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辣媳:重生八零甜蜜蜜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466章 沈国富使坏

    沈建军目光直视着沈国富。

    “二伯,你又错了。

    我们没有轰我爹娘,他们回来是因为不习惯那里的生活,加上我工作忙没时间照顾他们,而雪梅也忙着酒店和饭店的事,更是照顾不周。

    我爹娘觉得他们是什么忙都不上,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想着还是回家免得让我们还要担心他们在那里有没有吃好睡好,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二姆听了他的话冷笑说:“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我怎么胡说了,你们没见我们昨天回来,我娘和我媳妇有多好吗?你和你儿媳妇有这么好过没?”

    沈建军最后一句话问得让二房婆媳们是无话可说。

    在沈家,二房这一家了可是最热闹的,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

    看到他们被怼,黄小玉开心的噗笑出声,却立即被她男人给喝住。

    “小玉,你在那里胡乱什么,还不快去看孩子们。”沈建彬绷着脸斥责着。

    他怕会得罪梁雪梅他们,那他的工作可就没着落了。

    黄小玉人品虽不好,但她还是挺怕她男人的,立即起身,到另一桌去,那里可是孩子们的餐桌。

    不为别的,只想着让梁雪梅给他们安排工作。

    木匠活又脏又累的,要是能在酒店里上班,那是多好啊!

    黄小玉已经幻想着他们可以躺在酒店的床上,好好的享受着城里人的生活?。

    大家都停了手中的筷子,纷纷朝他们看过来。

    有看热闹的,有担心,也有看笑话的。

    沈建军目光直视的二伯母,等待着她的回答。

    而对方实在受不了他的眼神,也无法回答他的问题,气得转身离开。

    看到媳妇离开,沈国富也跟着离开,其他二房的人也都离开。

    他们正回自己建的新房子,走到家门口,沈国富越想越气,转身又离开。

    他朝着村里的小卖部走去,半路上遇到了村主任。

    “国富,听说沈建军他们回来?”罗主任叫住沈国富,并询问着。

    提到沈建军,沈国富有说不出的愤怒,他看着村主任,眼珠子转动,顿时有了主意。

    “是啊,他们回来啦,还请我们吃大餐,甚至说想要把我们村的路修了。”

    沈国富的话,让村主任的眼睛发亮,兴奋的说:“真的?你没骗我?”

    “罗主任,我怎么敢骗你呢,刚才我们在吃饭的时候,梁雪梅亲口说的,当然啦,他们可能会说是酒后失言,这就看你们的。”

    沈国富的意思就是说,看他们能不能让梁雪梅真正把钱吐出来,而不是嘴上说说。

    “好,我马上去找村长。”村主任丢下话儿,赶紧离开。

    看着他消失的身影,沈国富的心情顿时大好。

    梁雪梅,沈建军,这可是你们自找的!

    接着,他从小卖部里把原本想要买酒改变主意,买了一包烟。

    虽然沈国富一家的离开,影响了大伙儿吃饭的心情,但是,对梁雪梅来说波动并不大,直到村主任他们的到来。

    村长见梁雪梅死不承认说过要出钱建路的事,气得想说不给他们农业税时,才猛起想起沈建军一家的户口都不在村里。

    在没找到对方把柄时,也只能忍着,村长好声好气的说:“梁雪梅,这可是你二伯亲口说的,你可不能乱讲,全村人都知道了。”

    “村长,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而且我现在也没有钱,开酒店还欠了一大笔债,两百块钱我们倒还是能拿得出,多了可就不行了。”

    听到这话里,村长露出一抹苦笑。

    两百块钱根本起不了多少作用,两千块钱他都还嫌少,更何况这两百块。

    这跟打发叫花子还差不多。

    村主任听了梁雪梅的话,更也忍不住,大声嚷嚷着,“梁雪梅,你二伯说的没错,你真的是喝了酒事后不承认。”

    “我才没有他臭不要脸!我没说过就没说过,有什么不好承认的,我很实在的跟你们说,两百元,多一分我都不会出的,你们自个儿看着办。”

    梁雪梅态度非常的坚硬。

    李秀英倒是有些担心,他们别担心得罪了村领导,以后不好呆在家里。

    “国标,你快点想办法。”

    然而,沈国标却摇了摇头说:“我能有什么办法。说真的,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何必担心这事,建军他们会处理好的。”

    接着又是梁雪梅的声音。

    “村长,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要是你们不相信,可以问在场所有人。”

    梁雪梅的话刚落下,立即引起了村主任的不满。

    他气呼呼的说:“问了又怎么么样,他们心向着你,你让他们往东绝对不敢往西,这等于是白问了。”

    说完,眼睛偷偷的看向站在身边的村长,心里暗骂,沈国富,我这下可被你害惨了。

    当然,他有老婆娘家这个后台,对他的影响不大,最多就是被老婆骂几句。

    梁雪梅上前,“罗主任,借一步说话。”

    梁雪梅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和她一起支外面说话。

    一向精明的罗主任,此时却像一个傻子。

    “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行了。”

    梁雪梅眯起眼,暗道,你虽觉得无所谓,但我还是小心为妙。

    接着,她靠近小声低语,“你六年前跟唐春花的事,我可是一清二”楚。

    梁雪梅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把罗主任吓得脸色发青,赶紧制止她,并把她叫到外面无人的地方。

    “梁雪梅,我警告你,别胡说八道。”

    罗主任气得面目狰狞,恨不得掐了梁雪梅,让她消失,免得坏了他的名声。

    梁雪梅看着他憎恨的表情,并没有胆怯,嘴角勾起露出毫无畏惧的笑,“罗主任,你单只是跟她有暧昧,还有了夫妻之实,当时她可还是个未婚的姑娘。”

    虽然他们不常回来,但是,梁雪梅觉得没有必要跟罗主任撕破脸,也就没有把唐志龙的事说出来。

    再说了,豆芽一直警告她,不能改变前世跟她无关的事。

    要是她把唐志龙是罗主任的孩子,唐春花一家肯定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仅她会有危险,也会使很多人的一切发生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