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1104章 混世小魔王(5)

    牧华弘卖了个关子,“等峻工你们就知道了。”林宜点点头,回过头来,看着牧羡旭跟上应寒年的脚步已经走出很远,想了想道,“三爷,其实应寒年嘴上不说,但我知道他挺在意您的,不过,我希望您不要逼他,也不

    要试探他,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

    闻言,牧华弘边走边深深地看她一眼。

    “他太爱他的母亲了,这份爱让他过不了很多关卡,他放不下,又做不到若无其事,其实他挺煎熬的,就让他这么嘴硬着吧,只要他舒坦,哪怕是自欺欺人的舒坦。”

    林宜停下脚步,抬眸看向牧华弘,目光真诚,带着微笑,“行吗?三爷。”

    牧华弘也跟着停下来,“你觉得我有资格说不行吗?我甚至希望他恨我,恨到可以亲手替他母亲报仇。”

    这样,也算他死在应咏希的手上了。

    “希望他恨你?”林宜笑,“我相信早上那通电话还让您挺高兴的吧?”

    父子俩一样的煎熬。

    一个想恨却又在意。

    一个想被恨却又为这份在意而暗自欣喜。

    听到这话,牧华弘不禁失笑,“你这个女孩子这么会洞察人心,寒年跟你在一起不是什么谎都不能撒?”

    “那您可抬举我了,他套路多起来,我只有往坑里跳的份。”

    林宜叹气一声。

    “咏希为人坚毅,心思纯净,眼里揉不得沙子,看来寒年没遗传上。”牧华弘笑道。

    “那肯定没遗传上。”林宜赞同地点头,“挺可惜的。”

    偶像多纯净的品质啊……

    到了应寒年这里就成了一颗白切黑的心脏。

    牧华弘听着不由得多打量她一眼,“我怎么以前都没发现你这丫头还挺有趣的。”

    “以前您应该挺讨厌我的吧?”

    林宜道,她以前帮着应寒年也一直针对三房。

    闻言,牧华弘的眼沉了沉,声线厚沉,“我以前糊涂事做得太多了,现在想想,好在寒年没遗传咏希那个性子,否则,我就铸了无法挽回的错。”

    他指的是他曾经派人对应寒年下手的事。

    每每想起来,都是致命的一记痛。“都过去了,其实真要说您错,又说不上多少,您只是失忆了。这个道理我懂,应寒年自然也明白。”林宜看他一眼,抿了抿唇道,“所以三爷,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等到他

    完全放下的那一天吧。”

    “你这丫头……”

    牧华弘深吸一口气,“我在这里呆的都是绝望,都习惯了,你还给我希望,成心折腾我呢?”

    “……”

    林宜淡淡一笑。

    应寒年忽然去而复返,回到他们的视线,冷着脸道,“走这么慢,有什么好说的说个不停。”

    “哦,三爷问我你小时候是不是和小景时一样。”林宜快步朝他走去,笑着道,“我说,不一样,小景时是逗猫打狗的小魔王,你是欺猫骗狗的小神棍。”

    “……”

    应寒年黑了脸。

    ……

    小屋里已经很久没这么热闹。

    林宜将几碗面摆上桌,因为是林宜下的厨,应寒年不用人叫便坐到了餐桌前。

    餐桌很小,几个人一坐便没什么空间。

    林宜坐在那里,从大碗里挑出一点面夹短,准备一会儿喂儿子吃。

    “小宜的手艺看起来就不错。”牧华弘赞赏地说了一句,伸手端起青菜萝卜面放到自己面前。

    “父亲,我不建议您吃这碗面。”

    牧羡旭认真地看着牧华弘。

    “怎么了?”

    牧华弘莫名。

    “年纪大了,吃萝卜会消化不良。”

    毕竟里边洒有狗粮。

    牧羡旭一本正经的样子让牧华弘怔了怔,以为牧羡旭想吃,便伸手把面推到牧羡旭面前。

    牧羡旭将面推到应寒年面前,忽然若无其事地开始吃葱油拌面。

    “……”

    “……”

    林宜看着他这操作,又窘又尴尬。

    牧羡旭平时看着斯斯文文的,怎么也和牧羡光一样喜欢戏谑人?

    其实牧羡旭还真不是故意揶揄她和应寒年,他纯粹以为应寒年喜欢这碗面,喜欢吃萝卜,怕父亲抢了,应寒年又介意,那心结又结得深了。

    应寒年坐在那里,低眸看一眼面前的青菜萝卜面,幽幽地瞥一眼牧羡旭,“你还挺懂我的喜好。”

    牧羡旭心想自己真猜对了,便认真地点点头,“嗯,你喜欢就好。”

    “……”

    应寒年吸了口凉气,拿起筷子搅了下面,道,“现在生死街这边什么情况?”“发展的挺好,而且这里其实是个宝藏之地,之前开发的一块地,刚动工十几天,就从地底下挖出稀有资源。”牧羡旭同他说着公事,“我报告过你的,这算是牧氏集团在这

    个地方赚到的最大一笔财富。”

    稀有资源,那是天价。

    也是运气好。

    “是么,那不错,再去申请几块地开发一下。”应寒年面无表情地道。

    “那不是每块地下都有罕见资源。”

    “没有,就盖工厂盖公司,全由你打理,打理不了就降你职,扣你钱。”

    “……”

    牧羡旭抬起脸,后知后觉地看向应寒年,“哦。”

    他这是被应寒年整了吗?为什么?

    “小景时,过来吃饭。”林宜把面都处理好以后喊小景时。

    小景时正蹲在一旁,拿手一遍遍抚摸着小白鹅的羽毛,眼神跟个慈爱的老母亲似的。

    “……”

    小白鹅缩着脖子瑟瑟发抖。

    林宜站起来,抱着小景时去洗手,让他坐在桌上,小景时焦急地指着小白鹅看她,“饭饭……”

    “小白鹅有它专门吃的饭,一会儿爷爷会喂,你先吃你的。”

    林宜说道。

    “是啊。”牧华弘应一声,又看一眼应寒年。

    应寒年对这声“爷爷”并没什么不良反应。

    小景时还是吃不下,忽然翻下桌,一路小跑到自己的母婴包旁,从里边翻了又翻,翻出一辆小火车,一只弹簧兔,献宝似的摆到小白鹅面前。

    他按下兔子的开关,可爱的小兔子顿时一蹦三尺高。

    “……”

    小白鹅惊得全身的羽毛都炸了,扑腾着翅膀就差起飞。

    “哦哦哦……”小景时连忙冲过去抱住它,抱得紧紧的,往死里安抚。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www.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