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纨绔

把本章加入书签

盛唐纨绔 第519章 那咱们就试试

    半盏茶的功夫过去,李逸一直趴在二楼的楼道上,看着红袖招底下,一群形形色色、相互饮酒助乐的男男女女。

    从他出了房间的那一刻起,李逸就根本没想过,再进屋去的打算。

    若他不在门口处小心地提防着,万一谁把这三名斛薛部的人,暗中给转移走了,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李逸之后要搞的这一番大动作,岂不是白白失算?

    因此,李逸时不时地假装无事那般,顺道斜眼看看屋内的情况。

    至少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这机会。

    已经上了楼来的小桃红,与跟着她的另外两名女妓,在小桃红的带领下,娴熟地与李逸闲聊起来。

    但她们十分知晓自重。

    所以,也就没人敢随意靠近李逸的身,又或者是,像对待其他男子那样,与李逸撒娇乱来。

    要知道,李逸可是当今驸马!

    若没有李逸的发话,主动让她们来服侍的话,她们哪里有这个胆子?

    更主要的是,若是此事一不小心,传到了李丽质、杜小妹二人的耳朵里去,那她们的小命……可能真会没了。

    之前,可是曾经出现过这样的可怕事情。

    常人命贱如草芥,贵胄命贵如珍璧。

    这便是世界的等级法则。

    善于察言观色的小桃红,赫然发现李逸的目光,时不时地瞥眼,看向斛薛部三人所在的房间。

    虽然李逸的动作,确实很是谨慎细小,可她小桃红,好歹是长期观察男子心意的女妓。

    更何况,她还是红袖招的花牌。

    小桃红一下就看明白了。

    “你们俩,过来。”小桃红对她们俩招招手,而后悄悄吩咐了一声。

    俩女妓起先没任何反应,但随着她们开始说起了玩笑话,二人却是一步步地,退到了斛薛部三人所在的房门前。

    她们二人的目光,正好能够随时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而且,又不会阻挡李逸的视线。

    李逸见状,不由有些佩服小桃红起来,开着玩笑道:“红娘子,你这张能说会道的嘴,简直让人流连忘返啊!”

    小桃红一愣,微微诧异了片刻。

    似乎想到了什么场面,小桃红的脸色,瞬间就红了起来。

    但李逸此话的真正意思,小桃红却也明白。

    “公子,你真坏,就知道欺负奴家,奴家不理你了!”小桃红娇声哼骂,一副当真生气的模样,双手抱臂而抱。

    娇美而又圆鼓的身材,一下就突显出来了。

    煞是勾人心魂。

    李逸顿时满脸哭笑不得,心中暗道,“小桃红这女子,还真是卖力!”

    李逸自然不会低俗地认为,小桃红这么做,是在故意勾他。

    他也是聪明人,就喜欢与这种聪明人打交道。

    因为这样,双方都不累。

    一直站在旁边的女妓付小红,只是纳闷地眨着眼,似乎还没有听明白其中的含义。

    不过,当她仔细看了看小桃红的这般动作后,方才有所恍然。

    一闪一闪地眨着眼,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与此同时,楼上的这一幕诧异场景,持续了整整半盏茶都没变,直让来红袖招的男人,很是纳闷得很。

    他们看不透,李逸这么做到底是为何了。

    “公子这么做,到底什么意思?”

    “谁知道啊!”

    “公子都已经这般动作,保持足足半盏茶的功夫了,莫不是在观察咱们?”

    “又或者说,公子是在看红袖招内,里面有没有朝廷官员?”

    “可是这也不对啊!别说是朝廷官员了,就算是驸马,之前不也来过红袖招玩乐么?”

    “你这么说来,貌似也对!”

    “哎……实在是搞不懂!”

    “可是,就一直被公子这么看着,我都已经没有心情,也不敢像往常那般,随意地揩油了。”

    “……”

    二楼楼上,李逸伫立在楼道的动作,霎时就引起了众玩客的心情纳闷。

    他们的动作,也没平日那么放得开了。

    不多时功夫过去,红袖招大楼的大门口外,忽然就涌现出来了一群武侯,像是洪水般凶猛跑来。

    门口的女妓,顿时就是一脸吃惊。

    而过往的百姓众人,也是好奇得立马驻足停下,纷纷观望,红袖招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左右对视间,百姓纷纷纳闷出声:“怎么红袖招今日,突然就来了这么多个武侯?看这阵势,貌似有事情发生啊!”

    “不知道,咱们先看看,想必待会儿就清楚了。”

    “也是哈…”

    “嗯,既然如此,那咱们且先看看吧…”

    一个个百姓,狐疑地嘀咕着,目光刷刷地投向红袖招大门口处。

    齐刷刷而赶来的武侯,不过瞬间功夫,便围住了红袖招左右,将红袖招包围得水泄不通。

    连一只苍蝇都逃不出去的那种。

    门口一名女妓见势不对,立马走上前来,看向为首走来的倪霸,娇柔地眨着眼,盈盈如水般出声:“倪武侯,这是怎么了?”

    问话间,那与倪霸一起快活过的女妓,还对他眨了眨眼,眉目传情。

    想要从倪霸口中,问出点东西来。

    可倪霸才不吃这一套。

    尽管平日里,他也会来红袖招,与这名女妓快活,可今日有正事在身,而且还是李逸的正事,他可不敢耽搁。

    “梅姑娘。”倪霸镇定如常,一本公事公办的正经模样,严肃问道:“公子可在里面?”

    “是……三公子吗?”梅姑娘眨着双眼问。

    倪霸点了点头。

    毕竟外面的人,此刻有那么之多,而且还有无数百姓。在没有搞懂事情真相的时候,他可不敢擅自摆弄李逸的名声。

    先不说圣上李世民、卫国公李靖、公主李丽质、郡主杜小妹,以及其他的朝中大臣,若是他在没弄清情况的基础上,就坏了李逸的名声。

    天知道……他到底会受到,怎么样的处罚。

    他是满心痛快地来帮助李逸的,而不是特地来害李逸的。

    所以,倪霸并没有当面回应梅姑娘,同时也没有问得那么仔细。

    但‘三公子’是谁,他们二人心中都清楚。

    毕竟他们俩,没少裹过床。

    时常也没少在私下提过,他们口中的‘三公子’,其实就算李伯安。

    梅姑娘立马如小鸡般点头,转头看了看楼内,轻声道,“在里面。”

    倪霸顿时明悟过来。

    给梅姑娘使了个放心的眼色,然后,倪霸看向门口的亲信武侯,庄严出声道:“你们将此处团团围住,红袖招里面的人,一个也不准出,任何人也不准进,若有违背者,一律按叛国份子处理,杀无赦!”

    “是,头儿!”一群武侯立马郑重出声,满脸激动。

    因为从倪霸的威严话之中,他们已经听明白了,李逸肯定在里面。

    他们今日是替李逸办事。

    至少,也能在李逸面前混个眼熟。

    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差。

    一个个武侯干劲十足。

    而倪霸进了红袖招,早就得到倪霸暗示的梅姑娘,立马去找红袖招的老鸨。

    刚一进门,倪霸抬头间,就发现了二楼的李逸。

    “公子。”倪霸微微行了一礼,立马恭敬汇报,“属下带人来了,已经将红袖招团团围住,还请公子吩咐。”

    李逸笑了笑,他没想到,倪霸竟然来得如此快。

    要知道,武侯坊的位置,可比书院的距离远。

    看不出来,倪霸这家伙,对于自己的吩咐,还蛮上心的。

    李逸心有安慰,当即便吩咐道:“倪武侯,速速带人上来,将敌国细作抓起来,用绳索捆上,他们武艺不差。”

    “呃……是,公子。”倪霸愣住了,迟疑了片刻才点头。

    带人立马上了楼。

    小桃红等人,这才彻底松下了心中的石头,大喘了一口粗气,如释重负。

    倪霸等人迟迟未到,她一直都担心着呢。

    幸好倪霸来得快。

    倒是旁边的付小红,看到倪霸等人出现,而后来到她身边不远处,整张小脸在瞬间下,就变得无比惨白。

    甚至,有些微搐的迹象。

    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在里面。”李逸眸光一瞥而过,指了指身后的房屋,“他们还有半盏茶功夫才会醒。”

    “属下明白,公子。”倪霸点了点头,随后大手一挥,便有几名武侯,立马去捆绑斛薛部的三人。

    很快就将他们押了出来。

    “公子。”倪霸看了看这几人,发现的确是斛薛部的人无疑,而且武侯还从他们身上,搜出来了腰带软剑,倪霸迟疑道,“属下将他们送去武侯坊的牢房,还是交给……”

    后面的话,倪霸没有再说。

    因为交给谁,双方都是心知肚明。

    “先押回武侯坊,待会自有宫中的人,来接替你们送回皇宫。”李逸淡淡出声。

    “是,公子。”倪霸点头,立马命人将他们押下去。

    这时,李逸才转身,看向楼下的众人,以及红袖招的老鸨,笑着抱拳一礼,“实在是抱歉,诸位,伯安打扰了诸位的雅兴,还请诸位先海涵一二,伯安办完事,立马就离开。”

    扔下这句话,李逸又道:“红袖招内,还藏着的细作,自己主动出来吧,别让我命人动手,还能留你们一条活命。”

    声音虽然平淡,而李逸也是笑着说,可谁都知道,李逸的话无可质疑。

    李逸说能饶命,那就是真能饶命。

    若是不主动站出,后果一定会让人难以想象。

    而与此同时,红袖招内的众人,却是引起了一片轩然大波,大出意料之外的声音,更是络绎不绝。

    “啊,红袖招内,竟然有敌国的细作?”

    “不会吧?”

    “公子都如此说了,若是没证据,怎么能有假?而且你们看,刚刚抓住的这几人,不都是斛薛部的人吗?”

    “就是,都从他们身上,搜出暗器来了!”

    “特娘的,到底谁是敌国细作,立马站出来啊!待会儿若是惹了老子,老子跟你势不两立!”

    立马就有人大呼起来,愤愤不平地怒骂。

    李逸见状,也没有示意众人安静,只是微笑着注视楼下,同时倪霸也注视着左右。

    一旦发现不对,他就会第一时间内,保护李逸的安全。

    可迟迟半晌,都没人站出来。

    李逸咧嘴笑了笑,看向楼下的老鸨,出声道:“童掌柜,伯安让人搜查一番,你不会阻拦吧?”

    “不……不会…”童掌柜吃吃回应,声音极不淡定。

    只是她的目光,却是下意识地瞥了眼二楼方向。

    尽管动作很细小,可还是被李逸注视到了。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童掌柜了。”李逸点头笑了笑,立马给倪霸使了个眼色,吩咐道,“倪武侯,让你的人,认真地搜查一番吧!”

    “是,公子。”倪霸抱拳一点头,立马吩咐下去,“搜,给我好好地搜,绝对不可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是,头儿!”众武侯兴致勃勃地立马行动起来。

    倒是倪霸,却一直站在李逸身边,未曾行动。

    李逸纳闷地看了眼倪霸,“你还待在此处作甚?还不赶紧也去搜?斛薛部的人,最擅长与伪装,所以不要轻易放过任何一人。”

    “???”倪霸一脸诧异不解。

    我站在此处,这不是为了保护您的安全吗?

    这……

    我要是去了,您要是出了危险,我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倪霸心中一通埋怨。

    可还未等他张嘴解释,李逸便摆摆手,随意道,“放心吧,就这些人,我还是有几分自保之力的,你速速去查清楚!”

    “呃……那好吧,公子。”倪霸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得立马下楼去查。

    无论他放不放心,既然李逸吩咐了,自然得照办。

    但同时,倪霸还是留了两名武侯,来保护李逸的安危。

    此刻的红袖招,已经俨然变得一团安静无声。

    但见武侯查了不少人,却依旧没有出现一名斛薛部的人,李逸咧嘴笑了笑,微微抬步,朝着前方走了过去。

    却也就在这个时候,楼下的一名女妓,不知为何突然就发了难。

    猛地一转身,她顺手就抓住了身边一名女妓的脖颈,颇具英姿煞爽地厉声大喝道:“李伯安,让你的人,全都退出去,要不然,我就杀了她!”

    被她握住的人质女妓,当场就脑袋一片蒙圈。

    “徐姐姐,你……怎么……”那女子木然出声,实在是完全没有料到,竟然会出现这一幕场景。

    实在是太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了。

    “少废话!”被叫做徐姐姐的女妓,冷冷一笑,不知何时从手中掏出的匕首,紧紧抵在女妓脖颈上。

    殷白的皮肤,都已经被磨出了血痕。

    “徐姐姐……”女妓哭泣喊道,但她徐姐姐丝毫不为所动,而是大怒而喝,“李伯安,听到姑奶奶的话没有,让你的人,全都退出去!”

    李逸微微一笑,“你以为,挟持了她,你就可以安全离开了?”

    徐姐姐冷笑,“那咱们就试试,看是你们大唐人的命重要,还是姑奶奶这一条命重要!”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m.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