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巫医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八零二章 意外的人

    病房里,一些围坐在一张空出来的病床,其他人则是各自寻找地方坐着,围坐了一圈,林毅晨和众人寒暄了一阵,秦湖便开口询问起林毅晨召集大伙儿来这里的目的。

    林毅晨指着床上躺着的保安,对其他人说道:“这是我们厂里的保安,昨天晚上为了保护厂子的安全,跟附近的村民干了一架,然后就光荣负伤进了医院,这不,头上还带着纱布呢。”

    秦湖等人早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年轻保安,不过林毅晨没有介绍,他们也没有打招呼。此刻听到林毅晨介绍,他们纷纷跟年轻的保安打招呼问候。

    “可以啊,兄弟,头上被开了瓢还不认怂,是个爷们儿!”一个安保队员笑着对年轻的保安笑着竖起了大拇指。他们都是部队里出来的人,最烦地是怂蛋,最喜欢地就是不认怂就是干的爷们儿。

    年轻的保安脸上露出笑容来,不过看着林毅晨的眼中有些不好意思。今天下午他还跟着宋逊哭诉,想要结账回家,不想干了。最后让林毅晨许诺给他出医药费、给他奖金等等一系列奖励,才把他安抚了下来。现在受到几个人地称赞,他这脸上也有些发烧。

    林毅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年轻保安的眼神,林毅晨冲他笑了笑,没有说出他今天哭诉的事情。在他看来,男人为了家庭、为了亲人哭泣不算丢人的事情,他是家中独子,心里害怕、有所担忧,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他昨天晚上没有逃,林毅晨就不会嘲笑他。

    几个安保队员全都夸赞过年轻的保安后,又都正襟危坐地看向了林毅晨,纪律性一看就是部队里出身的人才能做到。

    林毅晨接着说道:“叫你们来呢,主要是为了增加一些人手,如果咱们要有什么事办,不会捉襟见肘,大家都好分配出去。你们在这里也可以多帮我一些忙。对了,出来的时候,钟爷爷有没有问你们出来做什么?”

    “没有。”秦湖对林毅晨回道:“我们请示的时候,说是你找我们出外地办点事,钟老爷子没有问什么,就让我们出来了。”

    林毅晨点了点头,便放下心来。目前为止,他还不想把这件事告诉钟振国,总是靠别人不是那么回事,最后没本事地还是自己。林毅晨只是想凭借自己的能力解决这件事,在他看来,这件事其实并没有太难,只不过要使用的手段可能不是那么见得了光而已。

    林毅晨正在跟几个人聊着天,病房的门又被推开了,一个护士在病房里找了一圈,看到了被围拢在中间的林毅晨,顿时眼睛一亮。

    “你好,有什么事情吗?”林毅晨礼貌地问道。

    女护士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冲着林毅晨柔声说道:“请问你是林毅晨先生吗?这边有四个人找你。”

    “没错,我就是。”林毅晨点了点头,随即他就看到了青皮从门外闪身进来了。

    林毅晨满脸笑容地上前去跟青皮握拳抱了一下,林毅晨好奇的问道:“你怎么慢了这么长时间啊?”

    青皮笑着冲门外摆了下头,平静地说道:“为了等外边那三个人。”

    “谁?”林毅晨听说外边还有三个人,不由地感到好奇。既然来了,为啥不进来呢?不过这次擎天安保的人来得不少啊,一号别墅那边的安全会不会有些吃紧啊?

    林毅晨心里刚刚还在担忧,门外的三个人立即钻了进来。当林毅晨看到进来的这三个人时,心里不由地骂了个大槽。

    “我靠!你们怎么来了?!”林毅晨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站着的三个人,做梦都没有想到会是他们来这里找自己。

    当先一人的,正是林毅晨和浮青骆在天府临时收的一个小弟——辉子!跟在他身边的另外两个人,不出意外地就是死肥小子和辉子的另外一个小弟。

    四人也都算是熟人,不过林毅晨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会在这里见到这三个家伙,这简直太意外了。

    “你们怎么来这里了?!”林毅晨自从从大山里出来之后,已经很少会有这种震惊的感觉了,今天看到这三兄弟,顿时有种做梦的感觉,好震惊啊!半天都缓不过来这个劲儿啊!

    辉子看着满屋子的壮汉,不禁有些害羞地低着头,听到了林毅晨的问话,他这才结结巴巴地吭哧说道:“这不是哥仨来辽北旅游玩了嘛,以前就记得大哥你是在湘南市上大学,我们寻思着路过了湘南市,跟大哥你抽空见一面呗,怎么说当初在天府能认识也是一种缘分,于是我们就上大学里去找你。”

    死飞小子在旁边静静地听到这段话,立即解释了一句:“其实也是顺便看一下大学里的漂亮妹纸。”

    辉子回头瞪了一眼小弟,心说大哥在这说话呢,你插什么嘴?

    林毅晨看到这三个家伙,突然还有些想念之前在天府的时候,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脸来,他对死飞小子的印象最好,笑着调侃他道:“其实是专门去大学里看妹纸,顺便找我的吧?”

    死飞小子见林毅晨跟自己开玩笑,顿时嘿嘿地傻笑起来,看样子是被林毅晨给说中了。

    辉子被憋着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林毅晨看着他难受的样子,忍不住乐了,便对他摆摆手说道:“你继续往下说吧。”

    辉子如蒙大赦,立即又开始讲述着自己三人的故事。

    “没想到,我们到了第一所大学,一下子就问出大哥你,原来你在大学里也那么有名啊?几乎全学校的人都知道你的名字,当时我们都惊呆了!”辉子眉飞色舞地说着,不过听起来有故意拍马屁的嫌疑。

    旁边的另外一个小弟跟着插话道:“实际上是辉哥看到美女呆住了,口水都差点儿流下来了!”

    辉子怒目而视,回头看着自己的两个小弟,没好气地说道:“要不你俩来说吧?怎么地了,我连说个话都不行了,你们一个一个地插嘴,有那么多话要说吗?!”

    小弟们立即老实了下来,全都低着头,不声不响了。

    林毅晨笑着,没有去插手他们三人之间的事情,而是又问道:“那你是怎么跟青皮遇到地,又怎么跟到这里来了?”

    青皮双臂抱胸,昂着头站在林毅晨的身边,看着面前的三个人,沉默不语。

    而辉子三人则是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青皮,见他在看着自己,顿时又都缩了下脑袋,一副惧怕的模样。

    林毅晨更好奇了,他看着青皮问道:“你该不会把他们三个人给教训了一顿吧?”

    青皮应了一声,对林毅晨解释道:“当时我听说有人在学校里打听你的下落,心里有些奇怪,便换了班去找这三个家伙。当时就看到这三个家伙蹲在学校里的路边冲女学生吹口哨,我上去询问他们为什么要打听你时,他们跟我横了横,然后我就跟他们横了横。”

    林毅晨听着青皮的解释,顿时哑然失笑,这三人可真是够倒霉地,碰到谁不行,偏偏碰到了青皮。青皮可以说是擎天安保里最不像军人的那个人,为了适应伪装、跟踪的技能,他的身上经常隐藏起军人的气质,不是高手,一般很难看得出他曾经在部队里呆过。想必这三个家伙当时以为青皮只是找事地,说话肯定不会客气了,他们被青皮给教训了一遭,也着实算是倒霉透顶了。

    不过,现在他们倒是老实了许多,看到擎天安保这些气质彪悍、壮实的队员,就变得更加老实了。

    乖乖地,这大哥身边跟着的都是什么人啊?聚集了这么多人,大哥该不会是做跨境走私买卖的吧?辉子三人看到这一群彪悍的队员,顿时就怂了。

    “那你把他们带到这里来干什么?我叫你们来是为了工作,他们是来这里旅游地,你直接把他们丢在湘南市不就得了?”林毅晨看着青皮问道。

    青皮看了辉子三人一眼,难得笑了出来,说道:“他们一听说你在外地出事了,就立即叫嚷着要来帮你,我着急赶过来,索性就把他们也给带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