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数械武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四百五十九章突围

    一记突如其来的重创,震撼在场所有人,那一道银光之中所蕴含的能量,已经无限接近于真正的真元境武者施展出的真元武技,威力之大,远远超越了在场所有人的想象,包括它的使用者。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闪舞小说网..手机端

    剧烈的银光虽然仅仅只是一道,但几乎照亮了整个小城镇的上空,扩散出来的波动,让整个小镇的人都感受到了真元武技级别的可怕威力,也幸亏男子悬浮在空中,这一招的余劲也散在了空中,否则打在地面上的结果难以想象。

    男子被打穿了肩膀,这仅仅只是表面上,内里更有奇异的能量从伤口涌入他的体内,强烈的疼痛让他再难以悬浮空中,他强行抑制住疼痛,缓缓的落在了地面上,幸亏解沐没有命中要害,要不然他已经魂飞魄散了。

    他看向空中的“银铠”,心中说不出来的忌惮,一股惊惧之情在胸腔蔓延,他不想打了,好不容易才突破到真元境初期,他一点也不想死在这里,他还没有组建自己的家庭,而他的父母也还等着他去赡养。

    他的父母只不过是一对普通的先天武者,在众多的龙组成员之中,一点不显眼,但是他们很幸运的抚育出了一个真元境的儿子,付出了太多的辛劳与汗水,他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报答二老。

    想想他的父亲,为了帮他争取练武的资源,冒着生命危险去闯寒冰死域,一个先天境武者闯寒冰死域,能活着回来,已是极为不易,一辈子挣得那一点点功勋值,全部给他换取了生活和修炼用品。

    他的母亲,一个温柔、贤惠、善良的女人,为了他,没日没夜的在工厂工作,制造只有先天境武者才能制造的精品战甲,每每想到这些,都让他的心里非常难受。闪舞小说网..种种的过往,如走马灯一般在他眼前闪过。

    解沐也没想到“银铠”能有这么强的战力,但是这一击过后,“银铠”的能量大量消耗,无法再支撑战斗太长的时间,他必须速战速决,谁知道这城里还有没有隐藏的高手,必须尽快突围!

    想到这里,“银铠”空中转向,瞬间来到男子身前,对着他的脑袋,一拳砸下!

    拳风吹散了男子的发型,吹破了他的衣服,在他身后的地面上烙印了一个巨大的拳印,深入地面砸出了个大坑,“银铠”转身离去,援助小冉,但是,在这原地,没有血迹,没有尸骸,解沐他没有杀人!

    男子睁开了双眼,一下子坐在了地面上,剧烈的疼痛从全身各处传来,虽然疼痛,但他毕竟没死,胳膊上的伤再重,也顶多是个残疾,以他真元境的修为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他看着那远去的“银铠”,疼痛之间,却也陷入了迷惘当中。

    “银铠”转眼来到小冉身边,一落地,那些悟道境武者也好,开元境武者也好,都没有了出手的欲望,纷纷看着“银铠”,心中警惕至极,但哪一个也不敢先出手,他们都害怕招致杀戮。

    解沐没有理会眼前这些连“银铠”防御都攻不破的人,他的脑海里,还是刚刚男子的那一个表情。

    紧紧的闭着双眼,两行清泪不断流淌,虽是赴死,但正是这个表情,却让解沐怎么也下不了手。

    不知道这是为何,在“银铠”之中,解沐战意升腾,战意很容易也带来杀意,而他本身也受到《杀意决》和“无间”的影响,没有变得嗜杀成性已经很是不错,留活口,已经是他好久没有做过的事情了。闪舞小说网..

    但是,看到男子这个表情之时,一种莫名奇妙的感情,冲击着他的心灵,一时间,杀戮之心尽散,战意虽有,但杀意全无。

    解沐面无表情,凝重而严肃,只可惜被“银铠”全面包裹,没人看的见,他没有了杀意,战意也不再那么高昂,也不想再与眼前的这些人纠缠下去,叹了口气,对小冉说道“不杀了,突围吧。”

    小冉闻言,秀眉微皱,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真元境的武者,坐在地上,身受重伤,却明显没死,解沐他竟然没有下杀手?在她印象里,从琴岛看到管志东之墓之后,解沐出手很少留过活口。

    不过此时也不是详细询问的时间,小冉点了点头,“嗯,突围。”

    说完,解沐一手抓着小冉,“银铠”腾空而起,向着远处飞去,飞行的速度还是很快的,直接向着远处而去,那留在原地的悟道境武者也好,开元境武者也好,竟无一人敢阻拦,实力的差距太大了。

    坐在地上的男子看着“银铠”远去的方向,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默默的低下了头,继续运转内气,恢复自己的伤势。

    ……

    解沐带着小冉向长林城的方向飞去,飞行的速度虽然极快,但是飞了不超过五分钟,两个人就落到了地面上,“银铠”还有一点能量,只不过解沐没有继续动用,此时已经距离那个小城镇很远很远了,相对安全。

    当然,此地离长林城,也有很远的一段路要走。

    小冉看了看四周,对解沐道“这里是平原,我们还是快点离开此地,如果再有追杀,就麻烦大了,他们很快会得到消息,真元境初期武者失败了,下一次来的,有可能是真元境中期,甚至是后期了。”

    解沐摇了摇头,此时他的心思,并没有全部放在对敌思考上,他看着小冉,竟一本正经的说道“小冉,你说,敌人,是否值得饶他们一命呢?我一直觉得,只要是敌人,那就应该杀死,甚至杀过,否则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小冉听这话,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问这种问题?”

    说完这句话,小冉叹了口气,她发现解沐的目光并不是在开玩笑,他是在说真的,无奈之下,只能说道“敌人,自然未必要全杀,有些人也许是真心与我们为敌,但还有很多人,只是服从命令而已。

    ”

    “这些人没有自己的观念,他们只是听从上司、老板或者家主什么的命令,说杀谁就杀谁,就算是杀人无数,但是,也许没有一个人是他自己自愿去杀的,也许,他本身是个敢在马路上扶老人的大好人呢?”

    说完这句话,小冉叹了口气,她发现解沐的目光并不是在开玩笑,他是在说真的,无奈之下,只能说道“敌人,自然未必要全杀,有些人也许是真心与我们为敌,但还有很多人,只是服从命令而已。”

    “这些人没有自己的观念,他们只是听从上司、老板或者家主什么的命令,说杀谁就杀谁,就算是杀人无数,但是,也许没有一个人是他自己自愿去杀的,也许,他本身是个敢在马路上扶老人的大好人呢?”

    说完这句话,小冉叹了口气,她发现解沐的目光并不是在开玩笑,他是在说真的,无奈之下,只能说道“敌人,自然未必要全杀,有些人也许是真心与我们为敌,但还有很多人,只是服从命令而已。”

    “这些人没有自己的观念,他们只是听从上司、老板或者家主什么的命令,说杀谁就杀谁,就算是杀人无数,但是,也许没有一个人是他自己自愿去杀的,也许,他本身是个敢在马路上扶老人的大好人呢?”

    说完这句话,小冉叹了口气,她发现解沐的目光并不是在开玩笑,他是在说真的,无奈之下,只能说道“敌人,自然未必要全杀,有些人也许是真心与我们为敌,但还有很多人,只是服从命令而已。”

    “这些人没有自己的观念,他们只是听从上司、老板或者家主什么的命令,说杀谁就杀谁,就算是杀人无数,但是,也许没有一个人是他自己自愿去杀的,也许,他本身是个敢在马路上扶老人的大好人呢?”

    说完这句话,小冉叹了口气,她发现解沐的目光并不是在开玩笑,他是在说真的,无奈之下,只能说道“敌人,自然未必要全杀,有些人也许是真心与我们为敌,但还有很多人,只是服从命令而已。”

    “这些人没有自己的观念,他们只是听从上司、老板或者家主什么的命令,说杀谁就杀谁,就算是杀人无数,但是,也许没有一个人是他自己自愿去杀的,也许,他本身是个敢在马路上扶老人的大好人呢?”

    说完这句话,小冉叹了口气,她发现解沐的目光并不是在开玩笑,他是在说真的,无奈之下,只能说道“敌人,自然未必要全杀,有些人也许是真心与我们为敌,但还有很多人,只是服从命令而已。”

    “这些人没有自己的观念,他们只是听从上司、老板或者家主什么的命令,说杀谁就杀谁,就算是杀人无数,但是,也许没有一个人是他自己自愿去杀的,也许,他本身是个敢在马路上扶老人的大好人呢?”

    异数械武

    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