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家小农女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一零二三章 你以为她缺这点银子?

    姑母病重,郑笃初忧心忡忡。因为程夫人之所以会得病,全是因为她服用了郑笃初孝敬的丹药,而解毒丹对她又没多大作用的缘故。

    “咳,咳!”郑笃初咳嗽两声,丹药他也没少吃,虽服用了解毒丹,但他两进大理寺受苦,身体也大不如前了。

    右相程无介的思绪被他打断,便关怀道,“药可服了?”

    郑笃初躬身谢过姑父的关心,“服了。笃初无事,只是近来季节更换,身子有些不适。”

    终于要入夏了呢,程无介觉得今年的春天发生了太多事,日子变得格外漫长,他这段日子,格外焦躁。他恨不得一闭眼一睁眼就是五个月后,内侄女郑春凤已经平安将皇子生下,普天同庆。

    “关于圆通和七皇子的消息,可查到苗头?”

    郑笃初和程贤文是程无介的左右手。程家的消息途径由三儿子程贤文管着;程家的生意由他们俩共同打理。

    程贤文摇头,“儿子这边没有消息。”

    程无介看向郑笃初。

    郑笃初除了打理生意,还掌握着郑家的消息途径和程郑两家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他的消息更为灵通。

    不过这次,郑笃初也摇了头,“侄儿派人四处打听过了,消息的来处还是追查不到。”

    追查不到源头,就是大有问题了。因为放出这个消息的人,定是大有来头。

    这个人,要么是已经死去的柴严亭,程无介知道他有这个本事;要么就是二皇子,因为他是这件事情的受益者;也有可能是三皇子,他想以此扰乱众臣的视线。

    程无介轻捻胡须,目中精光闪动,“不过是谁点的火,咱们都要让它烧得更旺。”

    “不错!”郑笃初点头,最好这场火直接把柴严景烧成灰,让他侄儿的登天路上少个敌手!

    程贤文低声问道,“父亲,你觉得这件事是真是假?”

    程无介摇头,“八成是假的。”

    也就是说,还要有两成可能是真的?皇宫戒备森严,七皇子都有可能被柴严亭调包?

    程贤文不禁陷入沉思,如果这事儿是真的,那么圆通是要抓还是该救?七皇子该杀还是该留?谁又能证明这两人的身份?

    郑笃初则观察姑父的表情,他这么说应是有点根据的,莫非他与柴严亭的余党有联络?

    看着姑父白里透红的脸色,再想到姑母白中透青的脸,郑笃初心里难受。姑父不服用自己带回来的丹药,是真的不喜欢服丹,还是早就猜到丹药有问题?

    若是后者,那么……

    “混账东西,你彻夜未归,又去哪儿惹祸了?”程无介忽然大骂,吓得郑笃初一激灵,连声咳嗽起来。

    程贤文的手也一哆嗦,差点把茶杯扔出去。他定神向门前看,见他六弟程贤武用衣袖遮着脸,想从门廊下偷溜过去,却被父亲逮了个正着。

    程小六把手放下,心不甘情不愿地走进书房,跪在父亲面前,“爹,儿子没惹祸,是被人欺负了。”

    真是倒霉到家了,昨夜他和汪英堂、柴二哥被人打,他俩的棍子打在了后背和肉最多的地方,只有他,棍棍打在脑袋上!

    若非他头铁,说不得这条命都交待了。

    见到小儿子青紫的额头,程无介皱了皱眉,“跟人打架了?”

    程贤文眼睛跳了跳,截住小六的话,“六弟,现在是多事之秋,你还是小心为上,天晚后莫在府外逗留。”

    “儿子这么老实,怎么会跟人打架呢。昨夜儿子用完饭刚到街上,就被一帮人拎着棍子莫名其妙打了!”程小六说得委屈巴巴,望着父亲的眼里都带上泪花了。

    程无介哼了一声,“打不过还不知道跑?以后出去多带几个人,免得被人打死在街上!”

    “是。”程小六乖乖退了下去。

    看着小儿子走路还抱着脑袋,程无介叹了口气,“不争气的东西,贤文,以后你带着他,莫让他再去惹祸。”

    “是。”程贤文低声应了。

    郑笃初用帕子捂住嘴,又咳嗽了几声。

    若不是姑父惯着,小六能到现在还这么胡闹?怨不得姑母一直觉得姑父最宠的,其实是这个庶子呢!

    嫡庶不分乃是大忌,若非姑父有失偏颇,姑母也不会因为怕小六夺家产而容不下容他,贤文也不会防着他,不让他插手程家的生意。

    管家从外院快步走了进来,进屋低声道,“老爷,刚传回的确切消息,寒江水鬼全不见了,老巢一夜之间也被人搬了个干净!”

    什么?

    程贤文站了起来,郑笃初连声咳嗽。寒江水鬼这么轻易就被人抓住了,怎么可能!

    “何人所为?”程无介面色无波地问道。

    “应是晟王府的人。”管家道。

    晟王府的侍卫和暗卫一向厉害,若是他们所为,也就难怪了。为了几箱布,晟王居然派人剿匪,未免小题大做!

    程无介立刻吩咐道,“你俩速去将与此事有关的人清理干净,莫让陈小暖随棍而上。”

    郑笃初喝了几口药水压住咳嗽,才哑声道,“若真是晟王府所为,依照陈小暖的脾性,她可能会押着水匪去京兆府击鼓告状。”

    程贤文冷声道,“她去了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最多揪出两三个管事罢了,丢人现眼,不懂规矩!”

    程无介可不这么想,京兆尹柴仁安不足为俱,但卢正岐领着京兆府行走的头衔,他可是圣上面前的红人,若是他较起真来,这事儿还真有点麻烦。

    “姑父放心,他们查不到咱们身上。”郑笃初见姑父担心,又言道。

    “你当晟王府的人是吃素的?陈小暖只要敢去京兆府击鼓,就说明他们一定查出了些蛛丝马迹!”程无介沉着脸,“你们俩随时关注这件事,尽量推诿干净。”

    程贤文道,“要不,儿子先派人去探探她的口风,跟她私下解决?大不了陪她些银子罢了。”

    程无介烦躁不已,“你以为陈小暖缺这点银子?她随便抓下一根头发,圣上都会用金子给她续上!”

    父亲这声调,怎么听着酸溜溜的呢……

    程贤文不敢吭声了。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