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道祖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两百九十七章暗潮汹涌诡异之力

    一世道祖第两百九十七章暗潮汹涌、诡异之力中州掀起一股大波澜,无数强者在行动,向着这片地域赶来,要将九牧镇杀。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

    其中不乏一些老辈强者出现在各处,皆是身上涌动着强大的煞气,宛若一轮轮横掠在大地上的烈日,爆发炽盛光芒。

    “师父,这一次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

    中州太渊古域中,一方大院中,大门被轰然撞开,一个双眸赤红的青年破门而入,身上气息暴虐,略微散乱,其嘴角淌血,已然浑然不顾。

    在大院中,一道苍老的身影气息轰然散开,眸子开阖,宛若开天辟地,倒映着大道神光。

    看着来人,他那冰冷的面色也不仅缓和下来,眸光看着来人道“为师不是与你说过,大世将至,须将你的修为提上去吗?”

    言语平淡,却是让那青年头一缩,身上暴虐的气息也不见一滞,眼中恢复一丝清明。

    “你这样下去,如何能够追赶得上那几个人?又拿什么来应对大世之争?”

    说道最后,老者的生意逐渐严厉起来,一股威严充斥在这院子之中。

    “不杀那魔王,我心不甘啊!”

    他的眸光再一次充斥红光,发出嘶吼,身上的气息越发不问,嘴角中的血液不断淌落。

    “哼!”

    老者周身恐怖的气息猛然一展,一股狂霸的气息涌动,将这片天地都笼罩起来,光耀绽放,一股柔光将青年笼罩其中。

    “竟然凝成心魔!小魔王,你该杀!”

    看着乾元身上的气息越发狂暴,气急攻心,隐隐之间修为竟然有倒退的趋势,这更是让老者眼中的杀机越发浓郁,对那不曾谋面的小魔王动了杀心。

    “这一劫为师帮你度过,待到为师将此人抓来,由你去杀。”

    从牙缝之间蹦出言语,冰冷异常,令此间如若寒域,杀气冲霄而起,惊动了这片大域中的强者。..

    “那老怪物又发什么神经?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杀气出现?”在太渊古域一处皇陵深处,周围结有茅舍三两间,几个耄耋老者在在那里激烈杀伐,手中棋子你来我往,好不激烈。

    其中一人抬头向着外界看来,睁开那浑浊的双眸,开口说道。

    “看来是那小娃娃醒了,听说搅乱整个遗迹的那个小家伙出现了,也不知道是那个老怪物教出来的弟子,最近中州不太安宁了,一些老怪物的传人的偶相继出现。”

    “元魔看来对那个小家伙很上心啊,不过那小家伙却是弱了一点,心性不坚,修为薄弱,

    倒是让人好奇那个小家伙有什么本事,竟然让那老家伙不惜以大手段将那从遗迹中强行夺出,竟然留的一命。”这些老人在交流,在感叹。

    他们身上气息很强大,无比浓郁,但是身上的枯败之气更重,他们都太老了,甚至有的浑身都弥漫着死气,盘坐在一方陵墓之中,没有气息,像是死了般。

    “盛世将至,也该是博得一线生机之时,天下要大乱了!”

    “真的吗师父?”乾元双眸一睁,双眸紧紧盯着元魔。

    “嗯,你先安心养伤,待为师将那小畜生给你抓来,仍由你处置。”元魔点了点头,将乾元安置下来。

    “好,定要将他碎尸万端,方可泄我心头之恨,对了,还有那个贱,她一样要付出代价。”

    乾元神色狰狞,眸光阴冷,身上被戾气笼罩,已然有着魔怔之象。

    乾元身上的气息越是暴虐,元魔眼中的杀机就越是浓郁,看见乾元这般,让他心头有着撕裂的痛,这么多年了,乾元就像是他的儿子一样,何曾见过他这般样子。

    “小魔王出现了吗?如今你又成长到哪一步了呢?道主?”一处朦胧宝地中,烟霞蕴动,一道倩影在其中,喃喃低语。..

    “整个古州都因你而动,小魔王你究竟有多大的本事呢?想必是一个有趣的小家伙吧!”一方古域神殿中,神殿上面一道丰腴的身影轻笑一声,双眸深邃,宛若有着浩瀚的星河在其中转动。

    “小魔王?九牧。”一道朦胧的身影开口,随即身影消失不见,喃语就像是被风吹散了一样。

    天地四方都在行动,暗潮汹涌,无数古老势力观望。

    九牧一行此时却没有太大的感受,他们全力奔掠,没有受到外界影响,自顾自的向着万灵圣地而去。

    一座灵山前,九牧等人身形停驻于此,盘坐在一块石头上,前面架着火架,一座古鼎沸腾,有着浓郁的香气从中传出。

    “小四可以啊,修为不错,都快赶上我的一半了。”一道清脆的声音落下,庄蝶看着那沉浸在修炼中的小四开口道。

    “庄蝶,你知道我喜欢你哪一点吗?”小四眸光神色诚恳的说道。

    “哪一点?难不成是喜欢我的可爱多一点?”庄蝶呆萌的声音落下,嘻嘻笑道。

    “我喜欢你离我远一点,因为我听见你的声音,我就想揍你。”

    小四翻了翻白眼,看着庄蝶说道。

    “小破孩儿你在偷笑什么?”庄蝶顿时气鼓鼓的冷哼,随即扭头向着九牧看去。

    “庄蝶你最近修为涨了吗?”九牧很认真的看着那周身笼罩在朦胧光芒中的庄蝶问道。

    “没有!”

    “那是你古法突破了?”

    “也没有了。”

    “还是说你的战力又上了一层?”

    “小破孩儿你是不是傻,我修为没涨,古法不曾突破,战力怎么会上一层?”庄蝶目光就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九牧,言语中充满了不屑。

    “嗯,既然这样,那就是你膨胀了。”九牧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庄蝶。

    突然,庄蝶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转身就要离开。

    “修为不行、古法不曾突破、战力不见涨,你骂我的底气从哪里来的?”

    九牧一把直接将庄蝶抓住,眼中带着冷厉的寒光,掌心之中有着可怕的气息喷薄,将庄蝶淹没。

    “庄蝶你太膨胀了!”

    他神色肃穆,仍由庄蝶这样下去不知道会招惹多少麻烦,死在别人手中,还不如先让他教训教训。

    “啊……我错了,我错了,我在也不敢了。”庄蝶面色大变,一层朦胧神光在它身上绽放,通体盈盈灿灿,宛如朱玉般,煞是好看。

    在它双翅中,随着展翅掠动,一层层可怕的涟漪在虚空中形成,宛若水波般抵挡着来自九牧手中的压力。

    虚空像是被九牧禁锢,充斥着压抑的气息,让庄蝶面色大变,不但求饶,它深深的知道九牧的强大,在遗迹中便有着魔王之称,而今修为大涨,随手一掌都让一些筑台境的生灵感到绝望。

    庄蝶虽然是古之圣灵血脉,但是终究还是太弱小了,它出生的时间太短了,一般筑台境的生灵都能够给它威胁。

    当初若非是木族生灵不愿意轻易伤它性命,它又怎么会逃得出来。

    庄蝶全力施为,一层层朦胧的光芒涌动,不断从它身上弥漫,充斥在虚空中,它的身影变的虚幻起来,但是很快,九牧轻咦了一声,旋即动了,一掌在一次落下,另一片虚空至极被禁锢起来,其中庄蝶的身影显现出来,在疯狂的挣扎。

    “倒是小瞧了你!”

    九牧轻笑一声,心中略微讶然。

    若非是他的修为远超庄蝶,倒是有可能被它挣脱了出去,这也难怪,若非是有底气,它当初也不会自己一个人跑了,也不至于落到被木族的人追杀的下场。

    “呜呜,你放过我吧,我错了,我再也不骂你了。”庄蝶呜呜低泣,显得有些难过。

    “你越来越膨胀了,依仗你的速度诡异,难道就可以为所欲为?”九牧严肃的开口。

    “我再也不敢了,你放过吧!”庄蝶可怜兮兮的说道,声音娇糯,活脱脱就像是一个小女孩儿在撒娇一样。

    “这一路上,你的自信心太膨胀了,不给你压制一下,估计你改天就要去撩拨古贤强者了。”

    九牧扭过头,向着远处看去,不得不说,他心软了,说到底庄蝶从出生到现在也不过短短一两个月而已。

    “嗯,你居然还能够影响我的心神!”

    九牧很快反应过来,眼中爆发一抹神光,手中兀自涌出一片可怕的力量,顿时捏的庄蝶发出一声惨叫。

    一滴金色的血色淌落而出,很快又被蒸发了出去。

    一时间,九牧手掌猛地一松,庄蝶身上的光芒破裂,奄奄一息。

    “你力量太大了,它根本无法挡住。”小四摇了摇头,很显然也震惊刚刚庄蝶的诡异,冥冥中就被影响了,着实有些太可怕了,也难怪九牧下意识的会加大着手中的力量,完全都是本能反应。

    “呜呜,坏孩子、臭孩子,痛死我了,小庄蝶要被破孩子捏死了,呜呜……”

    庄蝶大哭,晶莹的泪珠子不断低落。

    “你还要捏小庄蝶吗?呜呜……”

    庄蝶看着九牧伸手,柔柔弱弱的开口,伴随着抽泣。

    “不捏了,我就是想问问你刚刚使用的什么能力?”九牧也不仅一阵头大,不得不说,庄蝶虽小,但是杀伤力太大。

    “呜呜,不给你这个坏孩子看……”

    加V公众号:领域书坊,看更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