晕沉沉的程舟抱了起来,“大哥,你该不会灌他酒了吧?”

    “……”有些心虚的霍大哥急忙否认,“没,他自己嘴馋,喝了两杯就醉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程舟歪了歪脑袋,勉强睁开眼看清楚了人,语气顿时有些惊喜,“你、你怎么回来了呀?”

    说话的声音绵软无力,显然还有些醉意。

    “我回来看你,明天上午就走。”霍越泽搂紧他,抬起眼皮凉凉道:“大哥,我先带他进屋了,明早我再和你算帐。”

    霍大哥:“……”

    方晓婷忙道:“越泽,你要不要吃饭?我给你把凉的饭菜热一热。”

    “不用,我之前吃过饭了。”霍越泽头也不回道。

    霍大哥、霍大嫂:“……”

    霍越泽反锁好房间的门,“舟舟,今晚我陪着你睡,你现在头晕不晕?”

    “有一点晕,”程舟牢牢抱紧他,委屈的和他叭叭叭告状,“大哥他没安好心,故意灌我酒……”

    “明早我就帮你收拾他,”霍越泽解开皮带,伸手捂紧了他的嘴,“宝宝,你乖乖的,忍着别发出声音,这房间的隔音可没那么好。”

    整整五天没见,他想程舟想的简直有些发疼。

    程舟尚未反应过来,便被霍越泽抵在书桌上,身子不由得有些发软,张嘴咬住他的肩膀,泛红的眼角渐渐漫出水意。

    漫长的疏解过后,霍越泽亲了亲他困顿的眼皮,“累了就好好睡,我出去接盆水。”

    程舟睁开眼,语气有些难为情,“你、你别让大哥大嫂看见。”

    霍越泽笑了笑,只怕他不说,那两个聪明人都能猜到他在干什么坏事呢。

    霍越泽来的匆忙,走的也匆忙。

    临走之前也没忘记警告霍大哥,不许再故意欺负程舟给他灌酒,不然等着他回来了,看他怎么和他算帐?

    被警告的明明白白的霍大哥:“……”至于这么护崽吗?

    被霍越泽帮忙出气了的程舟,得意洋洋的在霍大哥面前晃,连走路都带着张狂的气势,缠着霍大嫂教他腌制酸菜,抢着抱小崽子玩耍……

    霍大哥眼不见为净,任由小兔崽子在家里蹬鼻子上脸挑衅他,耐着性子忍了两天,等到霍越泽彻底忙完农活回来以后,当天下午就把程舟扔出了门。

    小兔崽子,和他斗!

    既然正主回来了,早点团吧团吧扫地出门再痛快不过了。

    霍越泽托付大嫂帮忙做的两床厚实棉被也彻底完工,趁着夜色天黑,悄无声息扛着棉被搬回了小院子。

    程舟满足的在棉被上来回打滚,“这个厚被子好舒服啊,可惜现在天还没冷起来。”

    “好了躺够了就起来,咱们把它叠起来塞箱子里,等到了冬天再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