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独尊

把本章加入书签

一剑独尊 第八百九十五章:张文秀!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叶玄脸色大变,有人能够强行摧毁书界?

    还没等他多想,场中的空间突然间支离破碎。

    而他的脸色则这一瞬间变得苍白如纸!

    很快,叶玄出现在了万维书院内,他嘴角,鲜血不断直流,而在他右边不远处,小七单膝跪在地面上,她面前,也是一摊血迹!

    叶玄抹了抹嘴角鲜血,他看向不远处,那里站着一名女子,女子穿着一件暗金色长裙,长裙拖地,长裙之上,流光四溢,宛如星河所汇,璀璨夺目,而在她身后,飘荡着两条长袖,两条长袖之上,绣着两条昂首咆哮的黑凤,黑凤眼中,带着一股藐视天下的霸气。而她脚上,则穿着一双纯黑色的布鞋,但若细看就会发现,这双布鞋其实是用龙皮所针织而成!

    值得一说的是女子的长发,女子长发及腰,通体金色,而在她额头前,飘荡着两缕刘海。

    女子容貌也是绝世,鹅脸,凤眼,嘴角微微掀起的弧度,让她看起来有些玩世不恭与桀骜不驯!

    此人便是万维书院张文秀!

    论实力,仅次万维书院女夫子!

    而在当年,这位张文秀可是比女夫子可怕的多,因为女夫子与人为善,基本没有与人交恶过,而五维宇宙的人也聪明,不会去招惹女夫子,但是,这张文秀可不同!

    这位在当年就是一个疯魔女,你不招惹她,她是会来招惹你的!

    当年在五维宇宙,这个女人的名声可谓是声名狼藉。  

    即使在万维书院内部,也没有人敢轻易招惹她!

    因为她真的很能打!

    张文秀打量了一眼叶玄,然后看向一旁的林笑书,“就是这个家伙杀的柳士笛与韩机?”

    林笑书点头,“是!”

    张文秀突然一巴掌甩出,林笑书脸色一变,他举起圣言书挡在面前。

    轰!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林笑书与那本圣言书直接飞了出去,不仅如此,那本圣言书直接裂了开来!

    众人:“”

    见到这一幕,叶玄眼皮一跳,这女人不是一般的强啊!

    这时,那张文秀扫了场中众万维书院强者一眼,然后做了一个羞脸的动作,“丢人!你们真丢人!”

    说着,她突然指着那林笑书,“特别是你,你简直就是个废物,你怎还有脸活着?我若是你,我直接找张纸撞死了!还有那柳士笛跟天机,这两个简直就是一个超级大废物!修炼如此多年,竟然被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给杀了!死的好,死的他娘的太好了!”

    众人:“”

    叶玄神色有些古怪,这个女人是不是有毛病?

    这时,张文秀突然看向叶玄,她打量了一眼叶玄,“你很有能耐啊!”

    叶玄想了想,然后道:“讲讲道理,是你万维书院先找我麻烦的!”

    “讲道理?”

    张文秀冷笑,“那是个什么玩意?”

    叶玄:“”

    这时,连浅的声音突然自叶玄脑中响起,“跑!”

    叶玄正要说话,张文秀突然右手一抓,一股强大的力量笼罩住叶玄,“出来!”

    她声音落下,右手猛地一提,这一提,直接将连浅从界狱塔内提了出来!

    这一刻,叶玄脸色变得极为凝重起来,这女人的实力,真的比那尘一梦还可怕啊!

    “呦,啧啧”

    张文秀打量着连浅,“我倒是谁,原来是连浅,原来你还没死啊?”

    连浅看着张文秀,没有说话。

    张文秀看了一眼四周,“你大姐呢?别告诉我她死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很伤心的,你也知道,不能亲手杀她,我会遗憾一生的!”

    连浅面无表情,“你那么厉害,怎么不去与夫子打一打?”

    张文秀突然一巴掌甩出,连浅双眼微眯,她双手猛地朝前一合,一道封印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然而,这道封印瞬间破碎。

    轰!

    连浅瞬间暴退,当她停下来后,嘴角,一道鲜血缓缓溢出。

    张文秀看着连浅,面无表情,“这么多年不见,你这口上功夫是越来越厉害了啊!”

    叶玄突然道:“我觉得,她口上的功夫还是没有你的厉害!”

    张文秀看向叶玄,叶玄笑道:“我曾经听过很多万维书院的事情,不得不说,我对曾经的先知以及万维书院的一些人还是挺敬佩的,但是,与你们接触过多之后,我发现,你们真的就是一坨狗屎。”

    说着,他怒指张文秀,“见不得别人好,那小塔认我为主,这是小塔自己的选择,你们书院凭什么不让?还有,打了小的来老的,怎么,你们万维书院就只会以大欺小?”

    张文秀冷笑,“别与我说这些有的没的,当然,其实如你所说,书院确实是一坨狗屎!”

    叶玄:“”

    张文秀又道:“其实,我也看这书院不爽很久了!可惜,这是老师创立的,就算在怎么看它不爽,我也没办法亲手毁灭它,我也不会让别人毁灭他!至于以大欺小我觉得,我实力比你强,我为什么不以大欺小?你有本事你也变强啊!”

    叶玄嘴角微抽,这女人,有点不按正常套路来啊!

    张文秀看向连浅,“连浅,怎么说你也是老师创造出来的,你居然帮着外人来毁灭书院,没看出来,你还有叛骨啊!”

    连浅面无表情,“张文秀,他不是外人,他是主人的传承者!”

    张文秀突然怒道:“放屁!老师与他差了多少个年代?还传承者?你当我是猪吗?”

    连浅沉声道:“小塔已经认他为主!”

    张文秀面无表情,“小塔是主人吗?小塔不过是老师创造出来的一个破烂货,它能代表老师?”

    这时,叶玄体内的界狱塔突然颤动起来!

    叶玄:“”

    张文秀冷冷看了一眼连浅,“就算他是老师的传承者,那又如何?我难道就不是老师的传承者?还有,老师当年说过的话难道你忘记了吗?同门相残者,天地共诛之!这小子杀了柳士笛,如果他是老师的传人,那可是犯了我师门的大忌!”

    连浅正要说话,这时,张文秀突然摆了摆手,“我与你们废话做什么,真是的,浪费时间!收拾了你们几个,我在去灭了符文宗!真的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欺我书院!”

    声音落下,她右手突然隔空对着叶玄就是一握,顷刻间,叶玄所在的空间直接扭曲起来!

    叶玄心中大骇,他突然怒吼,“破!”

    声音落下,那空间道则突然出现在他眉间,很快,他面前的空间直接开始支离破碎,不过,他的脸色却是在顷刻间变成了苍白色!

    远处,张文秀冷笑,“空间道则!”

    声音落下,她右手突然一挥,就是这么轻轻一挥,叶玄面前的空间直接开始层层崩碎,而叶玄也在这一刻疯狂暴退。

    一旁,小七见状,她直接化作一道剑光朝着那张文秀斩去。

    很强的一剑!

    然而那张文秀眼中却是不屑,她右脚轻轻一跺。

    轰!

    剑光破碎,小七直接飞了出去!

    毫无还手之力!

    差距太大太大了!

    远处,叶玄停下来后,他看向自己身体,此刻他自己的身体竟然已遍布裂纹!不仅如此,他的空间道则也在刚才那一瞬间遭受到重创!

    这是空间道则第一次遭受到受伤!

    这女人,比尘一梦还要可怕!

    这时,小七走到叶玄身旁,她看着远处的那张文秀,沉声道:“这女人,很强!”

    叶玄点头,“智取!”

    小七看向叶玄,“看你表演!”

    叶玄微微点头,他看向不远处的那张文秀,“文秀姑娘,在你杀我之前,我想说几句话!”

    张文秀还未说话,在她身旁不远处的那林笑书突然道:“别让他说!”

    张文秀看向林笑书,林笑书沉声道:“此人油嘴滑舌,极擅长花招阴招,还是直接镇杀为好!”

    张文秀看着林笑书,“你不让他说,我就偏要他说!”

    林笑书脸庞一阵抽搐,这女人是不是有毛病?

    他虽然这么想,但却不敢说出来,他是知道的,这女人除了曾经老师外,她谁的面子都不给!

    张文秀看向叶玄,叶玄连忙道:“文秀姑娘,你杀我,算不得什么强者,你有本事就杀我身后之人,你敢吗?”

    张文秀笑道:“你是在激将法吗?”

    叶玄道:“是的,就是激将法!文秀姑娘,你敢随我去杀我身后之人吗?”

    张文秀哈哈一笑,“你别说,我刚好想去见见你身后之人,毕竟,做事情还是要一次性做好,带路吧!”

    叶玄看了一眼张文秀,然后他看向连浅与小七,“你们进塔!”

    小七没有犹豫,直接进入界狱塔,而连浅则是犹豫了下,然后道:“你要去找谁?”

    叶玄道:“进塔吧!”

    连浅看了一眼叶玄,没有再说什么,她进入了界狱塔。

    叶玄看向张文秀,“走吧!”

    说完,他转身离去。

    远处,那林笑书刚要说什么,张文秀突然道:“闭嘴!你这个智障,别浪费空气!”

    说完,她直接跟上了叶玄。

    林笑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