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18.查岗

    司渺很想知道,每次给季东东发完信息之后的紧张感是打哪来的。

    人家一分钟不回,他就紧张一分钟,人家十分钟不回,他就紧张十分钟,人家要是一直不回的话......那他就回去和江城睡觉。

    温晓大家闺秀,吃的细嚼慢咽,怕观众发现,司渺不敢太频繁地看手机,大概每三分钟拿出来看一次。

    一直到温晓快吃完了,手机也没响起来。

    他忽然来了点脾气——我给你发红包,你没话说就算了,我给你发图片你也当没看到,回个表情包也好啊。

    司渺收回手机,暗暗决定,如果季东东给他发信息,他也不回了。

    就算发语音,他也绝不会听。

    对,就这么干╭(╯^╰)╮

    司渺忿忿地把玉米瓤塞进柴火堆,处理到一丝痕迹都没有之后,送温晓慢慢往回走。

    “小司哥。”到了门口,温晓缩缩脖子,叫司渺。

    司渺回过神来,“嗯?”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啊,”司渺回想一下,“玉米瓤都藏好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观众:【还有我们几十万人知】

    “不是这个,”温晓咽了口口水,怯怯道:“就是、就是有没有别的事让你不开心呀,我看你刚才的表情......怎么形容呢,很像圣诞节没拿到礼物的孩子。”

    那种由期望到失望的巨大落差感。

    司渺:“!!!”

    什么鬼形容!

    温晓这么一说,司渺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夜太静温晓太没有存在感,他都忘记做表情管理了。

    “没有,”司渺敷衍道,“估计是白天折腾的太累了,快回去休息吧。”

    “好,晚安。”温晓温顺地回去,司渺也回到一组的小屋,屋里灯关了,黑暗中除了摄像头的指示灯,什么都看不到。

    江城躺在床最里边,看起来好像是睡着了。

    司渺拿外套包上摄像头,脱掉t恤,刚把睡衣拿出来,手机突然一顿狂震!

    江城忍住不耐道:“小司,你回来了。”

    “对不起江哥。”司渺赶紧打开锁屏,准备把震动摁灭。

    结果,显示出的电话号让他手酥麻麻的,一动不能动。

    尾号七个九,司渺看过一次便记住的,来自于季东东的电话。

    没有任何犹豫,司渺脚下就跟长了轱辘似的,光着膀子滑出去,在最后一秒接通了电话!

    “喂?”司渺跑的大喘气。

    “是我。”电话那头有些吵闹。

    司渺刚想说“我知道”,纠结了一下,话到嘴边转个弯,“你、你是谁呀。”

    电话那头轻笑一声。

    从这声里听不出喜怒,司渺转眼便后悔了,“哦,季东东啊。”

    “嗯,”季越东的声音比平时低了些,“晚上就吃这个?”

    司渺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这个”指的是玉米。

    “不是,这是夜宵,你是在外面么?”

    话刚出口,司渺心想,自己是不是管的有点宽。

    季越东语气没什么变化,“嗯,有应酬,在外面吃饭。”

    顿了顿,他补充道:“所以没及时回你的信息。”

    司渺:“!!!”

    “没事没事,”司渺连忙摆手,动作做完了才意识到对方看不到,讪讪道:“既然在外面的话,你先......”

    “季哥,谁呀,查岗的?”

    司渺话没说完,陌生人的声音猝不及防闯入耳朵。

    司渺就跟丢进沸水的螃蟹似的,脸全红了!

    “滚开,别瞎说......司渺,你等一下。”

    差不多两三分钟后,吵闹声被风声取代,季越东应该是出来了,“他们喝多了,你别再意刚才那些话。”

    “嗯,”司渺结巴,“没、没关系。”

    反正也是胡话,多说点......还挺好听的。

    “查岗”俩字儿就跟安了跑马灯似的,换着各种颜色在他脑袋里闪,再这么想下去可就拉不回来了,司渺赶紧转换话题,“你、你觉得怎么样,烧玉米我的。”

    饶是季越东雷厉风行,也被这句主谓颠倒的话弄得愣了一阵儿。

    “额、我说错了,是我玉米烧的。”

    季越东:“......”

    “挺好。”季越东崩了一晚上的脸,说不清怎么就放松下来了。

    “你不是欠我一顿饭么,吃这个吧。”

    司渺呆呆地回到房间,呆呆地躺在床上。

    本来还有点睡意呢,现在可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怎么能把玉米烧的更好吃。

    可以买嫩一点的水果玉米,出灶坑第一时间刷上酱料......司渺一个激灵,家里哪有灶坑啊!!!

    “司渺!”

    他的动作弄得床一颤,江城终于忍不住了,转过身子,“你能不能......你怎么不穿衣服??!!”

    摄像头被司渺外套蒙住,只能听到声音的众粉丝:【???发生了什么???】

    .

    翌日早上八点集合的时候,江城和司渺脸色一个比一个憔悴。

    助理以为这两人睡一张床不习惯,略微有点心虚,发道具发到他们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

    “千嘛啊,”张泽睡眼惺忪,头发蓬乱,扬了扬手中的道具——雨靴和遮阳帽,“这是要去偷地丨雷么。”

    “不是,”助理道,“今天的任务,和村长及村长家人学习插秧。”

    “what?”张泽吓精神了,“大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也很遗憾,”助理摊手,“但是今天上午你们的任务确实是学习插秧,并且我可以提前透露,接下来的三天,你们的任务就是插满村长家整片地。”

    “妈妈呀,”曲子曦拉着温晓,扁嘴感叹,“太阳这么大,一定会晒黑的,怎么办啊晓晓。”

    “那、那就多擦点防晒吧。”温晓也不想干,但是不敢往出说。

    司渺没什么表示,来都来了,和江城都睡一张床了,还会怕插几根秧么。

    事实证明,还真不是插几根秧的事。

    几人和村长家人学了一上午,才勉强学会插秧的理论,但是一到实际,就不行了。

    男孩子还好,一根插不成,琢磨琢磨换个方法继续插。女孩子们净往没太阳的地方钻,一个个全副武装,比恐怖分子还像恐怖分子。

    曲子曦蹲在树根下,拿防晒喷雾不停补妆,给自己补完了,又问白彤:“彤姐,来点吗。”

    “我有,”白彤拿出一大罐防晒霜,细细地往脖子上涂,“这些男孩子怎么办。”

    来之前谁也没想到会有这种魔鬼任务,女生大多随身带防晒,几个男生没一个带的。

    “一会把他们叫来擦点吧,你看小泽都晒红了。”曲子曦砸砸嘴。

    白彤:“晒红倒没事,别晒伤了,不过子曦,你发没发现他们几个里,有一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