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女种田:邪王爆宠杀手妃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618章 你不懂

    &nbsp

    第618章  你不懂

    红袖抓了一下顾柔的手臂,十分的紧张。

    顾柔拍拍她的手,让她放轻松。

    她早就不是红袖的长相,大王氏她们也认不出来了。

    而且她听顾柔说过。那个女人在宫里。

    “这不是……”大王氏一开口,就看到了凤卿陌,然后顿了一下:“摄政王妃。”

    顾柔淡漠,“你们怎么会来京城?”

    “我哥哥当官儿了,就把我们也接过来了,那些人也不敢拦着我了。”大王氏很得意,但是又不敢表露的太明显。

    顾柔皱了皱眉:“是吗?”

    在茶馆二楼,凤卿陌还提了一句,顾红袖派人去找王富。

    没想到这么快就给王富某了一个官职。

    这件事若是没有人在背后授意,怕是没这么顺利。

    “我们就先走了。”大王氏就牵着两个孩子的手往离开。

    彩穗一直回头,一直看红袖,似乎是想看出什么来。

    “回去吧。”顾柔淡淡的开口。

    他们上了马车,离开了茶馆。

    回到王府后,顾柔拉着凤卿陌进了暖和。

    “顾红袖再有本事,也不能给王富谋上官职呀。”顾柔深深地蹙眉:“莫非是皇上做的?”

    凤卿陌看着顾柔:“你也不要太紧张,眼下她的注意力不在你的身上,你不必这么担心。”

    “我……”顾柔一顿。

    说的没错。

    她早就对顾红袖死心了。

    只当再没有这个妹妹。

    她想怎么折腾,自己都不在意。

    凤卿陌寒眸深邃,其实这件事他是知道的。

    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管。

    也许,有顾红袖这么心狠手辣的女人在宫里,太皇太后安排的人未必就敢做些什么。

    相互制约,纵横谋略,才能稳定住后宫的局势。

    ——

    过了正月十五。

    金蕊就先嫁出去了。

    出嫁前,顾柔让周盈和月朵一起去送嫁妆匣子去。

    顾柔准备的嫁妆颇为丰富,除了一盒子金银首饰,还有二十亩地的地契。

    金蕊帮顾柔看着顾家,忠心耿耿,给她这些做嫁妆绝对不过分。

    十七那天,金蕊就到庄子上等着去了,十八出嫁,周盈月朵等人都去送她了。

    她要月底才能从夫家回来,再回到顾府当差。

    这段时间,顾府全部的事情就都落到了顾倩一人身上。

    再之后,就是周盈。

    她是二十二那天出嫁,顾柔给她也准备了一样的嫁妆。

    出嫁之后,她不再到王府当差,但是会跟着马恒留在京城,帮顾柔照料铺子和温泉山庄等。

    这下子,顾柔手底下留下的人就不多了。

    好在月朵春燕沉笔和雁棋四个人也够用了。

    春燕已经颇有金蕊那股子劲儿,不再那么冒冒失失。

    沉笔也变得大气稳重,办事稳妥不会出差错。

    二十六是王梦出嫁的日子。

    顾柔说好了要去的,可是身子不允许,她就让孙妈带上红袖去。

    看看陈英见着红袖会说些什么。

    她们是一早就出去的,到了很晚才回来。

    孙妈把今天发生的事情提了提,倒也没有说到陈英。

    等孙妈下去休息,顾柔把红袖叫过来,问道:“他和你说什么了吗?”

    红袖摇头。

    “罢了,他定然还没想明白,再等等。”顾柔摸了摸红袖的脸,“旁的事到也不要紧,关键还是你的嗓子,明天乔太医过来,你早早准备着。”

    红袖点点头,然后下去休息了。

    顾柔闭着眼睛,坐在罗汉床上。

    凤卿陌走上前来,伸出手帮她揉着太阳穴:“今日你颇为费神。”

    “哎,陈英那边怕是转不过弯来,我只是担心耽误了他们。”顾柔抿抿唇:“万一他知道那个红袖在宫里,岂不是要疯?”

    凤卿陌眉目深沉,“我看这件事我来处理,我晓得你的顾虑,夜长梦多,万一顾红袖露面,陈英不见得能控制得住。”

    顾柔点头,她就是这个意思。

    ——

    下朝。

    凤卿陌叫住了陈英。

    “你这几日魂不守舍,难道就这点事还没个定夺?”凤卿陌语气冷淡:“她是不是红袖,你难道还不清楚?”

    陈英垂着手,有气无力的看着凤卿陌,“王爷,你不懂。”

    “我不懂什么?”凤卿陌剑眉冷漠:“莫不是你也只是一个贪恋外表的男人,你喜欢的不过是那张脸,她到底是谁其实你一点都不关心?”

    “不是。”陈英否认,他不是这样想的。

    “那你要如何?”凤卿陌沉然:“难道我和顾柔随便找了一个人过来冒充她,还把她毒哑巴了,让你什么也问不出来?那我们为何不把她的手也给剁了,让她写不了字?”

    “我从未怀疑过王爷和王妃。”陈英明白,他们也没必要这么做。

    他重重的一叹。

    凤卿陌拧着眉:“支支吾吾,你有什么话赶快说,你若真的没办法接受。我和顾柔会替她另做打算,这天底下的好男儿不止你。”

    “这……”陈英长叹一声:“实在是有人告诉我,红袖她在宫里,被皇上……”

    他欲言又止。

    这件事他真的没办法接受。

    可是那次在茶馆里,和红袖交谈,又让他确定那就是红袖。

    “你这样犹豫不决,只会被人利用,也罢,红袖跟着你也只会伤心难过,你这样的性子也应付不来这样的事情,从此你和红袖的事情就一刀两断,我和顾柔会再给她寻觅其他良缘。”凤卿陌可没有顾柔那种好脾气,慢慢的劝。

    他是男人,最清楚男人。

    说男人优柔寡断,不过是两者都不能舍弃。

    不逼着他,他是没办法做出选择的。

    也不是每个人都像他心如磐石,他喜欢顾柔,就只要顾柔。

    只想着一件事,就是得到她。

    看着凤卿陌走远,陈英都没能来得及阻拦。

    他刚刚迈出去一步,就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陈英。”

    陈英一震,这个声音不就是红袖的吗?

    他转身,看到顾红袖,惊讶万分。

    “陈郎。”顾红袖哀哀切切的看着他。

    陈英僵硬,“红袖,你真的在宫里?!”

    “是呀,那天我被人**之后,带进了宫里,我很想你。”顾红袖抹着眼泪,“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