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幼儿园后我超穷[星际]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23.023

    “首先我确实不知道这个幼崽的伤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父母疏忽造成的,其次我只是个陌生人,发现这个幼崽的时候他已经在垃圾桶里面了。”

    说到垃圾桶三个字程允泽表情沉重。

    他实在想不明白究竟什么人会把这么小的幼崽扔在垃圾桶里,变态吗?

    不是父母是陌生人?

    听到程允泽话语的几个医生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然后齐刷刷的转头悲悯的看向医疗箱里的孔雀小幼崽。

    “你,你是说……这幼崽是你捡到的?”医生涩然开口。

    程允泽云淡风轻的点头。

    这下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沉默的寂静中只有治疗箱“滴滴”的响声。

    在垃圾桶里发现的幼崽?

    谁那么狠心把伤的这么重的幼崽扔垃圾桶?这踏马还是个人吗?

    “我艹,这也太不是人了!”

    “所以这是谋杀案?不然怎么解释这种情况。”

    “我觉得咱们应该报警,绝对要找出把幼崽扔垃圾桶的真凶。”

    “对,就应该报警,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

    “……”

    跟他们想的一样程允泽一直都打算报警处理!

    毕竟这事可不是件小事,他怎么处理都不合适,想来想去只有交给警察才是最合适的处理方法。

    知道被扔在垃圾桶里的幼崽现在在医院接受治疗,相关部门的人也不敢让程允泽走开,于是派了好几个警察过来医院。

    “……”

    “程先生,感谢您的配合,也谢谢您见义勇为的行为,如果不是你,这个幼崽可能就不在这世上了。”

    警察里年纪最大的女警拉着程允泽的手上下晃了晃,非常感慨的跟他道谢。

    “不客气,我相信不管是谁,看到这个情况他们都会帮忙的。”看着她的眼睛,程允泽真诚回了一句。

    尽管程允泽说不用谢,但几个警察还是对他再三感谢,毕竟要没有他,这个幼崽可真的就要狗带了。

    “程先生要跟我们一起去看看小幼崽吗?”做完笔录后女警要回去看幼崽情况,看程允泽还在,索性开口问道。

    能留到现在程允泽肯定有自己想法,所以当下立刻同意跟他们去重症病房看小幼崽,于是一行人原路返回到病房外,通过病房的玻璃窗口难掩心疼的看着那躺在治疗仪上奄奄一息的幼崽。

    “这可真是个漂亮的小家伙啊!就这出色的小模样谁舍得伤害他呀。”忽然有个年轻的警察如是感慨。

    结果这话一出口,站在旁边的程允泽就非常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怪道:“你这话说错了,他现在就是被伤害了才要接受治疗。”

    这下刚刚说话的那名警察脸红了。

    虽然他知道他的话并没有其他意思,可他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毕竟捡到幼崽的地方是他管辖的区域,结果在自己管辖的区域内发生了这样的恶性事件自己还不知道,别人送院就医报警后才赶来,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他们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

    显然不仅那个小警察这样想,别人也这样想,于是过了没一会一个年纪大一点的警察苦笑的对程允泽说道:“实在抱歉……”

    这下程允泽脸色更奇怪了,毕竟这件事也不是他们干的,所以为什么要他们要道歉!除非他们真的有对不起自己的地方。

    对不起自己的地方?想到这里程允泽脸色一变,不会是……之前垫付的钱不能还给自己吧?

    想到这里程允泽大惊失色,在脑子里斟酌了好半响,才心怀期盼的侧面旁敲道:“这个幼崽的父母找到了吗?”

    如果找到了,那自己的钱应该也许一定能回来?

    这下几个警察脸上的愧色更明显了:“很抱歉,目前进行基因匹配后显示失败。”

    说完这句话后警察看着程允泽整个人都不好了的神态,连忙又接着说道:“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跟上级申请做更详细的基因匹配,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很快有结果?很快是多快?

    程允泽忍不住皱眉,看看旁边的几个警察又看了看治疗仪里的幼崽,忍了很久还是忍不住默默的开口问道:“那……那你们能把我垫付的钱先给回我?”

    警察:“……”

    在别人无语的眼神中穷逼程允泽兴高采烈的拿回自己垫付的那些钱,不过程允泽自己也说不出什么愿意,做了好人好事后并且拿到钱的他并没有选立刻离开,反而侯在医院那边充当小孔雀幼崽的临时家长角色。

    有程允泽自愿充当临时家长,警察们就可以全心全意查案了,知道他详细背景的警察可别提有多放心把幼崽交给他!

    反正在他们看来这个见义勇为、乐善好施的程园长简直就是救苦救难的菩萨,把孩子交给他,他们是再放心不过的了!

    不过让人觉得可惜的事,程允泽在病房外忙活了半天,直到把小孔雀从重症病房转到监护病房外他都没有醒来。

    ……

    尽管程允泽给小孔雀输送了不少灵气,但小孔雀本身伤势就严重,所以还是在治疗仪上躺了很久很久,一直到晚上他才睁开了眼睛。

    久违的虚脱涌上心头,孔寒鸣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没想到第一眼引入眼帘的并不是熟悉的摆设,而是陌生的雪白的天花板,那白的没有一丝污垢的墙面还有空气中传来的若隐若现的消毒水味道让他明白自己是在医院上。

    这是……怎么了?

    刚睁开眼的这瞬间孔寒鸣脑子空荡荡的,他的记忆只到自己去扔垃圾,然后一晃神,脚步一踉跄就没了。

    爱美如命的他此刻还不知道自己居然毫无形象的在脏乱差的垃圾桶里呆了半天,当下还觉得自己运气不错,感慨自己伤的那么重却幸运的还被人急时救到医院。

    是的,他还记得他倒下后曾睁开过一次眼,睁眼的那瞬间看见了一张漂亮的脸,后来……后来怎么了?

    就在他努力回想的时候查房的小医生进来了,看着清醒过来的幼崽他忍不住高兴的惊呼道:“小孔雀,你醒了。”

    然后还不得孔寒鸣说什么,他就点按了床旁边的通讯按钮道:“主任,重症病房的小幼崽醒了,你赶紧过来一下。”

    躺在床上的一脸懵逼的孔寒鸣:“……”

    等等!什么鬼?小孔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