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家小农女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九三五章 闹肚子

    娘亲和妹妹要去登山,小暖不管多忙也要陪着。

    今日风和日丽,也的确是个外出踏青的好日子。沿着开辟出来的山路,众人拾阶而上,边走边欣赏着树梢上和石缝间的浅浅春色,心情舒畅。

    “九清道长,小僧有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度通踩着稳固的石阶,尽量不看跑在前边的小草和师弟。

    “度通请讲。”小暖笑道。

    “修这条山路,定花了不少银子吧?”度通问道。这条上路的石阶整齐漂亮,可以说就是用银子堆起来的,度通觉得以小暖的作风,不该花这冤枉钱才是。

    小暖也不藏着掖着,“山顶发现神石曾青时,易王和晟王曾以为此山内有曾青矿,便派了人凿了一些山石取宝,后发现此处并无可采的曾青,才收了手。开凿山石时,为了不破坏神山,贫道让他们将山石凿成阶石摆在山下,铺就了咱们脚下这一段石阶。待庙修成后,有人登山祭神,贫道便允他们搬一块上山修阶,这山路便是如此修成的。”

    会上山祭神的能亲自参与修石阶,定是荣幸之至,并将此广告四方。也就是说,小暖修石阶修的物料和工钱都没花,简直太绝了!度通两眼放光,“阿弥陀佛,九清道行远在贫僧之上,贫僧佩服之至。”

    “哪里哪里,你能借用天时地利,造就人和,让镇清寺的香火日渐旺盛,贫道也佩服之至。”小暖说的是真心话,度通绝对是个人才。可惜他出家了,还不是道士。

    两人聊得正兴起时,忽见前边的圆通蹬蹬蹬地捂着小肚子跑了下来,脸色惨白。

    度通赶忙拦住问道,“师弟这是怎么了?”

    圆通急切道,“师兄快放手,圆通肚子好痛,要去方便。”

    这里是神山,不能随处方便,小暖着人沿着山路边修了几处茅厕,离此处不远边有一个。

    圆通捂着肚子跑过去,半天才捂着肚子从里边出来,小脸惨白惨白的。智真过去帮他擦着额头的虚汗,轻声问道,“可还难受?”

    “嗯……”圆通羞愧地低着小光头。

    还不等智真说话,秦氏就体贴地开口了,“身子要紧,咱们快回去让华郎中瞧瞧,改日再来祭神也是一样的。”

    智真颔首,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贫僧先带徒儿回去,安人和郡主既然已到山下,不上山进香实为不妥。”

    到了山下不上去拜神,的确不敬,秦氏送他们上车后,才带着小暖和小草上山。

    小暖招手唤来玄耑,低声道,“这事蹊跷,立刻告知李相,让他派人查查。”

    玄耑会意,立刻派两个侍卫回去传话。

    本就是带着圆通出来玩的小草,不想让娘亲和姐姐觉得扫兴,扬起小脸笑道,“娘,姐姐,咱们去山顶,画那棵大松树,好不好?”

    小暖也来了兴致,“好,一人画一幅,看谁画得好看!”

    “一定是小草!”

    “一定是我!”

    秦氏与小草异口同声,说完母女三人同时笑了起来,笑完又想念不在家的大黄。

    好在快能见到了,母女三个心情更加迫切,秦氏一手拉住一个,迈步往山上走。小暖则一直想着为何最近的事情都会或远或近地扯上圆通,圆通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登个山怎么也会拉肚子。是巧合、这山不妥还是他出门不妥等。

    一家人上山、烧香祈福、画孕育出石桃的松树,待回到山下时,已近午时了。

    问起圆通的情况,她们才知不止圆通,庙里的四个和尚以及在去庙里蹭饭的秦大郎,都闹起了不舒坦。

    “怎么会这样?大伙儿没事儿了吧?”秦氏连忙问道。

    “众人吃了华郎中开的药,已经无碍了。华郎中查出是他们今早吃的豆腐不新鲜,吃多了肠胃会不适。圆通因早上吃得多,所以最先撑不住了。”玄耑回道。

    莫非真是巧合?小暖皱起小眉头,总觉得这事儿还是不对劲儿。晚上,木刑过来与小暖道,“郡主,虽然没有证据,但属下怀疑镇清寺的行止有问题。”

    “今早的豆腐就是他做的,若他真有问题,他岂会如此明目张胆?”玄舞疑惑道。

    木刑分析道,“异常自信的犯人便是如此,他们会反着想事情——因为这件事一看就是他做的,大家才不会以为真是他做的,而是有人嫁祸给他的,从摆脱嫌疑。”

    这么说也有道理,小暖点头,“那就将计就计,你把他带去问话,查个明白。”

    “属下遵命!”木刑高高兴兴地走了。

    谁知审问了一个晚上,木刑竟没有找出任何线索,这件事表面看来真的是行止疏忽所致。但是木刑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也被此事激起了斗志,定要查个清清楚楚。

    小暖叮嘱道,“用你的手段继续追查,务必查个水落石出。若真有害群之马,我南山坳绝不留他。”

    “是!”木刑躬身,响亮地应了。

    帮小暖整理道袍的秦氏嘀咕道,“娘就说,行止说话和气,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坏的。”

    “咬人的狗不露齿,坏人不会在脑袋上刻字,咱们还是要小心些。”小暖道。

    站在凳子上的小草把道冠给姐姐戴上,瞪着大眼睛道,“姐姐又趁着大黄不在家说大黄的坏话,其实咬人的狗比咬狗的人少多了。”

    小暖笑了,捏捏妹妹的小脸叮嘱道,“小草说得很有道理。今天李大人要进香,我得在归阳观呆半日,你不要去南山坳,乖乖跟娘在家呆着。”

    左相是奉旨进香,排场自然小不了,看热闹的人也不会少。有热闹就容易出事儿,小暖不想娘亲和妹妹去凑这个热闹。

    一向将姐姐的话当圣旨用的小草立刻点头,“好,小草在家读书,哪也不去。”

    “娘在家安排春耕的事儿,也不出门。你也要当心,跟在你师傅身边,不要乱跑。”秦氏也不放心闺女。

    小暖应了,起身直奔青阳观。在路上,遇到了一脸腊白的秦大郎。

    本来弯着腰的秦大郎见小暖骑马走过来,立刻挺直瘦瘦的腰身,抬头挺胸、目不斜视得走过来。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www.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