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我的甜心小初恋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2235章:婚姻恐惧症

    “苏姐姐,妈给你你就收起来,要不是这是夜家祖传的东西,我都想给你了,你说我这双手哪里适合戴这些东西的?”

    毛妮倒是不介意木灵儿给苏忆瑾什么,反倒觉得家里的好东西就该多分点给苏忆瑾,毕竟她也是夜家的人。

    “干妈,那我就先拿着,谢谢你,谢谢你们一直包容我的小任性,谢谢你们一直对我这么好!”

    苏忆瑾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比新娘子还感动,而她也是唯一掉眼泪的人了。

    “快把这眼泪擦擦,今天大喜的日子,你可别哭了,一会要是让大家伙看到,还以为谁欺负了你?”

    木灵儿赶紧掏出一张纸,给苏忆瑾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其实她一直就喜欢一个女儿,苏忆瑾的到来也算是弥补了她这点小遗憾。

    “就是,苏姐姐,我知道你感动,不过感动要笑,楼少一会看到你哭了,还以为我们欺负你了,这楼少可是护妻狂魔,你不希望在大喜的日子里,我们被他念叨吧?”

    楼焱冥对苏忆瑾的心,没有谁不知道,所以毛妮这也算是打趣苏忆瑾了。

    “他敢,干妈,你今天可算是半个主角的,难道不用出去帮忙吗?”

    木灵儿今天算是做了一回婆婆,按说她现在确实该在外头张罗的,但是怕毛妮一个人无聊,这才会陪着的。

    “那我就先出去了,你们两个小妮子聊会,我让人给你们送吃的过来。”

    有些地方结婚当天是不能吃饭的,必须要等散场了,晚上入洞房的时候才能吃。

    不过夜家可没有这些规矩,虽说两人在楼家也是吃了早餐的,但是当时心情太激动,都没吃几口,现在确实感觉有些饿了。

    木灵儿倒是为两人着想,没弄什么大鱼大肉,一人一碗燕窝粥,看起来倒是挺有食欲的。

    “妮子,以后你就是夜少的媳妇了,以后两人相处,还是要学着点好,你说你们每天这么打打闹闹的,干妈她心脏不好,老是为你们担惊受怕的。”

    婚房里就剩下苏忆瑾跟毛妮两人,有些话苏忆瑾也就大着胆子说出来了,其实她作为外嫁的小姑子,这些话是不该说的。

    “苏姐姐,我知道你的意思,其实你看我跟夜,平时虽然吵吵闹闹的,但是都是不伤大雅的事情。

    我虽然从小没有母亲,但是我爸也是教我道理的,绝不会无缘无故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现在结婚了,我也会好好学学怎么做媳妇的,所以你放心,我会认真的想想的。”

    其实毛妮对于这场婚事,是有期待的,但是想到这是一场假婚礼,心情还是有些郁结的。

    虽说当初假结婚是自己提出来的,但是夜凛殇也没有反对,所以在毛妮的心里,夜凛殇也是不想跟自己结婚的。

    “要我说,夜少其实也就是傲娇了点,还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其实他们几人中,也就苟律师比较不靠谱。

    他这人也不能说不靠谱,就是比较滥情,想必他交过的女人比他们三还多了。”

    苏忆瑾对苟询一直有点偏见,特别是苟询对韩溪冷有特别的想法,这点让苏忆瑾心里更加的不爽。

    “苏姐姐,我发现你挺了解他们几人的,那你跟我说说,夜这些年有没有过其他的女人?”

    毛妮最在意的还是这个,她出国几年,每次回来都是匆匆忙忙,而且都是有事才回来,所以对于夜凛殇的事情只知还是甚少的。

    “据我所知,他没有女人,不过妮子,他有没有女人,你不是该最清楚的吗?

    再说,男女双方,在结婚之前有点什么行为,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不用纠结着不放。

    虽说他的以前你没有参与,但是他的以后,全都都有你,所以,就算是他以前有女人,那也没什么的。”

    对于夫妻双方在没有认识之前有可能跟其他女人发生的关系,其实苏忆瑾看得不是很重。

    毛妮年纪还小,也许从小接触的生活比较古板,但是苏忆瑾相信,她也会想通的。

    “苏姐姐,难道你不觉得,每天跟你躺在一起的男人,以前他的身边也躺着别的女人,这种感觉很让人恶心吗?”

    是的,毛妮的想法就是让人恶心,她觉得自己无法接受一个男人以前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都跟女人有过关系,总之,她觉得自己是无法接受的。

    “妮子,你还小,人都有一种情结,你看你是有点感情洁癖,但是我能跟你保证,夜少确实没有其他的女人。

    平时他就只会逞嘴上功夫,实质性的东西他都没做,你也知道夜家的家规,所以这点你可以很放心的。”

    苏忆瑾不是在为夜凛殇说话,而是事实就是这样,其实他们几个,除了苟询外,寒傲尘以前也有过几个女人,但是自从冷惜雪的事情后,他就成女性绝缘体了。

    而楼焱冥,一颗心都在寻找苏忆瑾上面,更加不可能跟其他的女人勾勾缠缠的,所以说起来,除了苟询不靠谱外,其他的三个男人都还是不错的。

    “苏姐姐,咱们今天说的话你能不告诉别人吗?我不想让别人认为,我这刚结婚,就是一妒妇了。”

    毛妮所见到的夫妻之道都是村子里的,毛鑫平时太忙,根本没有时间教她这些,所以毛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一个妻子。

    “傻瓜,这可是咱们女人之间闺房里的话,我怎么可能往外说,不过你以后可别拿这种事情来试探男人,夜家的家规是不会被打破的,所以你也别担心,夜少会对不起你!”

    其实苏忆瑾看得出来,夜凛殇对毛妮还是挺中意的,在夜家,选的媳妇都是自己喜欢的,毕竟这都是一辈子的事情。

    “我知道了,苏姐姐,那你呢,觉得结婚幸福吗?”

    毛妮有结婚恐惧症,虽说她觉得夜凛殇对自己还不错,但是这都是现在,不是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生活迟早会像一潭死水。

    “妮子,每个人的婚姻观都是不一样的,我觉得两人每天能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