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241章除夕3

    江家以前很穷,孩子们自然没有机会接触烟花,烟花好看,但若是处理不当就很危险了。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

    林晚秋絮絮叨叨,颠三倒四地讲了很多遍注意事项,才放这帮小子去放烟花。

    “你喝多了。”江鸿远在她耳边说。“回屋吧。”

    “不。”林晚秋把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她才不回屋呢:“我要守岁!”

    说完,她伸手去掰江鸿远的脸,晕乎乎的竟然记得让香避开江鸿远的脸。

    “江鸿远,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守岁!它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林晚秋说得非常地认真,江鸿远把着她的腰,防备着跌跌撞撞身形不稳的她摔着。

    说完,她就笑了,笑得很开心,很满足。

    她这个样子,让江鸿远心疼地不得了。

    小媳妇从未在他面前露出过软弱的一面,不管是老林家的人把她卖给自己,还是老林家的人带着村长来要将她沉塘,她都坚强地站着,没有认输过,也没有气馁过。

    可她越是坚强,江鸿远就越难受。

    心闷疼闷疼的。

    这会儿,她笑着说这话,话里话外都透着兴奋,但眼底的那丝隐藏着的落寞还是被他给发现了。

    她有求而不得的东西……

    像被抛弃的小兽,坚强,又小心翼翼地活着,知道被他捡回来,才开始有了神彩。

    他爱死了有神彩的她。

    也心疼死了心有遗憾的她。

    江鸿远很想把她拉入怀中紧紧地抱着,好好地疼她,奈何这会儿院儿里的人太多了。

    “咻咻……”鸿宁点燃了一个方形的烟花,一串串金色的烟火冲天而起,在空中巨响一声后炸开,烟花便如金色的雨点般洋洋洒洒地落了下来。

    一道又一道的响声接踵在空中炸响,金色的烟火铺满了整个天空。

    “好漂亮啊!”鸿宁大声地欢呼。

    “嫂子,你也来放啊!”鸿宁冲着林晚秋招手,林晚秋闻言就挣脱江鸿远要跑过去,江鸿远忙追上她,搀扶着她。

    她要点烟花,手不稳,总是晃悠,江鸿远就把着她的手,带她点燃引线,然后搂着她迅速后退。

    “咻咻咻……”引线燃烧到了尽头,七彩的烟花冲天而起。

    孩子们笑着闹着,江财等人也盯着天空笑得开怀。

    而此刻,江鸿远眼中就只有林晚秋,他看见她黝黑如黑翟石般的瞳仁里烟花绽放,宛若星空。

    看见她的笑如三月迎春花开,灿烂娇艳。

    看得他心醉。

    想永生永世都沉溺在这双勾魂摄魄的眼里。

    “娘,那个是烟花吗?”村里,不少人跑到院子里往天空中看。

    “是烟花。”

    “是老江家在放!”

    “哎呦……这老江家真是翻身了,敢买烟花放了,好看是好看,这得多少银子啊!”

    “你懂个屁,烟花越放越红火,这老江家是真翻身了啊!”

    “早先没看出来啊,要早知道,就该把我闺女嫁给他。”

    “有钱难买早知道啊!”

    “不知道他以前跑掉的两个媳妇知道江家现在的光景,会不会跑回来?”

    “跑回来人江老大也不会要,你们没瞧见人江老大把林晚秋养得多水灵?

    咱们村就找不出来比林晚秋更好看的婆娘和姑娘。”

    江家烟火不断,全村的人都跑出来看,边看边感叹,这才短短几个月的功夫,江家就变了一副光景。

    这底气,就是地主家也比不上啊。

    林晚秋真是福气好。

    老林家。

    一家人也被嘭嘭爆炸的烟花声引了出来,许氏脸色非常的不好看,她是真没料到林晚秋进了老江家不但没被磋磨死,没被那个破家拖累死。

    反倒翻身了。

    当起了太太。

    还不认娘家。

    关键人家不认你还拿着没招,谁让当初他们签了卖身契。

    不止是许氏不甘心,林夏至,林画,周二能心里都不舒服。

    “江家日子好,晚秋以后的日子也会过好的。”张氏站在林发才的身边温柔地笑道。

    许氏简直看不得张氏妖妖绕绕挽着林发才的样子,心里的火蹭蹭往外冒:“好个屁,不过是奴婢,正经的主子没进门,她就充当大半儿蒜了!

    我呸!

    想当太太,也要看有没有那个命!”

    “老爷,太太说得也没错,等过了年咱们还是要想办法把晚秋给赎回来,我就是把嫁妆都花光了也要将她赎回来。

    否则,林家有个当奴婢的闺女说出去不好听,不但会影响金宝,还会影响画儿和翠儿。”

    把嫁妆花光,那咋成!

    林发才第一个就不答应。

    林夏至更不可能答应。

    林发才呵斥道:“不会说话就闭嘴,瞎叨叨啥。吃那么多都没堵上你这张臭嘴,堵不上以后就别吃了!”

    林夏至也劝道:“娘啊,我看这江鸿远连狐裘都愿意给她弄,必定是喜欢她的,你可别再说这样的话了。”

    许氏被父女两个轮番说了一通,好悬没背过气去,最终,她气得转身回屋,‘嘭’地一声关了门。

    张氏把林家人的反应尽收眼底,眼底有嘲讽一闪而过。

    “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娘家人,过年的时候也该走动。就算是江鸿远不认,但终归是一个村的人。

    老爷,我寻摸着咱们今年还是开几席待客,这正月里家里越是热闹一年的日子才会越好。

    到时候请一些相好的人间来吃席面,也请江家人来。

    这也是给老爷挣脸面的事儿。

    银子夏至不用担心,我来出,你看十两银子够不够?”

    林夏至闻言大喜:“够了够了!”乡下人请客那里靡费得了这么多,十两银子她咋的也要抠搜下来二两。

    林发才也很满意,这请春酒要家里殷实的人家才能做的事儿,他们家已经很多年没请过春酒了。

    他记得,就把林晚秋抱来的前几年接连请了几次。

    “成,就按照你说的办,到时候也请请江家人。”林发才拍了拍大腿道。

    张氏笑道:“对嘛,这亲戚是走出来的,江家日子过好了,咱们跟他们打好关系,不管咋说,往后也能多个能帮衬着的人家。”

    说完,张氏就朝空中看去,天空中炸开的烟花漂亮极了,仿佛预示着林晚秋的命运和江家的富贵。

    早晚会如烟花般,绚烂一时便归入沉寂。

    等她从林晚秋身上把玉佩弄到手,林晚秋便再没有活着的必要了,主子不会允许她这个意外存在人间。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