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迷恋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19.第十九章

    杨复当即皱了眉,脸色有些难看:“谁说的?”

    徐凤气道:“全都在说,那群傻逼看着我就跑,幸好我手快,逮住一个问的。”

    被绿这个词离花铭有一个世纪的距离,花铭眼睫毛晃了晃,终于不困了。他从桌上撑起身来懒洋洋道:“说详细点。”

    徐凤很是认真地把康万里见蒋甜的事叙述了一遍,可惜并没等到铭哥生气的样子,反而看见这人一脸的若有所思。

    花铭懒搭搭的思索:原来康万里和蒋甜不仅仅是认识,还貌似很亲密。

    那个康万里会和女生亲密?

    听多了康万里嘲讽冷哼,花铭竟有些想象不出来康万里和人软声细语会是个什么样子。

    不过这倒是提醒了花铭一件事,康万里从第一次见他开始就对他充满敌意,难道就是因为蒋甜?

    想到了自然没必要忍着,等康万里从外面回来,上课铃响起徐凤和杨复都回了自己座位,花铭便问道:“你和蒋甜是什么关系?”

    康万里侧头看他,不明白他这句话从何而来,康万里警惕道:“关你什么事,我有必要告诉你吗?”

    花铭不在意他的语气继续问:“你喜欢她?”

    这话更奇怪,康万里越想越担忧,这变态该不会发现了什么???

    生怕和花铭有什么牵扯,康万里冷声回道:“是和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懒得和你说话!”

    没有否认,这就是说明蒋甜对于康万里而言确实不一般。

    花铭一想,觉得找到了康万里排斥他的根源,他不知道哪条神经动了动,忽然带着笑澄清道:“学校里都说我和蒋甜的关系不一般,那是假的。我不喜欢她。”

    康万里瞪他道:“这还用你说?我当然知道你不喜欢她。”

    花铭笑着问道:“是吗?你怎么知道。”

    当然是因为你喜欢的人是我啊!你深爱着我美丽的容颜别以为我不知道!

    康万里内心愤愤吐槽,脸上却不敢表现,只闷闷道:“蒋甜是个好女孩儿,才不会看上你呢!”

    姑且算是一句答案,花铭还想说什么,康万里在拦在两人中间的书堆又放了两本书,拒绝道:“嘘!你个学渣别和我说话!”

    花铭:“……”哈。

    两个人的聊天暂告结束,康万里将自己淹没在学习的海洋之中。

    这事暂且和花铭翻了篇,可两个共同的‘校花绯闻对象’之间虽然不提,这事儿却在学校里流传的很广。

    等到了下午,开始有不少学生有意无意的从八班门口经过,还有好事的,直接上门来找八班的人来打听。

    “那个和蒋甜有关系的转校生叫什么啊,长什么样子啊。”

    八卦之所以八卦,最玄的地方就是他能调动起所有人,由于谣言里还带着花铭和蒋甜两个风云人物,大家都对名字叫做康万里的转校生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所有人都想着看看哪个是康万里,可真的过来扒了才发现,他们根本看不见康万里的长相。

    那个传言中的转校生的戴着口罩捂得严严实实,完全不清楚长得什么样子。

    别说具体的轮廓,就连大致的印象是好看还是不好看都不知道。

    有人通过八班的内部认识人询问康万里,可得到的答案依旧没有区别。

    哪怕是理科八班的学生也没人见过康万里的长相。

    这个转校生上课下课一直捂得严严实实,中间被各科老师询问了好几次都用过敏的借口给回绝了。

    因此至今为止,康万里的模样还是一个谜团。

    越是谜团,就越让人按耐不住好奇心,终于,有人问到徐凤的头上。

    徐凤不爱搭理:“啊?你问康万里长什么样子?”

    “对的,你见过吗?”

    徐凤玩着游戏,回话有一搭没一搭,直把那过来问话的人磨得胆战心惊,这才回道:“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当然见过,不就是康万里嘛,他……”

    询问的学生竖起了耳朵,只听徐凤言之凿凿道:“他长得可丑了!就是一土鳖!和铭哥完全没法比!”

    那人懵了:“真的假的?”

    徐凤道:“怎么,我很闲啊,我会待着没事逗你玩?”

    那人忙摇摇头,同时非常不解:“那蒋甜怎么会……艺术生不是眼光都很高吗?”

    徐凤重新开了一局游戏,张扬笑道:“说不定她眼瞎啊。”

    整个学校只要是长着眼睛的女生都会对铭哥有好感,蒋甜却偏偏和康万里挺好,这不是眼瞎是什么?

    打听消息的人走了,杨复擦完了黑板,过来忍不住叹气。

    徐凤刚才说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杨复无奈道:“你又胡说八道。”

    徐凤诶呦一声,特别不服。“我哪句胡说八道了,天天捂着脸难道不是因为长得丑还是因为长得美???你别老挑我毛病!”

    杨复对于康万里的长相不清楚,可却知道小花并不讨厌这个新同桌。“你别惹出事来,小花现在挺喜欢康万里。”

    徐凤又不傻,当然看得出花铭对康万里十分忍让,要是换了别的人这么和铭哥说话,铭哥说不定早就冷笑一声上手打人了。

    徐凤知道这事,但徐凤也了解花铭,花铭喜欢一样东西的时间很短,就算现在护着康万里,时间也不会延续太久。

    就算给康万里一个面子,徐凤也可以保证铭哥忍他不会超过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都算多了!真的!

    “行了,就你事儿多,铭哥才不管呢。”

    杨复叹气,目光一扫看到徐凤的段位回到了星耀,不由开口道:“凤儿,你又掉段了。”

    徐凤手一抖,彻底急了:“我掉你个头!你打游戏吗,不打游戏哪来的脸说我!你不惹我能死是不是!!滚一边儿去!还有,别叫我凤儿!”

    徐凤掀起了一个开端,这之后,康万里长得很丑的消息山洪一样散播出去。

    由于没人知道康万里的长相,加上康万里确确实实忌讳别人看他的脸,这事便越传越煞有其事,越传越像是真的一样。

    转校生康万里长得特别难看!

    真不知道蒋甜看上他什么?

    那人根本和花铭没法比啊!

    一边是花铭,一边是转校生,大家传着闲话,说着康万里是个丑逼,就感觉自己好像在力挺花铭一样。

    传言不胫而走,当整个高三都开始抨击蒋甜的品味时,徐凤这边才开始有点慌。

    不过他有点幸运,偏偏那么巧,花铭没有关注这件事。

    接下来的好几天时间里,花铭开始逃课了。

    学习对花铭而言无所谓,逗康万里也只是一种消遣,在他的目标中,只有寻找心上美腿的是真正的大事。

    这几天,各个中学都在陆续开学,花铭不想错过机会,于是自己亲自出去找人。

    每天的上学和放学时间要在中学门口守着,往返比较麻烦,所以干脆便逃了课。

    花铭的逃课对康万里而言是个棒呆的消息,旁边没了变态,康万里真是吃饭香了,睡觉稳了,连上课都更爽了。

    三四天里,康万里除了游泳课其他的课程都体验了一遍。

    靖博的老师质量很高,只要没有变态,上学体验和以前在三中的生活已经十分接近。

    简直不要太开心!

    然而幸福的日子总是格外短暂,康万里只觉得时间嗖嗖嗖过去,花铭那个变态又开始出现在旁边的座位上。

    搜寻了好几日的花铭一无所获,不沮丧是不可能的,他沉浸在巨大的失落之中,到了教室就倚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连着两节课什么话都不说。

    不招惹康万里,也不搭理徐凤和杨复,浑身写着生人勿近。

    康万里正不想和他有关系,一下课就离开座位,徐凤和杨复凑过来,快速侵占康万里的位置。

    几日不见,花铭好像稍微晒黑了一点点,他的肤色天生偏白,稍微变点儿颜色就显得格外明显。

    徐风看着浑身难受:“铭哥怎么不涂防晒啊,这么好的皮肤太可惜了。”

    杨复道:“小花是男孩子。”

    徐凤不高兴:“男孩子更要精致!你看铭哥的脸就不觉得心疼?”

    杨复一打量,沉默,稍许,他开口道:“我去给小花借个防晒吧。”

    花铭被他们俩围在中间,仿佛灵魂被掏空,完全不参与对话。

    康万里离他们远远的,时不时往座位上瞥一眼,并不知道他们具体在说什么。

    因此前一眼看见他们还在谈话,下一眼冷不丁看见徐凤和杨复一人拉着变态一只手笨拙的涂防晒霜,整个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什么见鬼的画面啊???

    真是gay里gay气!!

    康万里的吐槽写在脸上,王可心笑道:“万里,你是不是就是那个……”

    康万里:“什么?”

    王可心做嘴型:“腐男子。”

    康万里:“什么东西???”

    我才不是!

    王可心笑的不得了:“还说不是?我都猜到你刚才在想什么了,你这就叫做腐眼看人基,我一个腐女都没激动,你比我还在意。”

    康万里在意是有原因的,他曾经可是一个受害者啊!

    不过这个不能提,康万里干脆不解释,转移话题道:“刚才说到哪儿了?”

    詹英才道:“说到分析数学卷子。”

    康万里回神:“对,我们继续,给你们分享一下我的数学经验。”和詹英才这个知己在一起就是这么愉悦,康万里非常乐得聊学习的话题,他定定神,把两个男生给变态涂防晒的画面抛出脑后。

    “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咱们的数学卷子其实是有规律的,只要掌握了规律,就能考高分。”

    王可心原本听得并不用心,听到这句突然精神:“啊?真的!?”

    康万里道:“是真的,咱们的数学卷子一共可以分为三个部分,百分之三十的基础题,百分之五十的中档题,还有百分之二十稍微难点儿的题。”

    “基础题和中档题加在一起是百分之八十,一张卷子150分,百分之八十就是120分,这一百二十分你猜怎么着?”

    王可心听得心惊:“怎么着?”

    康万里用力拍桌子:“它们是送分题啊!!不用动脑子,它送你就收下就行了。”

    王可心和詹英才同时沉默了。

    好几秒,王可心道:“万里,你认真的?”

    康万里一脸正经:“是啊!”

    王可心相当无语。

    要不是知道康万里全校倒数第一,她差点就觉得这个比装的有点牛了呢!

    呵!!!

    三个人聊着聊着,康万里挨打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正说着,理科八班有人在门口路过,对着康万里嘻嘻哈哈两句便嬉笑着没了影。

    王可心和詹英才的脸色一下子冷下来,气氛瞬间十分冷冽。

    外面的传言两个人都有耳闻,作为康万里的朋友,听到这种议论实在没办法不生气。

    尤其是王可心,她见过康万里的长相,知道康万里长得有多好看,可她和谁说谁都不信,气得她只能干跺脚。

    “他们真是闲的脑子有病,他们知道什么呀!”

    王可心要气死了,她气鼓鼓的看康万里,却发现康万里这个被议论的当事人完全不在意。

    王可心疑惑道:“万里,你都不生气吗?”

    康万里道:“这有什么生气的。”

    康万里是真的一点都不care,只要不被变态认出来,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他的心愿只有世界和平。

    这就是他康万里,就是这么高傲!

    外面无论说什么,或是走在路上被人多看两眼,康万里都不在乎,他说到做到,甚至还有大大方方去一班帮宁修给蒋甜送了两次东西。

    他不在意,蒋甜却对给康万里造成被人瞩目的影响非常过意不去。

    康万里去送东西时,蒋甜和他小声道:“万里,你下次别来了,我怕被别人看到。”

    康万里道:“看到怎么了?你怕他们传闲话?”

    蒋甜摇摇头:“我是不想给你添麻烦。”

    康万里皱眉:“你对我来说不是麻烦。”

    他亲口答应了阿修照顾蒋甜,既然是阿修的女朋友,怎么都不会是麻烦。

    蒋甜被他这话说的一愣,仔细一想越发觉得康万里内心真的好,难怪阿修每次说到康万里,都说他虽然有点小自我,但其实是个很好的人。

    蒋甜觉得有些感动,更对影响到康万里而十分内疚。

    刚刚好,康万里说的那句话被别人听到,有人起哄一声:“卧槽,是不是表白呢?”

    “转校生和校花表白了?长得那么丑还挺有勇气。”

    大家就喜欢都热闹,但有花铭这个不确定的因素在,没人敢直接说蒋甜不好,同时,讽刺康万里好像在替花铭说话一样,大家互相都有胆量,又觉得讽刺的人多,所有人都在说,自己跟着说也不是在欺负人。

    走廊里一瞬间响起各种议论声。

    “不是吧,他哪来的自信啊。”

    “和花铭比就是渣渣吧。”

    “丑,应该也没钱……听说和花铭一桌,哇,花铭得感觉多恶心啊、”

    蒋甜脸色煞白,忍不住要站出来,康万里拦住她,不让她说话。“你替我说话他们只会更加起哄。”

    蒋甜顿了顿,康万里的目光太过笃定,她只得点点头,内心不甘。

    康万里不让蒋甜说话,自己却并没打算忍。

    忍忍忍,他忍个屁啊!!

    这群人一点自觉都没有,那些校园暴力校园欺凌都是从这种苗头开始的!富家少爷的派头也太足了,简直缺少社会主义的鞭打!

    康万里准备要骂人,他深呼一口气,即将开口,忽然感觉自己身后掠过一个高大的身影。

    那人眉眼极为冷漠疏离,和康万里擦肩而过匆匆对视一眼。

    再下一秒,那人狠狠一脚踹在了一班的大门上,砰地一声巨响,门被踹的有些晃荡,周围的人也在一瞬间全被踹成了哑巴。

    花铭……

    是花铭!

    所有人心里浮现出这个名字,而下一秒,均忍不住想落荒而逃。

    不知道为什么,花铭看起来特别的生气,因为生气,他的脸前所未有的骇人。

    周围雅雀无声。

    花铭忽的道:“你们的嘴怎么这么闲呢。”

    落地有声,周围的人全都熄了火。

    花铭向前走了两步,单独挑出一个人问道:“你叫什么?”

    “哪个班的?”

    被问名字,等同于直接的威胁,那学生脸色唰白,声音卡在嗓子里,断断续续道:“我……我……对不起……”

    其实这个学生并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花铭,可花铭的态度像是掐住了所有人脖子,谁都不敢说话。

    气氛将至零点,在这时,一声上课铃响彻走廊。

    一群学生如获大赦,人生第一次觉得上课铃声如此动听,大家都胆战心惊硬着头皮往各自的班级跑,花铭冷眼看着他们,并未阻拦。

    被花铭点住的男生还僵在原地,花铭盯着他,看的那男生瞳孔紧缩,双手颤抖。

    终于,花铭像是讽刺的冷哼一声,将男生和康万里他们留在后面,头也不回的回班去了。

    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康万里也摸不清头脑,不过快要上课,他顾不上那么多,和蒋甜打个招呼往回跑。

    蒋甜目送花铭和康万里相继走掉,脑中忽然浮现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花铭刚才……莫非是在为康万里解围?

    他们两个的关系难道现在很要好?

    但没听康万里说啊……

    蒋甜不敢多想,匆匆回班,刚刚入座,一个黄色头发的男生在她背后冷冷道:“你刚才想护着那个康万里?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

    蒋甜的神色一下冷下来,她用宁修和康万里从来没有见过的冷漠神色道:“尚辉同学,我的事情和你无关,我再说一次,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