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极品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813章 去真爱(四十)

    刘宏幽幽转醒,有了片刻的迷茫,但很快就想起刚才的事。

    他拉住梅氏的手,急切的问道“娘,您到底把表妹他们怎么了?”

    母亲不会、不会背着他,把、把柔儿他们给、给——

    梅氏正心疼的抚摸着刘宏脑袋上新撞出来的包,哎哟,这孩子,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啊。

    都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毛手毛脚?

    她正心疼着,耳边就响起了刘宏的质问声。

    梅氏顿时有些不高兴了。

    什么叫把人怎么了?

    她能把人怎样?

    梅姨娘再不济也是她的亲侄女,刘婷、刘涛姐弟两个更是她的亲孙女孙子。

    她再怎么自私、冷酷,也不会亲手把他们给那啥了啊。

    可听刘宏这意思,仿佛她堂堂侯夫人是个心狠手辣,连嫡亲血脉都容不下的恶毒女人!

    这、这……真是气死她了。

    饶是梅氏曾经对梅姨娘有几分愧疚,此时也都烟消云散。

    还是那句话,侄女再亲,也亲不过自己的儿女。

    刘宏作为她最看重的长子,如今却为了一个妾而怀疑她,她心里如何不恼?

    人家都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她家这倒霉儿子倒好,竟是为了妾和庶出子女而跟她这个亲娘计较!

    “哼,我还能把他们怎样?”

    梅氏一肚子的火,自然没有什么好语气。

    刘宏却真急了,别人不知道他亲娘的秉性,难道他还不知道。

    他娘平日里看起来慈眉善目、高贵端方,可一旦触及她的利益,她立刻就会翻脸无情。

    就像昨天,表妹和婷儿都被打成那样了,他娘不说主动帮表妹她们求个情,还拦着不许他出头。

    这般自私、这般凉薄,为了讨好长公主,偷偷处置了表妹她们也是极有可能的。

    刘宏脑海里闪现出各种可怕的猜测。

    他如此在意梅姨娘母子三个,也不是纯粹的担心,而是觉得,他似乎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保护心爱的表妹和儿女”是唯一能证明他还活着、他还是堂堂侯府的世子爷的证据!

    刘宏仿佛走进了死胡同,梗着脖子,跟梅氏死磕上了,“娘,您说,您到底把他们怎么了?”

    梅氏气结……

    这倒霉孩子,怎么又开始犯傻了?

    这件事好不容易过去了,长公主也似乎又对刘宏开始上心,一切很快就能回归正轨。

    可他偏偏非要跟她计较这种小事?

    难道他就没有发现,长公主沉静得有些吓人?!

    梅氏一边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用力掐着刘宏的胳膊,一边偷偷拿眼角的余光去瞥安妮。

    发现她不喜不怒,就那么冷冷的看着,心里很是没底。

    刘宏却真以为表妹她们出了事,满脸悲愤的说,“娘,您怎么能这样?您明明知道,她们是我的命啊。”

    “命?”

    安妮终于出声了,她从位子上站起来,缓步走到柱子旁。

    看了看明显瑟缩了一下刘宏,又瞥了眼柱子,那啥,她快要控制不住两只手了。

    怎么办,她好想抓住刘宏的头发,然后揪着他的脑袋,用力朝柱子上撞去!

    只是,这样做有些违背她的处事原则啊。

    之前的诸多世界里,也有风澈穿越时结点出现问题,导致他跟原身共用一个身体的情况。

    那时,安妮无比期待风澈尽快“苏醒”,但出于她的良心和原则,她都没有朝原主下手。

    可这次,安妮却有些失控。

    或许是她太想念风澈,又或许是这次受系统刺激太过,更或许是眼前这个男人太极品,人渣程度,已经让安妮都忍不住动手教训他了。

    此刻,安妮甚至非常期待刘宏再极品一些,如果他自己作死,那、那她出手也能师出有名,对吧?

    安妮心思翻涌,脸上就忍不住带出了几分。

    刘宏又是一阵颤栗,不知为何,他、他十分惧怕“长公主”的眼神。

    因为,他从这双眼睛里,看到了一种蠢蠢欲动的嗜血和残忍。

    他甚至觉得,约莫在“长公主”看来,他不再是她痴迷的爱人,而是、而是一只可以任由她宰杀的牲畜!

    “你说梅柔是你的命?”

    安妮缓缓在刘宏面前跪坐下来,与他平视,冷冷的问出这句话。

    刘宏咕咚淹了一口唾沫,目光慌乱的闪躲,根本不敢跟安妮对视。

    梅氏急了,恨不能锤死自己这个蠢儿子。

    都是做女人的,梅氏可比刘宏更能“理解”长公主的心思。

    你特娘的当着自己妻子的面,说另一个女人是你的命,你把你妻子置于何地?

    更重要的是,你妻子出身高贵,而你阖家上下,现在都需要指望人家啊!

    梅氏觉得自己刚才真是脑子抽了,怎么就主动提前了梅姨娘三人?

    她的本意是想向长公主卖好、邀功,结果却弄巧成拙。

    “你这孩子,少浑说,什么命不命的?”

    梅氏气得在刘宏背上用力捶了好几下,嘴里更是赶忙说道,“再说,我也没把梅姨娘他们怎样,就是把他们送去庄子上了。”

    “娘,那也不行啊。表妹和婷儿受了伤,身体那么虚弱,本该好生静养,怎么能——”

    刘宏不看安妮的眼神,倒是没那么惊恐了。

    他听了母亲的话,略略松了口气,但还是不甚满意。

    “刘郎,我这般心仪与你,把你当成我的命,你却把个贱人当成你的命?”

    安妮听到刘宏这可笑的言论,顿时觉得这样的渣男,就算自己暴打他一顿,别人也不会说什么,反而会拍手称快!

    而她,也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

    嗯,没错,她不光是为了能再见到爱人,更多的,是想教训这种渣男!

    安妮给自己做完心理建设,抬手就抓住了刘宏的发髻,用力往柱子上一磕。

    哐当!

    刘宏的头重重的撞在柱子上,只把他撞得眼冒金星。

    不过,这次刘宏倒很坚强,这一下并没有把他弄昏厥。

    安妮有些失望,她又咬牙说了句,“这些年我因为爱你,而容忍那个贱人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可你们非但不领情,反而还笑我傻。”

    “哈哈,本宫可不就是傻吗,捧着一颗真心,却任由你们践踏!”

    安妮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揪着刘宏的头发。

    嘭、嘭嘭!

    足足撞了好几下,刘宏终于双眼一番,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