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倾城,冥帝爆宠小毒妃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17章 幽怨的小白

    “师父,你干什么。”凤云瑶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按在他的怀里无法起身。

    帝九殇抱住她的腰身,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别动。”

    他声音一如既往的冷凉,听不出他的情绪,可不知怎的她感觉他的心情不太好。

    肯定因为想到令他心寒的家人了吧,明明有那么多家人却没一个人关心他。

    凤云瑶双手环住他的脊背,在上面拍了拍,“不在乎你的人,没必要为他们伤心难过。”

    没想到强大的帝大神也有悲伤的时候,还真有那么丁点的可怜。

    帝九殇抱得美人归心情正爽着呢,他早就想这么抱着她今日终于得偿所愿,没想到她竟然会误会他在为家人伤心。

    这个傻丫头平时很聪明,可一旦到了感情上就变得迟钝起来。

    不过,被误会正好,若非如此她肯定在第一瞬间将他推开。

    过了一会儿,凤云瑶便将抱着她的帝九殇推开,大热的天这么抱着会出痱子的,若非大神身体微寒她早就将他推开了。

    想起爷爷在的时候,帝九殇向她表白,说喜欢她的话,八成是为了让爷爷答应她嫁给他。

    他对她的感情只怕和她对他的差不多,和他在一起不反感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小的期待,两世她都未曾喜欢过他人,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滋味是什么。

    “你知道怎样才算喜欢上一个人吗?”凤云瑶好似在点醒自己却又在和帝九殇说话。

    “知道。”

    本以为他也不知道谁知他竟毫不犹豫的说自己知道,“那你说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就是我对你的感觉。”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帝九殇微垂着眼眸好似在做什么纠结一样,随后,拉起凤云瑶的手按在自己的心脏处,表情十分认真,“烈云说过,抱着喜欢的人心就会跳的比较快,每天想着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还有……”

    后面的话有点说不出口。

    “还有什么?”

    听到她的问话,帝九殇抿了抿唇,一本正经道:“看到她就想抱她,亲她。”

    说话间,他的大手抚上她的脸颊,用拇指在那晶莹粉嫩的唇上蹭了一下,柔软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想起那天她亲他的感觉。

    “和她颠鸾倒凤。”最终还是说出了最后一句。

    凤云瑶小脸砰的一下全红了,如果说这话的人不是大神,她肯定会觉得对方在耍流氓。

    能将这么暧昧的话说的这么的一本正经,除了大神还有谁。

    还有那个混蛋烈云,看把她家纯纯大神教成什么样了。

    帝九殇捧着她微红的脸颊,冷凉的眸子里多了份深沉和柔意,“臭丫头,我想亲你。”

    他早就想一亲芳泽了,如今她已经成了他的未婚妻,应该可以亲了吧。

    帝九殇低头现在她的头顶吻了吻,慢慢往下……

    “师,师父……”

    就在两人快要亲到了的时候,突然一股恶心的臭味从凤云瑶身上的乾坤袋中传了出来。

    接着就见一团白色的东西从乾坤袋内跑了出去。

    “咳咳咳,呛死小爷了。”小白用趴在椅子背上,用爪子捏着鼻子大口大口的吸着新鲜空气。

    它不就是吃了一个魔兽丹吗,怎么放的屁这么臭。

    就在这时,小白忽而感觉到有一道冷寒的目光打在它身上。

    帝九殇凉凉的看着它,显然它搅黄了某人的好事。

    而凤云瑶早就起身,将臭气熏天的乾坤袋丢到了一边。

    满脸黑线的看向小白这个罪魁祸首,“小白,你在里面干什么,怎么那么臭。”

    简直比拉在里面还要臭。

    “没,没什么。”小白有些不好意思的伸出一只爪子,“就在里面放了个屁。”

    一个屁能有这么臭吗,凤云瑶没好气的白了它一眼,“你是不是把那颗魔兽丹吃了。”

    和小白待了也有断时间了,对它放屁臭的程度还是有所了解,怎么也不会臭成这样,乾坤袋中最臭的就是那颗蜈蚣兽的魔兽丹。

    “嗯。”小白脑袋一耷拉,十分懊恼的道,“我本来想进乾坤袋中找点吃的,就看到这颗品质优良的魔兽丹,便将它吃了,早知道我肯定不会吃。”

    其实它一早偷偷溜进乾坤袋中,看能不能找到酒喝,当然,这话打死它都不会说。

    这个贪吃鬼,她本来打算先将魔兽丹除除臭味再给它吃,谁知它竟然提前吃了。

    以蜈蚣兽的毒性,只怕不放七八个屁,不会让小白的屁正常。

    便唤了丫鬟,让她去厨房拿几根白萝卜。

    被丢出房间的小白,抱着一个比它还高的白萝卜可怜兮兮的啃着。

    主人太过分了,不仅把它赶出去,还让它啃这么难吃的白萝卜。

    打发了小白,看向老神在在的帝九殇,想起刚刚他差点亲到她的画面,脸皮就不由红了红。

    见她整理好乾坤袋,才站起身,“臭丫头,我走了。”

    今日正是他石人症发作的时间,不能继续在凤家停留否则会出事的。

    凤云瑶开始有些不明白,忽而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脸色便变得凝重起来,“师父,你的身体是不是开始病化了。”

    现在是才刚过中午,那他的石人症岂不是又提前了半天。

    “没有,不过,也该去准备下了。”帝九殇幽幽说道。

    他只剩下半天的时间,凤家今日为凤老家主祝寿来的人比较多,万一提前了,被人看到那他这个弱点就要被揭开了,到时肯定会引起不少不必要的麻烦。

    凤云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石人症对他来说的确是致命弱点,听小白说过,知道这病症的也只有小白和小凤两只兽,如今多了个她,就连九霄阁的人都不知道。

    “师父,灵泉中灵气比较浓郁,要不你先在灵泉中泡下,看看能不能拖延病情发作。”

    即便不能,她也可以利用圣鼎将他悄无声息的送到云清湖。

    她这话一出,就遭到还在院子里啃萝卜的小白的嗤之以鼻。

    哼,她这么说肯是为了看主人师父的身材,还拿小泉泉当借口,主人实在太无耻了。

    帝九殇想了想点头道:“好。”

    随后,凤云瑶带着帝九殇直接进了圣鼎内部。

    上次帝九殇利用离魂之术来过此处,对这里的构造并不陌生,只是那一次碰不到也摸不到。

    “师父,你先去灵泉泡着。”凤云瑶又加上了一句,“最好将衣服全脱了,等下也好方便我给你扎针。”

    又扎针。

    想起那天在云清湖的场景,帝九殇耳朵就忍不住开始变红。

    可看正在给银针消毒的凤云瑶,她很认真的做着手里的事,丝毫没有他的尴尬。

    看来又是他多想了,帝九殇解开腰带将衣服蹭蹭脱了下来,不过,下面的亵裤还是没脱下来。

    踏入灵泉池内,便感觉到浓郁的灵气在源源不断的进他的身体内,毛孔一个个的全都舒开,吸纳着这浓郁的灵气。

    凤云瑶准备好后,就看到帝九殇背对着她坐在灵泉中,在运功吸纳。

    “师父如何,有没有感觉到身体的变化。”凤云瑶走进灵泉中,直接在他身上扎针。

    “嗯。”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自然不会再怀疑她的医术。

    很快凤云瑶扎完针就出了灵泉池。

    帝九殇有些不明白这次为何会如此快,上次还触碰到他的敏感处,险些害的他……

    心里更是莫名的有些失落。

    凤云瑶将银针消毒后就收了起来,然后,搬了张椅子坐在他的对面,说道:“师父,你先在灵泉池泡着,看看对你的病发有没有帮助。”

    如果灵泉池中的水能压制住他体内的寒毒,以后就让大神常来泡澡,说不定还真能治好他的病。

    凤云瑶待在圣鼎中无所事事,便从书架上找书看。

    这里的书籍大部分都是有关炼丹的,她也看的七七八八了,就是炼出来的丹药依旧停留在三品阶段。

    看来还是要去药宗,先将炼丹的基本功学扎实了,日后也好突飞猛进。

    “紫灵圣鼎是上古神物,你好好学习炼丹,只有品阶高了才能打开上面的层。”帝九殇朝着她手上的书看了一眼,那是一本有关七品丹药的炼制,“补血丹比较难炼,你先炼制一些培元丹,以你的能力应该可以炼制出不错的三品培元丹。”

    “那我试试。”凤云瑶一听,心里想要炼丹的馋虫便被勾了起来。

    将书放回书架上,开始准备三品培元丹的材料,然后,将黑鼎拿过来。

    这个能缩能放的黑鼎她还是非常喜欢,只可惜无法拿出来用。

    帝九殇在黑鼎上看了看,开口说道:“这个黑鼎不错,不过,切记不要弄上血,否则炼出来的丹药会变成致命的毒药。”

    竟然还暗含了这么重要的信息,幸好大神告诉她了,否则日后炼丹不小心割破了手指,她炼制的丹药岂不成了毒药。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是凤老家主那粗犷沧桑的声音,“瑶瑶快出来,我找你有急事。”

    凤老家主直接进了屋,可不见凤云瑶前来迎接他,只好在各个房间查找。

    “我爷爷来了,我们只怕出不去了。”凤云瑶微蹙了下眉头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