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前夫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 141 章

    什什……么?他要去哪?窗户?没听错吧?他怎么不上天呢?

    将秦语的目瞪口呆看在眼里, 不行吗?徐航抬起大手揉了揉宝贝的后脑勺,似安抚,似乞求:“别忙着拒绝,试一次好不好?”

    说得轻巧, 试一次跟死一次发音差不多。态度非常坚决的秦语掐着徐航的脸, 迫使他往后退去:“不行。”

    “阿语。”

    “不行。”

    “信我。”

    “大叔,我最近是不是太顺着你了?”

    大神、大仙儿、大哥、徐总之后是大叔吗?眸底闪着幽幽暗芒的徐航并没有生气,但宝贝脸上的怒火非常清晰,今天时机不对, 该怎么哄爱人开心呢?

    “抱歉, ”秦语后悔了, 紧紧抱着徐航蹭了蹭, 目神闪烁的继续道:“其实三十多岁的男人正是香喷喷的时候, 精力充沛,魅力十足, 尤其是你穿西装的样子特别有男人味,特别MAN。”

    “继续夸。”

    “……”秦语愣了一下,面上看不出来而已:“不用吧?反正大家都这么认为。”

    “别人是别人, 你是你,阿语, 喜欢我身上哪个部位?”

    “停!”一边这样那样, 一边说话的做法秦语玩不来,气息更乱的拧住男人的耳朵,才得到喘息的机会:“我喜欢你的眼, 你的心,你喜欢我什么?”

    “全部。”

    这人太狡猾了,秦语虽然吐槽了一番,但美滋滋的表情出卖了他。就这么在床上弄了几回,夜已深,两人抱着一起看夜空,直到秦语疲惫的在徐航暖呼呼的怀里入睡。低下头,爱意在徐航的身体里泛滥成灾:“阿语,其实第一眼看到你就很喜欢了,可惜,那时的你不喜欢我,晚安,我的大宝贝。”

    ……

    次日清晨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哗啦啦的打在窗户上,从里往外看去地面已经冒泡了。

    “我是几点回来的?”

    孙阿姨放下奶茶、樱花糕,笑盈盈的道:“大概五点左右,大少爷抱着您回来的。”

    刚醒没多久的秦语早就饿了,拿起糕点放进嘴里,嗯,好香:“阿姨,你手艺真好,有空的时候可不可以教教我?”

    “呦!”孙阿姨赶紧站了起来,颇为不好意思:“少爷您是大忙人,想吃什么就嘱咐我吧,就算我不会也愿意学着去做的。”

    “谢谢阿姨,”确实没那么多功夫,秦语吃完东西就去书房学习了。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突突跳,仿佛有什么事要发生,又没有头绪。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捂住慌乱的胸口,深呼吸几回的秦语拿起手机联系了徐航,轻缓的道:“你在干嘛?”

    “叔叔在想你。”

    秦语:“……”

    下意识吹了吹刘海,秦语微微愣住了,这是包容爱干的事!分开那么久,其实挺想念的就算天天通话也不如见面好。

    “生气了?”

    “没有,徐大香饽饽,我能不能问问你在干什么?”

    “月末了看报表,你呢?吃饭了吗?还想睡觉吗?若是腰不舒服的话躺着听听单词,或是看看史书,雨太大了别去店里……”徐航唠唠叨叨没完没了,但他声音好听,秦语自然不会嫌弃。

    两人都有事做,又聊一会儿便挂了。

    没有老公的声音陪伴,秦语再次心烦意乱起来。咋办?要不要去他公司陪着?

    张齐送了几次东西,瞧出少爷不对劲:“您怎么了?”

    “不知道,总觉得有事要发生,张哥,今天有什么特殊的事吗?”秦语顺了顺胸口,拿起桌子上的温水喝下去,压压惊,免得魂魄都要飞出去了。

    张齐错愕不已,连脸上的表情都要绷不住了。今儿是包容郑凯带着小少爷来首都的日子,大少想给秦少一个惊喜,所以大家瞒着。按理说秦少只以为放假时才能见到孩子,不应该这样,难道是血脉相连彼此有感觉?

    冷汗哗哗的,张齐出去以后马上联系了徐航。

    徐航……完了完了,这下子连地毯都不能睡了。

    揉了揉额头的徐航拿起手机,联系了郑凯,幸好他们还没出门,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虽然H市风和日丽,但首都在下大暴雨,于是郑凯开心的勾起嘴角,搂着徐子晟回卧室了。大宝贝打着哈欠,什么都不知道的吧嗒吧嗒小嘴,困得拱了拱小脑袋,在郑凯怀里找个最舒服的位置要睡了。

    “小爸爸~”

    “小少爷乖,明天就可以见到了。”

    “真哒?”明天这个词令徐子晟目光一亮,抓着郑凯的胸口往上看去,萌萌的大眼睛里闪着期待,若是郑凯敢说一个不字,他就要发大水了。

    点点头,郑凯温柔的道:“真哒。”

    嘤嘤嘤……徐子晟开心的晃屁/股,小身子一扭一扭别提多可爱了。

    拿着球走进来的包容耸耸肩,老公越来越“童”化了,现在连说话都跟着小少爷跑了。

    ……

    跟郑凯通完电话的徐航立刻联系秦语,将这件事完完整整的说了。

    秦语高兴的像陀螺似的,站也站不住,坐也坐不住,别墅里都快容不下他了:“真的吗?”

    “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坐在椅子上的徐航脸不红不白的撒谎,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文件上滑动,留下淡淡的划痕,到底还是心虚了。深沉的视线看向窗外,大雨似乎小了也许晚上能停。想到阿语喜欢这样的景色,徐航勾起了嘴角:“晚上我陪你散步吧?”

    “好啊,也许能看见彩虹。”

    天黑了以后,钟易与他母亲踏上了去Y国的飞机,那里比较乱,但乱世出英雄,希望他能闯出一片天地,对得起身上流着的血脉。咽男站在落地窗前望着飞机高高而去,这笔投资花了大少整整两个亿,希望他物有所值吧。确定人走了,咽男立刻汇报工作。

    保镖咽男嗓子不好,脸上有疤,以前是守夜的,因为钟家的事他最近一直暗暗跟着秦语。第二天早上,有个可疑的人尾随秦语走进了卫生间,学校里学生多,周岩寸步不离的守在门口,秦语刚要坐下便听见了响动,隔壁有人踩着马桶盖攀上隔间的木板,拧开盖子就要对秦语泼过去。

    靠!

    同样听见声音的周岩强行打开秦语的门,拉是来不及了,他毫不犹豫的扑去,想用身体挡在上面。

    当场秦语蒙圈了,傻了,周岩奋不顾身压过来时脑海一片空白的秦语下意识的抱住了保镖,连裤子都没提的往外倒去。

    硫/酸淋头而下!

    关键时刻又有人冲了过来,大力的甩出衣服,将落下的液体接住。硫/酸的腐蚀太厉害了,刹那间穿透衣服。但这么一耽搁,秦语已经抱着周岩倒在外面,完好无损的躲开了危险。周岩立刻翻身而起,和秦语一同望着穿黑衣服的男人踹开隔壁的门,将里面的人捂住嘴,一顿暴打。

    咔嚓咔嚓,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周岩挡在前面,秦语脸色苍白的穿好裤子。陌生人打完了坏蛋,回手便是一巴掌抽在周岩脸上,阴森森的低吼:“你来学校多久了,是不是生人看不出来吗?”

    周岩低下头:“……”也扬起大手拍在自己脸上,顿时出现了五条红色的指痕,唇角流血,因为没留情的关系连牙齿都松动了。

    张了张嘴,劫后余生的秦语觉得男人很恐怖,尤其是他的嗓子,像破掉的风箱又似坏掉的老旧收音机,更像小学老师手里的粉笔滑过黑板,那种声音令人十分不舒服,会受不了的想捂住耳朵。

    “您是?”

    秦少问了,男人弯下笔直的腰:“我是您的暗鬼,咽男。”

    张齐知道后马上让受惊的秦语离开学校,免得还有人隐藏在暗处,蠢蠢欲动。抿着唇的秦语直到看见徐航才松口气,被强壮的臂膀紧紧抱住,源源不断的热度透过衣服传过来,暖了身,也暖了神,一直强忍着装镇定的秦语贴在徐航的胸口,闭上眼,听着浑厚有规律的心跳慢慢的冷静下来,不那么害怕了。

    “没事了,没事了。”

    所有参与调查行凶者、护送工作的保镖都在想秦少很好啊,淡定自若,就算泰山崩了也面不改色,大少您担心则乱,太夸张了。

    外人永远都无法体会,徐航是真的知道秦语害怕了。两人一直抱着彼此,时不时的亲亲对方的额头、脸蛋。

    回到家后孙阿姨已经放好热水了,她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少爷淋雨冷了,才黏黏糊糊的靠在一起。

    关上门,徐航一次次温柔的占有秦语,诉说着爱意。

    实在是太痒痒了,秦语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笑容,坏坏的勾起徐航的下巴,酸溜溜的道:“你确定你是在安慰我吗?”

    “嗯。”

    “脸皮太厚了,早知道如此……哎呀你怎么咬人呢?”

    “学你的。”

    太过分了,秦语危险的望着男人,咬着唇,猛地扑了出去却被扶住了肩膀,从下往上……两人头一次挨着镜子玩,亲眼看到的刺激令秦语收不住嗓门。事后,趴在床上的秦语哼哼着,头疼腰酸腿抽筋儿,真真是折腾惨了。

    闭上眼,想着亲亲乖儿子八点到自己可以睡两个小时,不然没精神陪他玩耍。殊不知,他刚睡着,徐子晟小朋友便到家了!

    “大爸爸!”小嘴甜甜的徐子晟张开手臂,冲着徐航呵呵呵的笑,露了一排雪白的贝齿:“想不想人家?”

    “想,”赶紧抱到怀里亲了亲,揉了揉,徐航目光里的温柔快冒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