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巫医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正文 第一一零二章 挺直腰板

    警察头头刚刚说完话,只见一行人走进了办公大厅,分局的副局长和一位省政府的领导走了进来,跟在他们身边的是一位身穿西装、梳着大背头的老年人,昂首挺胸地走了进来,一副领导视察工作的架势。

    领导们还没有介绍,这边韩国人看到气度不凡的老年人,立即大叫一声,把正准备说话的领导吓了一跳,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然后便看到那个鼻青脸肿的韩国人冲到了自己身边来,一副委屈的模样冲着身边的金理事大声地说着什么。

    领导心里很不高兴,觉得你这个小子很没有眼色,说话的声音还那么大,简直盖过了这里所有人说话的声音。

    “金次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脸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是有人打你了吗?!!”金理事看到金次长满脸淤青的样子,忍不住勃然大怒,当着一众领导的面前便开始大声地叫嚷起来。

    带队的省领导和副局长看着金理事的这个架势,全都有些不悦。

    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一个个全都喜欢大喊大叫地,年轻人还能被当作是被宠坏了的孩子,可是你都这么大年纪的人,连一点儿礼仪都不懂,这该说你什么呢?没有教养的话说到你身都觉得不合适。

    “林省长,我希望你们能够严肃处理这件事,为什么我们代表团的人会无故被人殴打成这个样子,这让我们怎么相信湘南市是一个值得我们投资的城市?!”金理事转过身来,冲着身边的林副省长大声地争论着,一副不严惩凶手誓不罢休的架势。

    林毅晨从自己的角度来看,甚至都能看到唾沫在来回地飞舞,险些都溅到林副省长的衣领。

    林副省长身体往后仰了仰,躲开了金理事的“攻击范围”。

    金理事正在用尽自己的全身力气向辽北省抗议,谁知道他们的副省长竟然在这种时刻做小动作,金理事一时忘记了继续说下去,满脸变得通红,之前看到金次长鼻青脸肿的样子还要愤怒。

    翻译正在犹豫着该如何翻译,林副省长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不用翻译了,而是直接用韩语对金理事解释。

    “金理事,请你相信我们湘南市公安局的同志们地工作能力,等到他们查明真相之后,一定会依法行事地!如果贵团的代表真地受到了欺凌,我们一定会替他找回公道地。”林副省长一番话说地不卑不亢,并没有直接替金次长背书,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

    周围的警

    察们都不知道林副省长在说什么,之前的小翻译立即把林副省长的话翻译给大家听。

    周围的警察们全都感到十分振奋,一个个喜笑颜开。

    你牛啊!再仗着你的身份在这里叫唤啊,平时看不惯你们这些什么狗屁代表团的人,自以为是来考察的,可以为所欲为,还以为华夏还是十几年前的华夏呢?!

    林毅晨看着站得腰板挺直的林副省长,表情始终都保持着平静,即使是金理事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他依旧是风轻云淡的模样,静静地看着金理事的表演。

    “我要向你们省长投诉!我要向大韩民国的媒体向你们的外交部施压!这是你们对待外宾的态度?!你们简直太不可理喻了!我去过无数个国家,没有遇到过像你们这么黑白不分地,你们这里简直是地狱!!!我们不会善罢甘休地!”金理事大声地朝着林副省长抗议。

    林副省长双手背后,安静地听完金理事的话,然后点头表示:“我难以苟同金理事的作风,不过我表示我会尊重你。如果有需要,我们会通过媒体向社会各界解释这次事件的经过。”林副省长边说,边指了指安装在墙壁方的摄像头。

    此时此刻,屋内几乎可以照到这里的摄像头,全都对准了金理事和金次长。

    “你,你们……”金理事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狡猾,也很清楚他们是无理取闹,他只能冷冷地哼一声,对手下金次长一摆头,要带他离开。

    “请稍等!”警察头头立即站出来拦住了金理事和金次长。

    “你们要干什么?!!!”金理事快被气疯了,现在什么人都敢跳出来跟自己对着干,他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严重地挑衅。

    警察头头一副严肃的表情对小翻译说道:“告诉他,这个人还没有接受完调查,现在有人报警,说他是窃取商业机密的重要嫌疑犯,所以我们还要对他进行询问。”

    小翻译听了警察头头的话,立刻用鄙视的目光扫了一眼金次长,然后快速收敛起自己的目光,把警察头头的话翻译给金理事听。

    金理事听到翻译的话,脸色剧变,立即冲着林副省长说道:“我现在要带我的人走,现在要走!”

    不用翻译说话,林副省长直接拒绝了金理事的无理要求,他对金理事说道:“我们都希望得到一个公平的答案,既然贵团的代表现在是嫌疑人,那么先请他在这里接受调查,我可以保证,他在这

    里接受调查的期间,不会受到任何不公正的待遇。”

    林副省长说了一番话,是不答应将金次长放走。

    金理事愤怒地看着林副省长,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会把这些事情如实地向会长报告,我也会毫不客气地说,湘南市并不是我们投资的理想选择!”

    林副省长冷冷地哼了一声,语气严肃地说道:“这是您的权力,你有权力这么说,但是现在,他是我们的嫌疑人,我们要依法对他进行询问,请你不要做无谓地争辩,否则这些将会对你的代表不利!”

    金理事现在明白了,人他是带不走了,如果想要把金次长捞出来,还得另想办法,或者说找一个林副省长更大的官来压制住他,这样可以了,他也相信自己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哼!你们会后悔地!”金理事狠狠地威胁着林副省长,然后安慰着金次长之后,便急匆匆地转身离开。

    金次长没想到自己竟然没有跟着叔叔一起离开,他在后面大声地叫喊着叔叔的名字,可是他的理事叔叔并没有回头,而是快速地离开了公安局。

    林毅晨看完这一幕,忍不住笑出声来:“韩国人四不四傻?还以为现在是以前的华夏呢,对投资者无条件地满足,那都是什么年代的事情了?这个老家伙该不会是十几年都没有离开韩国了,还以为宇宙的心是韩国啊?!”

    林毅晨的话惹得周围一圈警察纷纷笑了起来,所有人都对林毅晨的印象大好,反正这个时候说韩国人不好地,全都是好人。

    林副省长也听到了林毅晨的话,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林毅晨连忙坐正了身子,迎着林副省长的目光看过去。

    林副省长微微点了下头,也不知道他是单纯地打招呼,还是对林毅晨传递什么消息,转头对副局长交代要秉公执法之后,便匆匆地离开了公安局。

    金次长再次被捞回到办公桌前,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人来为他做笔录了,所有人一直这么把他晾在一边,看都不看一眼。

    金次长数次喊人想要做笔录,渴死得到的答案都是暂时没有人手。

    “狗屁地暂时没有人手,你们的人都在聊天呢,这还叫暂时没有人手吗?!”金次长想要大声地喊出来,可是一想到不远处的那个家伙会说韩语,这些话乖乖地重新咽回去了。

    他也渐渐明白了,如果不表现地好一些,他恐怕还得很长时间才能离开这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