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四十章 你一直都在我的掌心起舞啊

    瞬息之间所有的烟雾被遣散,路西法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路西菲尔的面前,只不过,比起之前的路西法,现在的路西法手中则是有着一个血色的不断的跳动的东西漂浮在他的手掌之中

    那东西路西菲尔曾经见过,那是在很久以前,在他第二次面对魔神级别的对手之前,在他前往过去还没有被毁灭的幻灵海之前见过的东西,是他绝对不会忘记的东西。那是除了他之外,世界上唯一的魔人的心脏!就算是现在,那颗心脏仍旧在疯狂的跳动着。

    不,不能够用这个形容了,现在的他并非是魔人,只不过是一个思念体而已,魔人的躯体现在正被路西法掌握着,也正是因为如此……

    “原来如此吗……原来是这样的吗!原来就是为了掌握它所以我的身体才是魔人的躯体吗!”

    “本座说了,如果你们不懂的话,只能够证明你们还不够努力。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劳而获的道理,这一点任何人都应该清清楚楚的知道才对。两个普通凡人怎么可能生出魔人这种高位阶的生物,你之所以能够成为魔人,有着魔人血液的力量,也只不过是我将胚胎放进了名为德洛丽丝的容器之中而已。”

    路西法微微的将自己的手向前虚托,心脏在他的手中被他彭的一声直接捏碎,无数鲜红的血液迸溅,围绕着他旋转着:“要是过去的话,本座是指你还是魔人的时候的话,以这种近距离你肯定能够感受的到自己与这枚心脏之间的联系,没错,你的身体就是以这枚心脏之中最精粹的那枚鲜血所孕育出来的。直接上从来就没有两个魔人,有的也只不过是一个魔人留下来的残余部分而已。”

    鲜血围绕着路西法旋转着,但是在不久之后,这些鲜血突然之间伴随着咔嚓咔擦的声音像是结冰了一般的变成了无数鲜血的结晶体,这些结晶体以路西法身前的某个点聚集在了一起,办成了血色的荆棘体。

    “虽然还想和你战斗一会,但是现在却没有那样的余韵了。时间不多了,本座说的是本座的时间。”

    嘴角泛起了嘲讽的笑容,路西法直接将后背给了路西菲尔,然后飞快的朝着世界树而去!血色的荆棘体围绕着他旋转着,和他一起前进,在空中留下了血色的轨迹。

    “时间不多了……”路西菲尔还未来得及思考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就清楚了要发生什么了。

    恍若是世界毁灭一般的,他脚下的地面开始了疯狂的颤动,巨大的裂纹开始了扩散,地面之下的人工龙脉以及世界树的树根居然也无法继续维持这座岛屿的存在纷纷断裂,无数的建筑朝着这些裂缝之中落下。

    路西菲尔下意识的眺望想了不远处的岛屿的边缘。然后就看见学园岛,在这个世界的天空之中已经漂浮了将近千年时间的浮空岛……居然开始塌陷了!居然还是朝着地面塌陷了!

    若不是现在这个岛屿之上还有着世界树进行最后的努力的话,整个岛屿都会在一瞬间落下,而并非是从边缘开始坠落吧。

    “混蛋,动力源被夺走了,怪不得他说时间不多!”路西菲尔忍不住咒骂了起来,脚下也瞬间用力,朝着路西法追去,虽然阎魔刀被路西法给捏碎了,但是他手中还有着叛逆之刃,这把被他使用了无数年的剑刃。

    虽然就本质上而言,这依旧是能够被轻轻松松的被捏碎的武器,但是就概念上而言,这是他的令魂武,是一个魔神的令魂武,那么实际上他就已经升华成了能够切实的在魔神的战场之中发挥出重要作用的兵装了,而不是轻易就会被折断的东西了。

    路西菲尔在看见了路西法手中的心脏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看到了学园岛开始坠落的时候他才想到,在很久以前,他听学院长说过,那颗心脏是这个学园岛最重要的动力源泉,是支撑着这个学园岛的支柱。

    同样的,也正是看到了学园岛开始坠落,他才明白路西法说的时间不多了到底是什么意思。伴随着这样坠落的推移,总会变成就算是世界树也无法继续维持下去的局面,那个时候,学园岛将会以最快的速度坠落到大陆之上。

    而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世界就只能有一个世界树,不管是地狱还是天界,亦或者是这片大陆都是一样的道理。只要浮空岛落下,直接这个浮空岛之上的世界树和地面之上的世界树共处在同一个大陆之上,肯定会有一颗世界树被湮灭,只留下唯一的世界树。

    这就是路西法口中的时间不多的涵义。也是路西法必须要行动起来的真正原因。若是路西法想要利用世界树做些什么的话,那么他就必须在世界树落地之前行动完成才行。不然的话一旦世界树落地,他的核心计划就无法达成,因为他的核心计划就是必须依赖这颗世界树。就是为了这一点,他才将千年前的魔人杀死,他才建立了浮空岛,他才将世界树的幼苗移植到了这里。

    在追赶路西法的过程之中,路西菲尔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一开始是在本能的保护学园岛,或者说本能的阻止路西法接近世界树,但是他并没有意识到一点,那就是要是世界树本身出了什么问题的话,那么路西法的谋划也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管路西法想的太多,都将是没有用处的东西!

    意识到了这一点的路西菲尔悄然之间改变了自己的策略。只要是敌人想要做到的事情,那么就将其破坏绝对没有错误。

    路西菲尔追赶路西法的步伐悄然之间改变,由原本的仅仅要在路西法的身后变成了直接朝着世界树而去,在他手中,叛逆之刃瞬间扩大,纯粹的能量将其扩大了超过百米的长度。这长度虽然比起世界树来说就像是che:n-g人和牙签一样的差距,但是叛逆之刃之上散发的气息却绝对不容许被小觑。

    那是足以一击切断世界树的气息和威胁!

    成为了思念体的路西菲尔现在,已经不会在按照所谓的设定去严格的将武器进行转换成某种形态才能做相应的战斗了,现在的路西菲尔手中的叛逆之刃才是真正的褪去了所有的色彩,真正属于他的叛逆之刃,他想要这把剑做出什么改变就可以让其做出什么改变,想要他展现何种姿态就可以展现出何种姿态,百无禁忌!

    在路西菲尔转变了前进的方向的一瞬间,路西法就感应到了,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路西菲尔前进的彼端,顷刻之间他就明白了路西菲尔的打算!他和路西菲尔这两个存在,路西菲尔对他也许没有更多的了解了,但是那也只是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只对路西菲尔展示出了必要的部分而已,并非是路西菲尔愚蠢而无法察觉到更多,凡人和魔神之间的差距本就是巨大。

    但是,截然相反的是,他路西法却对路西菲尔这个人了解的不要太清楚了,看见路西菲尔朝着世界树而去的一瞬间,他就知道路西菲尔想要对世界树做些什么,损人利己也无所谓,损人不利己也无所谓,只要能够让自己的敌人不达成想要的目的,那么路西菲尔就可以毫不犹豫的去做,这就是他的性格。

    所以从一开始,路西法就在诱导路西菲尔朝着别的方向去思考,包括在他面前让他看见了学院长的尸体,包括将d留在原地,包括取出了魔人心脏崩坏了整个学园岛。但是就算是这样,路西法也还是无法掌握路西菲尔的思绪,在最后的时刻抵达之前,还是让路西菲尔发现了玄机,发现了他真正想要隐藏的目的。

    “本座收回之前的话,在最后的时刻,你已经足够努力了,但是,这种程度的话,还稍显不够”

    在路西法周围旋转着徘徊的血色荆棘体离开了路西法的身体,朝着路西菲尔而去,以一种更快的速度朝着路西菲尔迫近,在就要接近路西菲尔之前,血块血色的荆棘体在一瞬间分离,化作了无数血色的线条朝着路西菲尔而去。

    虽然没有破风声,但是却有着能量的波动,路西菲尔看向了身后,不,不只是身后,而是在他周围的空间之中,以360°无死角的,都有着血色的线条朝着他破空而来,而在这些线条的最前端的,却是血色的菱体!没错,那所谓的线条只不过是这些血色的菱形结晶体的速度过快留下来的残影而已!

    “绝壁铜墙铁壁!”路西菲尔的脸上未曾有丝毫的慌张,在血色的菱形结晶体接近自己的前一瞬间他停了下来,他将手中的剑刃舞动了起来,剑刃的速度过快在他的周围也同样的形成了残影,无数的残影交织在了一起,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了斩击之内,从外表看起来的话,就像是一个球一般的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每一声响声出现的时候都会引起空气之中音波的震动,形成实质化的音漩扩散出去。无数的乒乓声交织在一起,就是无数的音漩交织在一起,不仅仅是声音而已,这些音漩也同样的掀起了破坏,要是有人站在这里的话,这些实质化的声音就足以引起他们体内的能量循环共振,然后将其破坏!

    但是路西菲尔现在已经有所不同,他现在既不是人,也不是生物,就仅仅只是一个思念体而已,就算是身体的内部也不存在血肉这种东西,而且现在的路西菲尔是魔神,这种对于凡人过于强大的力量,对于他来说,也只不过是下意识忽略掉的噪音而已。

    真正需要小心应对的还是那些血色的结晶体,那些结晶体都是魔人的心脏幻化出来的东西,在这么多年的时间之中,它有沾染上了世界树的气息,与世界树曾经一度不分你我,换言之也就是,这些血色的结晶体同时具备着魔人和世界树的双重属性,而这些属性,对于路西菲尔来说,都是足以造成巨大创伤的,不得不重视的攻击。

    正如路西法了解他一样的,以路西菲尔对于路西法的有限了解也知道,不,甚至于不了解也会知道,有这样的攻击袭来的时候,就证明了,路西法确实是在意他的袭击的,也猜到了他想要做些什么,这也就证明了,他的做法正是正确的!要是错误的话,就没有必要过来阻拦才对。

    “只要是你阻止的事情,那就是我必须要去做的事情,胜利的法则,已经被我看到了!”路西菲尔的身边,空间伴随着路西菲尔的挥剑震荡开来,这些血色的结晶体可以穿越任何物质坚定不移的朝着路西菲尔打击过来,但是这些东西当中却并不包括空间本身,空间出现了震荡,这些血色的结晶体也不得不被击退。

    因为本质上,他们是被空间的涟漪击退的,就像是漂浮在水面之上的纸船,在涟漪之中也不得不朝着远处而去是一样的道理。

    “就算是看见,只要无法握住的话,就没有任何的意义,这一点,我想你应该知道的比谁都要清楚才对。”

    但是,路西菲尔还是忽略掉了一点,在这里,发起攻击的可以只有这些血色的结晶体,也同样可以再加上一个路西法!

    路西法的脸突然之间出现在了路西菲尔的面前,但是路西菲尔只能够发出一个字的声音而已

    “你!”

    一瞬间,在路西菲尔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路西法就已经捏住了路西菲尔的脸,狠狠的将他朝着向地下抛了下去。

    “就算是明白过来了,你也做不到更多,只要本座不想叫你做到的话,你就绝对没有办法,因为不管是你这个创世主本身,还是你在这个世界的命运,从来都是被本座掌握的啊!你,一直都在本座的掌心之中起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