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末:六岁玄学大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老师

    曲菱回了学校之后,就在学校与公司两点之间跑。

    处理完所有事情,有时候她是回家,有时候她是去秦承颐那儿。

    时间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着,不知不觉,曲菱也到了要毕业的时候。

    曲菱这个时候刚好二十。

    这是女孩子容貌长开的时候。

    曲菱身高在女生里不算矮,但和秦承颐站在一起的时候,就显得身形有些娇小。

    烈日炎炎下,她穿着豆绿色的吊带式及膝长裙,外披着半透明的雪纺防晒衫,如同剥了皮的荔枝一样雪白的肌肤在纱质外衣里若隐若现。

    曲菱刚要从车里钻出来,却又被一把拉了回去。

    “怎么了?”她回头看着秦承颐,目光有些不解。

    秦承颐攥着曲菱柔嫩的手腕,力道适中,并不会让她感到不适。

    “等会儿我来接你。”秦承颐目光很是认真,语气里有些不容拒绝。

    现在是温暖的春日,他的手有些热,让曲菱本来温凉的手腕也渐渐变得热了起来

    曲菱点点头:“可以,如果我没事,就给你打电话。”她看了眼腕表,笑着抽出自己的手,“时间快到了,我就先走了。”

    秦承颐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让曲菱走远了。

    今天是曲菱研究生开学报名的第一天,除了一些既定的流程之外,并没有没什么大事。

    曲菱的身份,几乎整个京城大学的学生都清楚,她的经历对于在校生来说,是带着几分传奇的色彩的,而现在她又留校读研,所以大家还是习惯性的看她几眼,看看她和传闻中的模样符不符合。

    曲菱走完流程就想回家,秦承颐却突然有急事要处理,而匆匆去了国外。

    曲菱只好自己回去。

    秦承颐事情很急,整整周末两天,曲菱都没有见到他。然而等再见到他的时候,却被吓了一跳。

    说起来报完名那天是周五,周一开学后,就进入了正常的上课时间。

    第一节课还好,到了第二节国际贸易的时候,曲菱听到身边一阵阵的抽气声。

    “菱菱,你快看讲台上的人!”安雅茹激动的抓住曲菱的袖子摇了摇,一脸震惊的看着讲台。

    曲菱一抬头,就看到了秦承颐。

    目光对视的一瞬间,他眉目柔和了一些:“接下来由我为大家上《国际金融》这门课,废话不多说,我们直接进入课程。”

    曲菱心里有些震惊,脸上神情也有一瞬间的空白。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秦承颐不是还在国外吗?为什么他突然会站在讲台上,还成了她的老师?

    显然也有人认出了秦承颐的身份,于是他们心照不宣的朝曲菱看去。

    讲台上的秦承颐穿着私人定制的黑色礼服,白衬衫上系着黑色的领带,纽扣系到最上面的一颗,只露出一段白皙的脖颈。

    明明是这样有些古板正式的穿着,在他身上却不显得别扭。他眉目端正肃冷,微微抬起眼睑朝人看去,就带上了十足的魅力,以及十足的压迫性。

    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看传闻中位高权重的青年,着实让班里的女生心情有些激荡,只是想到这样出色的人已经名花有主,心里又莫名的失落。

    接下来,却再也没有时间给她们失落了。

    秦承颐本来就取得了博士学位,他自己本身学识丰富,又早早的在现实生活中取得了常人难以企及的成就,所以说他一句天纵英才也不为过。

    他运用书本里的知识灵活自如,思路又很快,分析的例子有的还是自己早年所经历过的商战和谈判。

    那些过于惊险烧脑的过程,被他掩于平淡的语气中,让人只稍微了解端倪,就觉得心潮澎湃。

    京大的人,本就是天之骄子。虽然他们外表谦虚,但心里也是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的。但此刻,他们对秦承颐心服口服。

    秦承颐时间规划得刚刚好,下课铃响的时候,他刚好讲完了一个案例。

    “在坐的诸位男士、女士都是优秀的人才,所以我们班分类教学。依照上学期的成绩,前五名的同学可以不交作业。其余人,下一次交一份关于国际收支逆差的论文上来给我。”

    他神色清冷自若,语调不紧不慢中带着隐隐的命令语气,让人信服的同时,又不敢拒绝他的要求。

    虽然铃响了,但讲台下没有人敢动,秦承颐把书收好,公式化道:“学习委员跟我来一趟。”

    他说完,率先就走出了教室。

    大家把视线投向曲菱,神色里有些莫名。

    曲菱面色淡漠道站起身,快步走出教室,跟在秦承颐身后大约几步的距离,慢慢的走着。

    初春的微风拂过裙裾,带着刚刚发芽的枝叶,那种清新的气味,让人头脑瞬间清醒。

    走到办公室,秦承颐把书本放到桌上,用杯子到饮水机旁接好水,然后走向曲菱。

    曲菱背对着办公桌站着,也不接他递来的水,只是眼神有些戏谑:“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秦承颐眼里闪过一丝无奈:“喝点水,天气越来越干燥了。”

    曲菱接过水,微微抿了一口后,抬手揪住他的领带。

    因为力的作用,秦承颐微微低头,嘴角悄然勾起一抹纵容的笑意。

    “你怎么想到来我们学校当老师的?”她微微睁大了一双杏眼,看上去有些薄怒。

    秦承颐眉目沉静,心里却是有些却急忙的想着说法。

    曲菱容貌姝丽,虽然她已经订了婚,但是总有不长眼的人,故意接近他。

    三年的时间有些长,大学又是恋爱高发地带。

    他放心曲菱,但是不放心其他男人,所以才想要守在她的周围,才来当了老师。

    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秦承颐神色却是一本正经:“我只是觉得自己对社会的贡献不够,想要凭自己的知识,为母校做出一份贡献而已。”

    “是这样的吗?”曲菱轻声!问。

    秦承颐本科也是在京大读的,但是他性子淡漠,要说给母校赞助,曲菱倒是相信。但是他想要当老师,这个她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秦承颐却很认真的点头,接受她的审视。

    “没错,就是这样的。”

    “好吧。”曲菱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放开了他的领带,然后轻轻抚平上面的褶皱。

    秦承颐几不可见的松了一口气,他抬手理了理曲菱的碎发:“你等会儿没课了,咱们就去买菜,我今晚做饭好不好?”

    曲菱笑了笑,她轻轻挣开秦承颐的手,道:“好啊,不过我要先走,你稍后再来。毕竟你现在是我的老师了,咱们之间要有距离。”

    秦承颐看着曲菱的背影,垂目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抿了抿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