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神农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挖人

    李家门前,一帮警察拍了一下照片感慨一番就离开了。

    何玉萍找了几个人帮忙将破碎的院墙砖头捡起来堆在一边。

    陈文安过来的时候,看到何玉萍在这儿,恍然大悟。

    正要找何玉萍时,两个妇女走了过来。

    随即三人争吵起来。

    陈文安顿了一下脚步,等了一会儿不见何玉萍停下来,自顾自的走到一个蓝色的冰箱前,输入一串密码。

    咔~

    冰箱打开,陈文安拉开车门。冰箱分许多层,每一层都有不同颜色的瓶子。

    “培元液~”

    陈文安找了许久,终于在底层找到了几瓶褐色的瓶子,其中一个瓶子上写着培元液。

    取出瓶子,关上冰箱门打开盖子。

    吼~

    陈文安正要喝的时候,身后传来熊猫叫声。

    “这一瓶我喝一半,剩下一半给你吧!”

    陈文安看了一眼熊猫道。

    熊猫跟他战斗了一个小时,被罗成新不知道踢了多少下,不知道身上的伤势如何。李林没有说给熊猫培元液,他相信李林在这儿,肯定会给熊猫的。

    说完,陈文安灌了两口培元液,看了一眼瓶子然后又喝了一口。剩下一半的培元液,陈文安转头倒入团子的口中。

    团子一口喝下,吧唧了一下嘴,带着哀求的目光看着陈文安。

    “不行,小李神医说了,我只能喝半瓶。另外半瓶还是我做主给你的,里面的不可能给你了。”

    陈文安道。

    半瓶培元液下毒,陈文安精神一下子就起来了。

    团子不知道听懂没有听懂,看了半天陈文安见陈文安没有动静,转头回到自己自己的房间睡觉了。

    陈文安没有在李家休息,转身朝玉龙寺奔去。

    常德一家酒店中,李林与章士凯相对而坐。

    “小师父,您辛苦了!”章士凯对李林无比尊重。

    “辛苦的是你,为了将我弄出来,不惜投资上千万。投资风险巨大,弄不好你将会折进去几千万。我值不了那些钱!”

    李林接过茶水灌了一口道。

    感觉到李林的语气有问题,章士凯眼睛闪了一下,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小师父。

    “小师父,您的自由是无价之宝!”

    章士凯拍马屁道。

    “你祖父的生辰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祖父的生辰没问题啊!”

    “哼!”

    李林哼了一声。

    要不是他给的生辰出了问题,他头发也不至于掉了那么多根。

    章士凯一惊,莫非是祖父生辰有问题?

    这怎么可能?

    “小师父,我不是有意的!”

    “好了,我知道了。看在你这么尽心救我出来,这些事情就不计较了。你祖父生辰出现差错,恐怕有好几个原因。一个是你祖父是捡来的,另外就是过继之后你曾祖改了时辰。”

    李林道。

    捡来的孩子好说,故意错时辰这是有讲究的,毕竟孩子的真正时辰不可能让外人知道。

    出生时辰是一个人最大的**。

    过继的更讲究了,不仅改掉姓名,与祖上相冲的时辰也会改掉。

    “这……你怎么知道?”

    “那就是这样了,你祖父真实时辰你要么?”

    李林问道。

    毕竟章士凯是无意欺骗他的。

    “不用了,您只要是找到了我祖父的尸骨,我都已经感激不尽。”

    “好吧,明天我带你去找你爷爷。记得带上黑布。”

    李林交代道。

    战死的,为国尽忠的人,自然用用到黑布。

    华夏传统,对于黑白黄红等等颜色的使用十分讲究。

    自上而下,什么情况用什么颜色。

    单单一个逝世仪式就能见到多种色彩,棺材有黑色红色好几种,披麻戴孝的白色,好友的有黑有白。若仅仅只是这两种单一的色彩,那就不是仪式了,花圈的颜色就能亮瞎人。

    彩番自古以来就有,只是入土之时就烧了。现代人没见过,就认为人家不存在。

    朝廷下达的圣旨,颜色也多种多样。

    里面的讲究,现代许多学者都是瞎扯。许多规矩都是约定俗成,有些人不懂的人乱搞。

    “还需要准备什么?”

    “黑色的棺材。”

    当夜,章士凯就准备东西。同时,李林也没有忘记布置。

    第二日中午,李林吃完中午饭,上了章士凯早已经准备好的车子直奔城外二十公里外的一处山谷中。

    李林端着罗盘,边走边定位。

    “从这里下去!”

    李林指着被灌木与草淹没的山林道。

    章士凯朝身后的会计说了两句,很快十几个拿着镰刀的村民走到里面前面,对着面前的灌木与草就是一顿砍割。很快就给他们清理了一条路来。

    “继续往前!”

    李林说道,村民按照李林的指示不断割草。

    “这片山谷下,埋葬者二百六十二巨尸体,当中二百二十三具是抗日将士的,另外三十九具尸体中都是当地村民。”

    “二百六十二……”

    周围人听到李林的话后,奇怪的看着李林。

    你是神仙,还是当年见过?

    你说二百六十二具尸体,就二百六十二具尸体?这片山谷自古以来都不是埋骨之地!

    李林说的是普通话,周围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除了章士凯与会计之外,所有人都怀疑。

    “既然这二百六十二人能跟祖父一起阵亡,那就是最后的兄弟亲人。这些人的尸骨,麻烦小师父一并收了。还需要我准备什么?”

    章士凯躬身道。

    “二百多棺材,你来不及准备了。现在找人送一些麻布或者棉布过来,暂时将他们放在一边。后续怎么做,你再看。”

    李林满意道。

    章士凯这话真诚不假,就算是假话,能说的这么好听也够了。

    “是~”

    随即章士凯身边的会计离开。

    “我先找出你祖父的尸骨吧!”

    李林说道,拿过黑布砍下几根树枝搭成一个简陋的遮阳棚。

    在旁边地上铺上一层棉做的白布。

    不是章士凯不想找麻布,而是找不到了。

    这白色的棉布,章士凯还花了不少功夫。

    李林掰了几棵柏树枝点燃,拿起铁锹在地上开始挖掘。

    铁锹所过之处,地上树木的再怎么粗大的根都被斩断,一些稍微大点的碎石也被齐齐切开。

    几分钟之后,李林停下铁锹改用手刨。

    很快碎布还有腐烂的牛皮,生锈的铁刀,破了一半的水壶都被挖了出来。

    “这牛皮还经过特殊处理,是个军官。”