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娱乐时代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303章 好机会

    从最早打奈飞的主意开始,罗南就专门雇佣了一家经济调查公司盯着奈飞,两年过去了,他在这方面的花费足有几十万美元。

    收获也很多,不但拿到了满满一文件柜相关资料,这家公司的两名调查员,还在奈飞的招聘中进入奈飞公司,成为位置不算低的职员,能清晰的了解这家公司的一举一动。

    那次在派对上见到里德-哈斯廷斯之后,罗南也让罗伯特-李跟对方接触过几次,想要投资奈飞,却被里德-哈斯廷斯拒绝了,后者需要的不止是资金,还要一个平台。

    奈飞最初时的股权,几乎全部掌握在里德-哈斯廷斯和马克-伦道夫这两名联合创始人手中,就像相对论娱乐一样,只要对方不愿意,几乎没什么好办法收购。

    罗南也考虑过另起炉灶创建这么一家网站公司,毕竟前世最后的工作,就是互联网视频业务,专业也算对口,但看到调查公司发来的几份报告之后,几番思考斟酌,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

    时代不同,业务也不同,奈飞的创业,何止是用艰难这两个字来形容。

    看到调查报告上奈飞这几年烧钱搭建网络租赁和拣选系统,理顺邮递渠道,建立仓储平台等等,罗南就知道创业初始的自己不可能同时兼顾两方面。

    奈飞创业这几年烧掉的钱,绝对超过现阶段公司的价值。

    罗南倒是不怕困难,而是资金和精力不足,既要快速发展电影制作和发行公司,到处忽悠人投资电影,同时还要完成另一个版本的奈飞创业,这对他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他始终有着较为清醒的头脑,知道自身精力有限,资金也有限,创业阶段摊子铺的太大,最终极有可能饮恨收场。

    相比之下,在奈飞完成初创,搭建好基本架构,等到想要进一步扩大业务,面临极为艰难的局面时,再出手投资,更加符合罗南的现实情况。

    经过数年的苦心经营,相对论娱乐已经走上正轨,集制作和发行于一体,通过数部大卖电影,积攒到了一定的资金。

    罗南如今不但能抽出精力顾及其他方面,手中还握有实现目标最为关键的资金。

    从2000年三月份开始,互联网产业一片哀嚎,奈飞也不例外,从那到现在,境况一直不好。

    坐在办公室中,罗南翻看着奈飞最近一年多的调查报道,从这些奈飞内部人员发过来的分析中,无疑能清晰的看到奈飞的状况。

    奈飞的主要业务,影片dvd的互联网租赁与销售,最近一年来增速极其缓慢,亏损以每年翻倍的速度增长,而且里德-哈斯廷斯也在内部管理上不断进行调整,就跟绝大部分创业公司一样,当创业阶段完成之后,奈飞的创业团队不可避免的边缘化。

    真正带领奈飞完成创业的是马克-伦道夫,他最初的创业团队已经分崩离析,大部分人都离开了奈飞。

    不过马克-伦道夫与里德-哈斯廷斯交情匪浅,自身的权力**较淡,依然以总裁的身份待在奈飞协助里德-哈斯廷斯。

    又一次仔细翻看过这些调查报告,罗南清晰的意识到,对奈飞下手的最好机会已经到来了。

    奈飞的两位创业者,尤其是里德-哈斯廷斯不但有了出手奈飞的想法,还在四处寻找合适的接盘人选。

    前世的罗南,因为从事的行业的关系,多少研究过奈飞,非常清晰的记得,里德-哈斯廷斯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不仅仅想要卖掉奈飞,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甚至求到了死对头百事达的头上。

    按照新闻报道中的说法,里德-哈斯廷斯正是因为对于百事达租赁滞纳金的不满,才在工作的软件公司被收购之后,与马克-伦道夫一起创立了奈飞。

    罗南收好这些资料,只留下两份,又仔细看了一遍。

    一份是这两年来奈飞的融资情况。

    里德-哈斯廷斯也不是没有找到任何资金,作为软件公司的前高管和股东,本身就具备相当的资产,创业初期也以抵押贷款的方式筹措过不少资金,这也让奈飞撑到了1999年年底。

    这个时间段,正是互联网股大行其道的时候,奈飞也有了近六位数的注册会员,里德-哈斯廷斯一番努力之下,终于引起了理想中的大公司和大基金公司的瞩目,获得了风险投资和大平台推广的机会。

    2000年初,法国巨头阿尔诺集团,经过对奈飞公司的数轮实地考察,以及与里德-哈斯廷斯长达两个月的磋商之后,准备投资奈飞公司。

    这笔风险投资分为两轮,分别是2000年年中投入3000万美元,2001年年初投资1亿美元。

    同时,阿尔诺集团将负责大力推广奈飞。

    大集团,大平台,大投资,如果这笔交易能够达成,奈飞绝对不是现在的局面。

    当时罗南已经拿到了相关的报告,却只是紧紧盯着,没有多做动作,因为2000年年中才会有第一笔投资。

    不出所料,三月份互联网股崩盘之后,阿尔诺集团取消了对于奈飞的所有投资计划。

    这也不是奈飞一家公司面对的状况。

    互联网公司泡沫破裂是硅谷版本的沙尘暴来袭,年轻的软件工程师们拿着一文不值的股票期权当报酬,出没于已经废弃的办公园区,徒劳无获的寻找工作,许多人不得不重返校园,谋求成为律师或者会计师。

    里德-哈斯廷斯想要证明奈飞在网络公司崩溃浪潮中依然有光明前途,实在是太难了。

    经过一年多的坚持,然后有了相对应的第二份报告。

    这是上周刚刚发生的一件事。

    里德-哈斯廷斯专门飞到德克萨斯,去达拉斯拜会了百事达的总裁埃德-斯特德,

    罗南根据调查员传过来的情况判断,这应该就是记忆中里德-哈斯廷斯准备把奈飞卖给百事达的事。

    记忆中双方没有达成交易,即便真的达成一致,罗南也来得及出手,里德-哈斯廷斯终归是个商人。

    得到的报告也证明了罗南的猜测。

    里德-哈斯廷斯并没有引起百事达的任何重视,埃德-斯特德与他见了一面之后,就扔给了自己的代理人约翰-安蒂奥克。

    这其实已经表明了百事达的态度。

    但里德-哈斯廷斯没有死心,向以约翰-安蒂奥克为首的百事达人员阐述了他的提议:百事达收购奈飞,把奈飞变成百事达在互联网上的左膀右臂。

    在他看来,这是双赢的结果,能将百事达省出把浩瀚的录像带库存转变为dvd的巨大开支,并且让百事达打开在互联网上的局面,而奈飞能有效利用百事达门店积累的2000多万活跃用户。

    成为百事达子公司的奈飞,将把主要业务专注于老电影和小众电影,而把占据业务量百分之八十的新片业务留给百事达。

    与此同时,奈飞可以把宣传材料和注册电脑放到每一家百事达连锁店里。

    里德-哈斯廷斯为了卖掉奈飞,制定了一个看起来相当不错的策略。

    而且,他的要价不算高,5000万美元。

    这一数字远远比不上奈飞这几年烧掉的钱。

    如果以未来的目光看待这笔交易,简直太划算了,百事达不但能得到进军互联网的机会,还能借此实现转型。

    但放在现阶段的环境里,有些事看起来完全不同。

    以约翰-安蒂奥克为首的百事达人员对奈飞根本没有任何兴趣,他们对互联网公司的生存能力表示严重怀疑,还说市场太过高估了未经检验的商业模式。

    这不止是百事达的看法,罗南得到的报告中,约翰-安蒂奥克嘲笑里德-哈斯廷斯的提议时,奈飞的陪同人员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就连奈飞的高管们,也不相信百事达会以5000万美元的高价买下奈飞公司。

    在随后奈飞公司的会议上,里德-哈斯廷斯信誓旦旦,说百事达犯了一个错误,他们很快就会后悔。

    罗南相信这话极有可能演变成现实,但里德-哈斯廷斯实际上在虚张声势,因为从达拉斯结束与百事达高层的会面之后,里德-哈斯廷斯并没有放弃出售奈飞的想法。

    从调查人员确切的分析中来看,里德-哈斯廷斯目前有些犹豫,

    一方面不想就此放手创业的公司,在找办法将奈飞推入发展正轨。

    另一方面,奈飞缺乏持续发展的资金,里德-哈斯廷斯债务缠身,也想要出售奈飞摆脱自身的困境。

    就像罗南经营相对论娱乐一样,任何一家创业的公司想要发展起来都不容易。

    如今的奈飞拥有完善的平台架构,完成这些架构烧掉的资金,远远超过了公司现阶段的实际价值。

    单从这方面来说,罗南出手收购的话,非常划算。

    这几天里,罗南召集相对论娱乐的高层,特别是玛丽、罗伯特-李、乔治-克林特和加西亚-罗德里格斯等人,探讨收购相对论娱乐收购奈飞的可行性。

    但让罗南有些意外的是,不等相对论娱乐联系奈飞,里德-哈斯廷斯竟然主动找上了使馆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