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御医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良禽择木而栖

    得÷康→♂得÷康→<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赵春牧的提醒,让赵光明感觉眼前一亮,可是当他想到调往燕京的老领导时,他的脸上马上浮现出纠结的表情来,省衙秘书长就好比是省衙的管家,是省衙一个最信任的人,而他在吴建军入主粤东省之前,已经是粤东省衙秘书长。

    尽管吴建军上任以后,并没有对粤东省的人事进行调整,但是赵光明却非常清楚,这一天早晚会来,赵光明曾经想过向吴建军表明态度,但是想到他的老领导,最终他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爸!我知道您担心叶记对您有看法,但是叶记现在已经调到燕京去了,虽然吴记暂时没有对人事进行调整,但那肯定是早晚的事情,爸您如果再不向吴记做出表示的话,一旦进行人事调整,情况恐怕会对您和不利。”赵春牧见电话里始终保持着沉默,马上就意识到他的父亲在顾虑什么,连忙开口打破沉默,苦口婆心的劝说他的父亲。

    其实赵光明非常清楚,吴建军之所以没有急于进行人事调整,除了不想落下一个排除异己的坏名声之外,另外就是在等着他和叶系人员的投诚,在这期间他们如果不做出选择的话,等待他们的恐怕只有工作被调动的结果。

    “良禽择木而栖!叶记已经调往燕京,据说很快就要退二线,在这种情况下你重新站队,并不算背叛叶记,而吴记不但是粤东省衙一哥,更是有希望入主中枢的人选,跟着吴记您才能更进一步!”

    “再说了!爸!您今年才五十三岁而已,还拥有十多年的政治生命,难道您真的愿意调到一个清闲的部门等待退休吗?”赵春牧见到他父亲面对他的提议,始终保持沉默,马上就变得有些心烦意乱,再次开口劝说他的父亲。

    赵春牧的提议让赵光明很纠结,直到赵春牧提到,在清闲岗位等待退休这句话时,赵光明这才意识到,这已经是刻不容缓的问题,这刻赵光明终于做出决定,开口对赵春牧说道:“小牧!你说的没错,良禽择木而栖!明天是吴记的生日,到时候咱们爷俩一起去给吴记庆生。”

    见到赵光明终于同意他的提议,让赵光明暗暗松了一口气,他非常清楚自己能够成为粤东省的衙内,靠的就是他父亲今时今日的成就,一旦他父亲退居二线,那他就会成为落地的凤凰。

    听到父亲说,要带他一起去给吴建军庆祝生日,让赵春牧的心情变得非常亢奋,连忙开口对赵光明问道:“爸!去给吴记庆祝生日,要不要买什么礼物,如果要买的话,我待会顺道去看看。”

    “吴记是什么人,会缺那点礼物吗?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安排,不用你操心,你的任务就是想办法跟陈教授拉近关系,最好是能够成为朋友。”赵光明听到赵春牧的提议,想都不想就否决了赵春牧的想法。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正当陈天麟坐着商务车朝着粤东省衙生活区而去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陈天麟听到手机铃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上面显示的来电显示,见是林亚轩的手机号码,将手机的盖子掀开,往耳边一凑,笑吟吟地问道:“亚轩!我们已经到羊场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老公!我刚刚拍完戏,准备吃完中饭和徐卫导演一起出发前往机场。”林亚轩听到陈天麟的询问,马上将她的行程安排告诉陈天麟。

    电话那头的陈天麟听到林亚轩说的话,脸上浮现出疑惑的表情来,甚至感觉徐卫到粤东来,很可能是冲着吴建军来的,表情凝重地问道:“亚轩!徐卫导演怎么会跟你一起前往机场?”

    “燕京电视台看了连续剧的样片后,只同意在晚上十点的波段播放这套连续剧,徐卫导演非常看重这套连续剧,就想到国内收视率第二大的粤东电视台,我跟徐卫导演请假的时候,徐卫导演得知我跟他买的是相同的航班,就让我跟他一起走。”林亚轩听到陈天麟的询问,马上就明白陈天麟的想法,随即把徐卫前往粤东省的原因告诉陈天麟。

    陈天麟听到林亚轩的解释,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敏感了,笑着对林亚轩问道:“亚轩!你大概下午几点到羊场,我安排车子去机场接你。”

    “老公!我是一点三十二分的飞机,如果飞机没有晚点的话,正常是两点五十分达到羊场!”林亚轩听到陈天麟的询问,就把她乘坐的航班时间告诉陈天麟。

    “大姐!天麟!你们来了!快请进!”很快商务车就驶入粤东省衙生活区内,当车子停稳后,叶茹雪从一号楼内走了出来,一脸热情的跟陈慧慧和陈天麟两人打招呼。

    如果是在过去,陈慧慧见到叶茹雪,肯定会因为双方的身份差距而产生自卑,但是现在的她母凭子贵,再加上她在帮扶基金内工作了那么长时间,不知不觉就养成一种不亢不卑的性格,当她面对叶茹雪的时候,一脸亲切的回答道:“茹雪!麻烦你了!”

    叶茹雪看到陈慧慧怀里抱着的孩子,连忙笑着问道:“大姐!这位是大宝?还是小宝?来!让我抱抱!”

    陈慧慧听到叶茹雪的话,将怀里的孩子递给叶茹雪,笑吟吟地回答道:“这是大宝!”

    叶茹雪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孩子,笑吟吟的说道:“这小家伙长得跟咱们天麟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不过他的眼睛却像他妈妈。”

    叶茹雪说到这里,突然想到叶清平的事情,一脸歉意的对陈天麟说道:“天麟!清平那混蛋做的事情,阿姨代表他向你表示歉意,希望你别放在心上。”

    对于叶清平算计他的事情,如果不是看在叶茹雪的份上,陈天麟绝对不会轻易算了,至于后来叶家道歉的事情,陈天麟根本就能够看出对方完全是应付了事,不过他当初既然已经不追究,现在再追究就没什么意思,当他听到叶茹雪的道歉,笑吟吟地开口回答道:“叶姨!这件事情您不提,我恐怕早就忘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