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撩你上瘾了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935章 开心万岁

    “真好。”方文雪羡慕的望着白纤纤的肚子,“可惜我没有机会生儿子了。”

    她这一开口,慕夜衍便起身走向了方文雪的卧室,象是去取东西了。

    可是白纤纤明白,他是不想继续方文雪的这个话题。

    有些事,一旦错过就是真的错过,再也不可能从头来过了。

    白纤纤拍了拍方文雪的肩膀,轻声道:“你已经很幸运了,幸运的怀上了小琳琳,而且,从那么高的楼顶跳下来还能母女平安,雪雪,知足长乐,不要再想那么多了,人活一世,开心万岁。”

    开心是最最重要的,甚至于比钱都重要,因为钱也买不来开心。

    方文雪低头逗了女儿一下,“这孩子的确是命大,那时从手术台上下来,我还以为她给送去了保温箱,没想到她居然不用送,很健康。”

    “那是因为你人好,好人有好报,所以给了你一个健健康康的女儿。”

    “白纤纤,什么时候喝的蜂蜜?”

    “不告诉你。”白纤纤笑,每次与雪雪这样的互动都是特别放松心情的时候,特舒服。

    收拾好了厨房的苏可走了过来,“你们两个在聊什么?”

    “聊我儿媳妇将来是个有福的人。”白纤纤笑嘻嘻的,老一辈的人特别的讲究福相这一说,那时厉老爷子见到宁宁的时候就说宁宁有福相,她就记住了。

    “你们两个都是有福的人。”苏可强挤出一抹笑的说到。

    却是笑比哭都难看。

    白纤纤望了一眼才跟出厨房的顾景御,分明就是一脸的阴郁,一看就是小两口刚刚在厨房里悄悄吵架了,想到顾景御之前对孩子的看法,她也对顾景御有意见,“既然不开心,那就让他走吧,不然我看他也不爽。”

    “我出去走走,他一个人在这里无聊,就也走了。”苏可说着,真的就往门前走去,走了。

    “可可,你要出去吗?”顾景御这才急忙摘下身前系着的围裙,朝着苏可飞奔过去。

    “顾景御,你完了。”白纤纤补刀,不提醒一下这男人,他可能都没有想起来他错在哪里呢。

    男人与女人间就是有这样的区别,通常男人不以为意的事情女人却很在意,而女人在意的通常男人就不是很在意。

    每个人的思维和想法都不同,就是因为有不同,才会造成人与人之间的隔阂。

    这是在所难免的。

    顾景御穿了鞋就追了出去,白纤纤看着他的背影直摇头,“雪雪,你看好他们两个吗?”

    “只怕,比我和阿衍还艰难。”

    “你乌鸦嘴了,不许这样说。”

    “我是实话实说,可可与顾景御在对‘家’的这个概念上,思想完全不一样,我看他们两个的性格,谁想说服说都难。”

    “唉。”白纤纤叹息了,因为方文雪说的有道理,她也有同感。

    小琳琳睡着了,苏可出去了,方文雪需要静躺,白纤纤把小琳琳和方文雪还给了慕夜衍,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有点累,她冲了凉就躺下了,很困。

    不过,在睡之前还是拿出了手机,果然看到了宁宁的留言,“妈咪真的怀了两个小妹妹了吗?”

    “应该是吧。”相比于厉凌烨的十分笃定,白纤纤还是很慎重的。

    连医生都没有百分百的确定,所以,还是给自己留点余地的好。

    “那就是有百分之九十有两个小妹妹了,对不对?”厉晓宁自动自觉的给了一个百分之九十的概念。

    “嗯,是这个意思吧。”白纤纤发现儿子的数学越来越好了。

    谁能想到一个才要六岁的孩子,居然连百分比都说出来了。

    算起来,宁宁快要过生日了。

    过了年,就是他的生日。

    宁宁的生日之后,就是她的生日,她和宁宁的生日没差几天,每一年她都是与宁宁一起过生日的。

    “妈咪,你如今都怀上两个宝宝了,那更需要人照顾呢,妈咪,你人不在家里我不放心,妈咪你回家吧,让我和爹地一起照顾你。”厉晓宁绝对一付小暖男的感觉。

    白纤纤很欣慰,不过她还是拒绝了,“再过一段时间吧,宁宁乖,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是不是?”

    “可是我会想妈咪。”

    “可以给妈咪打电话呀,再有,要过年了,妈咪会陪着你一起去看你太爷爷的。”

    “好吧,那妈咪晚安,好好睡觉,好好照顾小妹妹。”厉晓宁一付大哥哥的样子。

    与厉晓宁的聊天收了尾,白纤纤才想要睡觉,就发现厉凌烨也发信息了,“老婆,睡了吗?”

    “还没,不过眼皮正在打架中。”很完美的回复,厉凌烨要是敢缠着她一直说说说,那就是太没眼色了。

    果然,厉凌烨一看到这句就道:“那你睡吧,晚安。”

    “安。”白纤纤是真的困了,并不是不想理会厉凌烨,虽然还没有彻底的原谅他,但是她现在已经没有与他离婚的想法了,既然不离婚,就还是要好好的过日子。

    闭上眼睛,白纤纤睡着了。

    水香榭里,厉凌烨一脸哀怨的瞪了一眼身旁的厉晓宁,“你妈咪这是区别对待。”白纤纤与儿子说了好半天,到了他这里,就一句话就结束了,他能不哀怨吗?

    “谁让你做错了事情,你活该。”厉晓宁可是一点也不同情厉凌烨,妈咪才是他最爱最爱的人呢。

    没有妈咪就没有他,就算妈咪现在不陪他,他也不怪妈咪,妈咪从前有多爱他,小家伙是深深知道的。

    厉凌烨顿是噤声了。

    第一次发现,他居然说不过一个屁大点的孩子。

    好在是他亲生的,否则一定打过去。

    厉晓宁说完,也是一脸的心虚,他明白这样说爹地,爹地的面子里子在他这里都丢光光了,所以,还是先逃的好,就让时间冲淡爹地的尴尬。

    “爹地晚安。”

    “晚安。”被儿子给怼了,厉凌虽然不甘心,不过还是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去睡吧,乖。”

    厉晓宁条件反射的就要避开厉凌烨的手,不过想到自己刚刚怼过这个亲爹地,小家伙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