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情人失忆后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20.醉酒

    而这边明颐跟安小可下戏之后,去到诊所,明颐拿了栓剂和口服的两种消炎药就跟安小可一起出来了。

    回到酒店,安小可看着明颐喝了口服的消炎药,迟疑了一下,不由得问:“你那边自己上药方便么?”

    明颐愣了愣,然后他就笑了笑道:“我上过,还行。”

    安小可有点尴尬,但一听这话顿时就意识到明颐这样肯定不止一次,不由得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声霍锦棠人渣。

    当然,当着明颐的面他没多说什么。

    而明颐这会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喝完一杯热水,就又想起什么,默默笑道:“我的戏份还有三天就完了,回去之后就能休息了。”

    安小可微微一怔,不由得就坐直了身体,喃喃道:“是啊。”随后他又忍不住悄悄看了明颐一眼。

    见到明颐神色温和,面带微笑,安小可心跳不由得快了几分,然后他就神使鬼差地道:“这么快啊,我有点舍不得你。”

    明颐闻言,脸上的微笑凝了片刻,随后他就莞尔道:“我也舍不得你啊,分开之后还可以微信聊天的,等你拍完戏,有空我们也可以一起出去旅游。”

    安小可听到明颐这话,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这会他咬了一下嘴唇,再也没忍住:“明颐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明颐微微一怔,随后他就淡笑道:“没有。”

    就在安小可目光动了动,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明颐又柔声道:“而且我这几年大概是不会谈恋爱了。”

    安小可脸色瞬间一变,立刻道:“为什么啊?”

    明颐低声解释道:“我今年就要动手术,手术完了之后还要去国外读书,读书期间我想好好学习,不想谈恋爱。”

    安小可脑子顿时一热:“我可以陪你一起去读书啊。”

    “啊?”这下明颐稍稍有些惊讶了,不过很快他就微微一笑道:“那样的话也很好啊。”

    安小可点了点头,忽然就微妙地生出一点希望来,然后他就看向明颐道:“那你手术完之后要读预科记得叫我一起啊。”

    明颐含笑道:“好啊。”

    得到了明颐的承诺,安小可捏了捏胸前的抱枕,就一点点开心了起来。

    能够读书,还能够跟明颐一起读书,感觉还真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霍锦棠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吧?

    安小可有点负气又有点暗戳戳的想。

    两人又聊了一会天,安小可临走前还突然奇想,拉着明颐跟他十分亲密地拍了几张照片。

    有些过于暧昧的动作明颐拒绝了,但其他一些正常勾肩搭背明颐就没太拒绝。

    毕竟安小可生得漂亮,人又好,明颐也不忍心把事情做得太绝。

    拍完照片,安小可暗戳戳发了微博,就美滋滋地走了。

    明颐倒是什么都没多想,洗漱完,就上床睡了。

    ·

    霍锦棠骂了陈嘉贺一顿,心情稍微好了点,回去的路上霍锦棠吹着车窗中透过来冷风,忽然就想通了点。

    其实仔细一想,明颐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就那么一句话,他怎么就突然那么生气了?

    反应有点过度了啊……

    摸了摸额头,霍锦棠觉得自己可能是最近工作太紧张导致情绪有些多变,就想着等会回去还是给明颐打个电话哄哄。

    毕竟那天晚上他还是有点故意折腾了人家。

    然而到家之后,霍锦棠还没来得及跟明颐打电话呢,胃里就一阵阵不舒服起来。

    他这是空腹喝酒,确实作死了。

    霍锦棠自己也知道这一点,直接就冲到洗手间,吐了一阵,然后出来微红着眼睛漱了口,又吃了解酒药,这才舒服点。

    在沙发上瘫了一会,霍锦棠胃里舒服了几分,可酒意还是渐渐上来了,于是他头又痛了起来。

    痛到最后,霍锦棠眼睛里都恍惚有重影了。

    霍锦棠难受得紧,忍不住就倒在沙发上抱着靠垫磨蹭了几下。

    然后他也不知道脑子里怎么想的,居然还忍着痛支撑着摸索出了手机,就给明颐打了个视频。

    明颐本来都熄灯准备关机了,结果霍锦棠一个视频打了过来。

    明颐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霍锦棠,不由得微微一愣,但很快,他还是按了接听。

    看来霍锦棠想通的时间比他预料的要短。

    视频闪了两下,接通了,然后明颐就看到霍锦棠微红着脸,皱着好看的眉头靠在沙发上,桃花眼里皆是醉意,就这么朦朦胧胧地看着他。

    明颐愣住了,随后他就试探着低低叫了一声:“霍先生?”

    霍锦棠本来还难受得有些出神,这会听到明颐柔柔的声音才算勉强把目光聚焦。

    这会霍锦棠定定看了片刻视频里明颐那张漂亮素净的脸蛋,和他穿着睡衣时候的乖巧模样,心里抽了一下,霍锦棠就神使鬼差地皱眉抱怨道:“宝宝,我好难受啊……”

    他确实是难受,喝太多了。

    霍锦棠说这话的时候压根就没过脑子,但那种隐约带着一点撒娇跟委屈的语气倒是让明颐有些不知所措了。

    沉默了两秒,明颐低声道:“霍先生是不是喝多了胃痛?”

    霍锦棠这时按着发痛的太阳穴,闭眼微微吐出一口气,咕哝道:“头也痛……”

    明颐看着霍锦棠这副模样又是无奈又是好笑,但他也没有不当一回事,想了想,他就道:“霍先生,您要是在别墅的话,冰箱里还有之前我买的速食燕窝,您要是实在不舒服就去拿一瓶热一热喝掉,应该会舒服不少。”

    霍锦棠醉眼微饧:“我不想动,要宝宝帮我煮。”

    明颐:……

    可看到霍锦棠这样,明显是醉的厉害了,明颐也不敢不管,就只有哄着霍锦棠让他自己去找点解酒药跟吃的垫垫肚子。

    明颐哄了好半天,霍锦棠才略微动弹了起来。

    这会霍锦棠拿着手机晃晃荡荡走到了厨房,一脸醉意地拉开了冰箱,胡乱翻找了一通,然后他就不耐烦地道:“宝宝你把燕窝放在哪里了?我找不到。”

    明颐方才看着这边的环境就知道那不是霍锦棠的别墅,这会只有哭笑不得地道:“霍先生,我买的燕窝不在这啊,要不您在冰箱找找有没有牛奶?”

    霍锦棠这次居然难得听话,又凑过去翻找起来。

    明颐这会看着屏幕上乱晃的景象,有点好笑却也有点感慨,不过他也没有不耐烦,就静静等着霍锦棠把牛奶找出来。

    然而事不凑巧,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对面突然传来咔擦一声脆响,明颐的屏幕就黑了下去,然后对面又传过来一阵哗啦啦的闷响,像是很多东西被碰倒了。

    明颐顿时一惊,立刻对着手机道:“霍先生?霍先生您没事吧?”

    他叫了两声,隐约像是听到有人回应,隐约又像是没有,等了片刻,明颐就真着急了。

    果断挂断了视频,明颐就先给沈乐乐打了电话,说明了一下事情情况,又报了警。

    做完这些,明颐就睡意全无了。

    他脑子乱乱的,又不能实时知道对面的情况,只能抓着手机干着急。

    霍锦棠怎么就那么不让人省心呢?

    在床上干等了许久,明颐没等到消息,他心情实在是不大好,纠结了片刻,索性就披了外套起来下了楼。

    夜里其实并不安静,楼下这会还有不少龙套演员跟临时工聚在一起打麻将,吃夜宵。

    明颐绕过他们,去了院子里,找了个长椅坐下,吹着凉风,又打开了手机。

    微信上两人的通话记录还保留在半个小时前,明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默默往上滑了一下屏幕,然后他就发觉,自己居然都怎么正经跟霍锦棠在微信上发送过消息。

    不是视频通话,就是一些解释,要么就是霍锦棠通知他要去哪里见面。

    没有任何营养。

    看了一会,明颐微微叹了口气,就把微信关了。

    明颐接到沈乐乐说霍锦棠没事的电话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他这会都快靠在长椅上睡着了。

    沈乐乐那边似乎也很疲惫:“这次还真是多亏你,医院刚才检查说霍总喝的酒里被人加了一点料,当然也可能是霍总误喝了别人的酒,导致了一些过敏,好在分量不多,就没出事。”

    明颐一听,顿时睡意走了大半,他这会就担心地道:“不严重吧?”

    沈乐乐回头看了一眼病房,笑笑道:“不严重,明颐你也先快去睡吧,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拍戏呢。”

    明颐听到沈乐乐说不严重,就松了口气,然后他就点了点头,默默起身道:“今天谢谢乐乐姐,辛苦乐乐姐了。”

    “不辛苦不辛苦,乖颐宝快去睡觉吧。”

    “嗯。”

    挂了电话,明颐略略摸了摸脸,发现脸上冰凉,还有点发毛,腿脚也因为坐久了有点麻。

    所以这会,明颐就默默在原地站了片刻,等到血液循环流畅了一点,才慢慢进了酒店,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